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68章闪光灯刺激的他倏然清醒!

    另一边。

    李妮跟随着张行安,还有他搂着的那个女人进了酒店,看着他们进了电梯。

    这种高级酒店很注重客人隐私保护,为了拍摄到张行安的出轨证据,她不得不佯装酒店客人,狠狠心花了些钱,在他们的隔壁房间开了一间房。

    李妮刷卡上电梯的时候,一个满身酒气,走路踉跄的男人,恰巧也同时踏入了电梯。

    那个醉鬼身材高大,戴着一个黑色的鸭舌帽,看不清面容。

    他醉的似乎有些厉害,晕乎乎的直往李妮身上扑,惹得李妮大怒,一脚将他给踹开。

    “叮——”电梯到达楼层。

    李妮快速的从电梯里出来,孰料,那醉鬼居然拽住了她的衣角,根本不让她离开,嘴里还不怀好意的叫着“小美人”,一双手更是不停的袭击她的胸部。

    李妮简直要被这个纠缠自己的醉鬼给气炸了,人气愤的时候,力气会变得很大,她直接扣住醉鬼男人的胳膊,狠狠的将他甩到了电梯旁的墙壁上。

    男人“砰”的一声摔倒在地,黑色鸭舌帽突然从他头上脱落,露出一张又邪又坏的俊脸。

    “这人怎么那么熟悉呢?”狐疑的盯着那张有些面熟的脸。

    李妮趴到他面前,细细的观察,这张脸刚毅有型,五官深邃,几分邪,几分坏。

    虽然他的整体五官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很好看,但更多的则是邪气和痞气。

    李妮很快的便认出了他。

    宋北野,她小学和初中时候的噩梦。

    他是宋家有名的纨绔二世祖,从初中便开始泡女生,隔三天就换一个女朋友,简直风流的不行。李妮跟他同学好几年,对这样的人向来深恶痛绝,偏偏他又喜欢捉弄她,每次都将她给气的暴跳如雷。

    直到宋北野初三那一年出国留学,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为此高兴了好久。

    再次相见,没想到这货居然还是原来那副好色德性,真是令人讨厌。

    李妮恨恨的在他身上踹了好几脚,反正他现在醉鬼一个,意识不清,醒来也不知道是谁踹的。

    发泄完怒气,李妮小心翼翼的向6617的房间走去。

    运气不要太好,也不知道那一对是太猴急还是怎么回事,门居然没上锁。

    李妮内心一喜,真是天助她也!

    阮白之前曾咨询过律师,怎样才能强制离婚?

    律师说要是能拿到男方出轨的证据,即便男方不想离,法律也会判强制性离婚。

    现在有这么一个得到张行安出轨证据的机会,她才不会白白浪费。

    轻轻的推开了一丝门缝,李妮打开了手机相机,

    洁白的大床,床单褶皱,张行安在床上,他半眯着双眼,浓睫挡住了他的眸,看不清他的情绪。

    男人性感的薄唇微张,面部似乎因感官的刺激而一脸的享受。

    蹲在他身旁的女子,用自己灵活的口口,卖力的取悦着他最敏感脆弱的某处。

    女子的娇吟,放浪极了,不停的对张行安散发着诱惑的邀请。

    “哥哥,人家想要”女孩娇嗲的磨蹭着他。

    张行安低头,勾起她可人的下巴,笑的异常邪魅:“想要?那就再卖力点!”

    女孩更加卖力的伺弄着他。

    张行安舒服的发出一声粗吼。

    正当他要将女孩压到床上的时候,一阵闪光灯刺激的他倏然清醒!

    马勒戈壁!

    李妮差点被自己的粗心大意给气死,她急着抓拍张行安的证据,却没想到匆忙中居然忘记将手机闪光灯关了,简直要被自己给害死了!

    此时,她也顾不得再拍了,收起手机转身便想逃。

    却不曾想还没跑几步,自己的脖子突然被一条手臂给紧紧掐住。

    那力道很重,掐的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李妮惴惴不安的望向手臂的主人,转眸便对上张行安嗜血而残忍的笑容

    由于晚上睡的不安稳,阮白第二天早早的便醒来。

    想到今天是周末,不用那么早起床,虽然头疼,可又实在睡不着了,她又没有赖床的习惯。

    亲了亲两个还在睡梦中的孩子,阮白打开了关了一夜的手机。

    手机上有多个未接来电消息提示,都是慕少凌的。

    还有一条发过来的消息,像是在向她解释什么。

    小白,昨天我太忙了,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很抱歉。以后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的手机尽量不要关机,联系不到你,我会担心。开机后给我打个电话。

    阮白看了一眼,便将手机放到了一旁的床头柜上。

    很无力。

    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导致她脑海里乱糟糟的一团。

    尤其那些莫名的猜疑,让她心烦意乱的很。

    阮白换好了衣服,打算做早餐。

    她在家的衣着很简单,衬衫、牛仔裤、简单利落的衣服,穿在她高挑纤细的身上,衬托的她好像还未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有种与众不同的清纯美。

    阮白去洗手间洗漱,刚洗漱完毕,她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显示是李妮,阮白刚想接电话,那边就突然掐断,随之,一条信息“滴”的一声传了过来。

    “小白,我在悦来酒店6617号房间,这边出了点事,你快点过来,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阮白相当的诧异。

    李妮性子向来风风火火,她有事一般都是打电话,很少发信息。

    再说,有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非要邀约她到酒店商量?

    阮白心里有些不安,直接给李妮回拨了电话,她想确定,电话那端到底是不是李妮本人。

    酒店。

    张行安翘着二郎腿,坐在房间的大床上,手里拿着的李妮的手机把玩着。

    缭绕的烟雾,将他的神色衬托的更加阴鸷。

    看到阮白回拨来的电话,他想也不想的挂断了。

    虽然他跟阮白接触的并不算很多,但他了解阮白的为人,阮白性格软弱,但是善良又讲义气,李妮是她的好闺蜜,好同学,即便是对这边有所怀疑,她也不会不顾李妮的安危,她肯定会赶过来。

    想到这里,张行安阴郁的心情似乎略有好转。

    眸中闪过一抹精光,起身,男人向浴室走去。

    中途,阮白给李妮打了好几个电话,那边都没人接。

    阮白不知道李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虽然心里警惕,但因为担心李妮的安危,她还是尽快来到了悦来酒店。

    来到6617号房间,阮白发现门竟然半开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