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43章暖心的一对乖宝宝

    听张行安说了半天,林宁边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边抬起头含蓄的问:“行安哥哥,其实我最关心的,是他的两个孩子,当年,到底是怎么来的”

    张行安一愣。

    行安哥哥?

    这个称呼含糖量太高了。

    两个人认识这么多年,林宁上次叫他“行安哥哥”,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小丫头从孤儿院刚踏进权贵家庭圈子的那段日子。见了谁,都一口一个哥哥,一口一个姐姐的甜甜叫着。

    后来,这只孤儿院里走出来麻雀,慢慢名正言顺的变成了凤凰,也渐渐的习惯了做凤凰,就开始跟所有人平起平坐,再也没叫过他一声行安哥哥。

    当然,身为林文正和周卿的女儿,她有跟大家平起平坐的资本,甚至严格来说,她自从姓林以后,确实身份上是比大家高一头。

    关于林宁的问题,张行安其实一开始没考虑到。只顾着想,怎么让林宁对慕少凌不放手了。

    不过张行安很快就随机应变,说:“那两个孩子具体怎么来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我多少听家里人提起过,所以我分析,孩子的妈妈在生孩子的时候,慕少凌跟孩子的妈妈没什么感情。”

    林宁要的就是这句话!

    没感情,慕少凌跟那两个孩子的妈妈,最好一点感情也不要有!

    据她了解所知,这么多年以来慕少凌的身边没有成功靠近他的花蝴蝶,很洁身自好的一个男人。

    但这两个孩子的妈妈,既然怀上了他的孩子,那肯定是跟他一起睡过

    恋人,还是一夜情对象,林宁觉得自己在下手之前应该要搞清楚,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能不能细说说,你怎么分析得来的这个结论?”林宁想要知道慕少凌根孩子妈妈没有感情的具体证据。

    这样心才踏实。

    张行安不想将来事情败露,自己的说法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结合实情,就说:“两个人怎么发生的关系这个我真不知道,毕竟除了慕少凌本人,也没人知道孩子妈妈的真实身份。”

    林宁认真听着,点头。

    “豪门嘛,你也知道,大家族都重视血脉,尤其是怀了那么一对龙凤胎。哪怕慕少凌不要孩子,慕家老爷子也不会同意,现成的曾孙,不抱白不抱。顺理成章的,一番沟通,两个孩子就被带回慕家认祖归宗了。”张行安觉得自己说的,算是事实。

    只是没明说孩子的妈妈是阮白。

    林宁听了,忍不住失落的嘀咕起来:“不知道当初,他是用了什么办法说服孩子妈妈的,让她同意跟两个孩子从此分离。”

    “应该是给一笔钱就处理了。”张行安看出她的担心,适时的说道。

    其实情况本也如此,当初慕少凌跟阮白就是一笔交易,银货两讫。

    林宁听到这里,才算露出了一点笑模样。

    她喜欢张行安口中所说的慕少凌,高冷禁欲,冷血无情,对女人没有太大的兴趣,一心只顾着事业。

    这样的男人,征服起来才有意思!

    她会征服成功的!

    让他全世界只为她一人打转!

    林宁暗想着这些,忍不住多看了张行安一眼,想起上次在小镇上,慕少凌跟张行安的老婆,同喝一杯水的事

    城市街道的晚高峰期还没过。

    董子俊开车十分注意,稳稳当当。

    黑色宾利随着车流缓慢行驶了大概半小时,慕少凌一家四口才终于到家。

    把老板一家送到公寓大堂门前,董子俊又把车开走。

    上楼的电梯前,慕少凌说:“我已经让李文启着手处理了,我知道你看了你父亲临死前的监控视频。”

    阮白怔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说的话。

    低血糖折腾了一天一夜,脑子还不太好用,挺混乱的。

    “如果她们找你,你随时打我电话。”慕少凌担心她会被骚扰。

    阮白捏着软软的小手,抬头看他,温软的说道:“谢谢你。”

    四目相对,慕少凌没有再说什么,只在电梯来到,电梯门敞开之时,大手自然的搁在她的腰际,搂着她一起走进去。

    电梯一直往上走,都沉默着。

    到了家门口,软软突然想起什么的回头跟阮白说:“妈妈,你可要记住了我们家的门牌号哦,3369,或者我给你写一个小纸条放在包包里,你不准再走丢了哦,我和哥哥会害怕的。”

    动画片里软软看到过,老爷爷和老奶奶记忆力不好,家里都有给写一个纸条放在包包里,或者写一个牌子挂在身上。

    母女两个四目相对,阮白听着女儿软糯糯的话,莫名的有些鼻子发酸,为什么孩子会突然说她不准再走丢了。

    再?

    她以前什么时候走丢过。

    似乎看出了妈妈的疑问,慕湛白进门以后,自己还没换拖鞋,先打开鞋柜找出了给妈妈的拖鞋,蹲下来放好拖鞋,他眨巴着眼睛担心的说:“是爸爸说的,妈妈你走丢了,所以,你才没有陪在我们的身边。”

    软软听了哥哥的话,赶紧点头,小手拉着妈妈的毛衣边角。

    “”

    阮白反应了一会儿。

    等到一家四口换完拖鞋,都进了公寓,阮白很感激的看了一眼正要往客厅里走的慕少凌。

    在跟孩子相认前的几天里,阮白就很忐忑的在想,要怎么跟孩子交代,她生完他们,又不要了她们

    这是对孩子不可弥补的伤害。

    不管何种理由来解释,孩子的世界都是单纯的,他们只知道他们是真的被妈妈抛弃了

    五年,是小孩子童年的一个重要阶段,他们孤独的走了过来。

    内疚和无奈填满了阮白的心,她没想到,慕少凌用了这样一个在小孩子看来很合理的“理由”,暂时帮她安抚住了孩子们

    等到他们长大成人,那时才会懂得妈妈从小不跟他们在一起的原因

    “谢谢。”见挡在身前的男人一直没动,没有走开的意思,阮白感激的又补了一句。

    可是阮白的头顶上方,却传来男人磁性低哑到极致的声音,含着慾望,含着渴求:“打算怎么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