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27章逮到了阮白的巨大把柄!

    阮利康的房子里。

    李慧珍打麻将回来,去阮美美的房间看了看,瞧见阮美美还是窝在被子里。

    “怎么了你,睡一天没起床啊?”刘慧珍掀开被子问她。

    阮美美翻了个身,皱着眉:“你出去,别来我房间!”

    “不舒服吗?是不是感冒啦?”李慧珍看出女儿表情不对,赶紧伸手摸了摸女儿的额头。

    阮美美的确感冒了,还发烧了。

    昨天跟张行安在酒吧楼上,差点就做了,最后衣服都剥了,却出现被认错的插曲,两人都没了兴致,尤其最后她还是被男人大力扔出去的!

    深秋季节,冷风吹来吹去的就把她吹发烧了。

    早上还没起床,阮美美就跟林宁的经纪人请了病假,这才能在家躺一天。

    现在阮美美的脑子里没有林宁,有的都是阮白

    睡了一天了,难免睡得头疼昏沉,阮美美索性靠着床坐了起来,正想着事情,李慧珍就倒了一杯温水,拿了两粒退烧药,又进来了。

    “快把药吃了。”李慧珍坐在床边上。

    阮美美接过水杯和退烧药,没吃,她抬起头看李慧珍:“妈,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阮叔叔的肝癌”

    “当然记得,你突然提这个做什么?”李慧珍一愣。

    阮美美表情平静,这件事在她心里沉淀一天一夜了,“那你还记不记得,阮叔叔治疗肝癌的资金和肝源,都是怎么来的?”

    李慧珍拧起眉头,想了想,模糊的说:“好像阮白那丫头说过,是什么基金发善心,无偿帮助肝癌患者什么的。对,没错,就是那个什么基金,无偿帮助。”

    否则阮利康是绝对放弃治疗的,他省下钱,就是为了让阮白拿着钱出国留学。

    阮美美先吃了药,咽下去,才重新抬起头,看着李慧珍说:“我得到一个可靠的消息,五年前阮叔叔有钱治病,还顺利找到肝源,并不是什么基金组织的无偿帮助。”

    “怎么不是?”李慧珍搞不明白了,不是基金组织无偿帮助,他哪来的那么多钱治病!

    就算有存款六十万,全拿出来,那也是远远不够的!

    阮美美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冷笑,低垂着眸子,像是逮到了阮白的巨大把柄一样,说:“是阮白出卖身体,给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怀孕生孩子,才换来的”

    “”

    李慧珍张口结舌。

    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即使发烧了身体难受,阮美美的眼睛里也依旧还有着兴奋的光亮,把自己的盘算,对李慧珍说:“妈你明天和我去一趟医院。”

    李慧珍还是懵的:“去医院干啥”

    “去医院跟阮叔叔谈谈,谈谈他这栋房子,是不是该转到我们母女的名下”阮美美边低头摸着手指被踩坏的地方,边想着明天去了医院该怎么跟阮利康说,才能一击必中!

    市中心的公寓。

    阮白接完孩子,就顺道带他们去超市买了蔬菜,肉类,还有牛奶面包,明天做早餐。

    正在厨房炒菜的她,关着厨房门,还不知道慕少凌回来了。

    客厅里。

    慕湛白趴在沙发上认真写作业,手指费力地握住铅笔,一笔一划的写着新学的字。

    软软趴在沙发上,撅着个小屁股,脾气明显不太对劲

    “怎么不带妹妹一起做作业?”慕少凌问儿子。

    慕湛白抬起头来,看看爸爸,又看看妹妹:“她,她说再也不去上学了。”

    趴在沙发上的小软软,不安的蠕动了一下。

    不要写作业,哼!

    慕少凌也没急着教育孩子,而是先去洗了个澡。

    等到阮白把三菜一汤摆上桌,就见慕少凌已经洗完了澡,身上穿着深色的家居服,舒适,却也给人很强烈的压迫感。

    “过来吃饭。”慕少凌朝客厅里道。

    分明是很轻的一句话,可小家伙们却像听到了圣旨。

    湛湛看了一眼软软,过去哄:“妹妹,你别难过了,其实上学也挺好的。”

    “不好!”

    软软扁着小嘴,糯凶糯凶的,眼看眼泪泡泡就要鼓出来了。

    阮白没看慕少凌,只看了一眼过来的两个孩子,湛湛很适应学校的生活,软软就没有。

    在过了上学的新鲜劲儿后,软软开始厌学了。

    大部分小朋友都要经历这个过程,只能慢慢引导。

    “先吃饭,吃完了饭我们再说,好不好?”阮白哄着软软,然后把软软抱到椅子上。

    慕少凌看出了端倪,直接问:“怎么回事?”

    阮白看了看他严肃的模样,怕他吓到孩子。

    慕湛白拿起小勺子,还没敢喝汤,先说:“软软说她不想去学校了,老写作业。”

    “不想去学校了?”慕少凌吃了口饭,才问:“是明天不想去了,还是以后都不想去了。”

    阮白不知道慕家父亲与孩子平日怎么相处的,只得先坐下,静静听着。

    软软扁着嘴,眼泪汪汪说:“一辈子,都不去了。”

    阮白看到慕少凌的脸色沉了下来,就说:“先吃饭吧,我们吃完了饭,再谈这个问题。”

    好歹,是压下了下来。

    满桌沉默,

    这顿饭吃的很快,阮白收拾桌子的时候,软软抱着她的腿,憋着,还是哭得成了小泪人。

    “小白阿姨,我,我不去上学我长大长大送快递给你给你赚钱,你带我走呜呜我,我怕爸爸”

    小家伙抽抽噎噎的,鼻尖儿红的,嘴巴扁着。

    阮白赶紧把软软抱起来,到客厅沙发上去哄,等哄好了,一个小时过去了,她看到某男从书房出来,指着快递对她说:“你的,拆开看看。”

    软软含着眼泪,偷偷看了爸爸一眼,坏爸爸

    阮白捏了捏软软的小鼻子:“阿姨这就去教训爸爸,坏爸爸就该被教训的”

    软软使劲儿点头。

    阮白拿了快递,边拆,边进了慕少凌的书房,借着问他“快递哪儿来的”这个由头,顺道跟他谈一下孩子的问题。

    快递拆开,阮白从黑色袋子里边往出拿东西的时候,边跟他说:“你能不能表情变一变,对孩子,尽量温柔一些”

    袋子里的东西面料很滑,她没拿住,那东西直接从她手上掉落。

    阮白低下头看,待看清楚了,一张脸,瞬间涨红得不成样子

    “你买这个?”

    慕少凌的视线,先是看倒她手上掉落的东西,随即,视线停留在她的胸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