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69章阮白惊恐着,吓得发抖!

    阮白的右眼皮直跳,心里的狐疑也越来越深

    虽然心跳的很厉害,但她依然强迫自己要镇定。

    礼貌性的敲了下半开着的房门,就听一道低沉又熟悉的男声响起:“进。”

    阮白推开门,房间里弥漫着一股子很明显的香薰气息,这无由来的让她更加紧张。

    她看到房间里并没有李妮,转身便想离开,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给拽了进去,房门也“砰”的一声被踢上!

    阮白看到抓着自己的是张行安,顿时心里警铃大作!

    不知道之前是个什么情况,阮白发慌的怒问道:“张行安,信息是你以李妮的名义发的?你要干什么?”

    张行安笑的很邪气,箍住阮白的下巴,就想强吻她。

    阮白自然不从,下意识就要给他一巴掌,却被他及时的攥住了手臂。

    张行安桃花眼微动,揉捏着她雪白的手腕,在她手掌心处流连忘返的摩挲。

    阮白不肯,她愤怒的就要再次扬起左手,他却痞气的啧啧出声。

    食指放在她的唇边,张行安示意她安静:“乖一点,不要每次见了老公都动手,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动手的?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好闺蜜的事儿?乖乖听话,说不定我会给你透露一点关于她的消息”

    阮白怒瞪他,压抑住内心反感的情绪:“你还想再进去一次监狱吗?”

    张行安冷笑,不以为然,直接就想亲她的脸蛋。

    阮白下意识的躲避他的吻,张行安脸色顿时冷的像是寒冰,一把掐住了她小巧的下颌,力度极重,仿佛要将她下巴的骨头给掐碎一般。

    女人和男人力量天生悬殊,况且阮白还顾忌着李妮的消息,怕激怒于他,根本不敢有过激的反应,只是那双清丽的眸子充满了恨意,倔强的跟他对峙着。

    “张行安,我们两个的事情不要牵涉到别人,李妮是无辜的,你不要把对我的恨转移到她身上,有什么事情冲我来。”因为愤怒,阮白的唇瓣都在微微颤动。

    张行安笑的更加邪恶:“要么,你乖乖张开双腿,要么,等着你的好闺蜜出事,你自己看着办!”

    “你神经病!”阮白气的发抖。

    被他箍的生疼的下巴高高抬着,阮白的眼睛跟他邪气的眼对视,却没有丝毫服软的迹象。

    “装贞洁烈女?早就不是处了,不知道被慕少凌搞过多少次了,装什么纯?老子才是你合法的老公,我上你才是天经地义,公然给我戴绿帽,你觉得我会饶了你?”张行安的话粗鲁又直接。

    他的表情也是他一贯的德性,带着蛮横的狠涩,似乎下一秒,就能将她的下巴给掐断。

    阮白刚“呸”了他一声,张行安便用力的吻上阮白的唇。

    他的吻凶猛而暴力,几乎要将她给碾碎,无论阮白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她被他吻得头晕,像惹急了的兔子一样张开尖利的牙齿想咬他。

    经验老道的张行安,却及时退开!

    阮白用力的擦拭自己的唇,仿佛上面沾染了什么肮脏的东西。

    她刚想发飙骂人,却被他猛地打横抱了起来,粗暴的扔到了床上。

    柔软的大床因为阮白突如其来的倒下,猛地弹了弹。张行安重重的压到了她身上!

    阮白吓得发抖,胡乱的使劲蹬腿踹他,叫的声嘶力竭:“张行安,你这是强/暴,我要去告你!”

    张行安将阮白压在身下,女子身上清新好闻的味道充斥他鼻腔,柔软无骨的身体被他紧覆身下。

    他得意的说:“我们领证那么久了,你该履行夫妻义务了。”

    “你滚!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履行什么夫妻义务,张行安,你敢动我,慕少凌绝不会放过你!”阮白被他压制的动弹不得,愤怒的小脸绯红一片,想以慕少凌的名字来压他。

    不想,一提慕少凌的名字,愈发的勾起了张行安的兽行。

    男人之间本来就有比较之心,尤其他被慕少凌压制了这么些年,只要想一想,张行安心里的火苗就愈燃愈旺。

    这女人提谁不好,居然提慕少凌。

    本来她该属于他的,却被慕少凌那禽/兽捷足先登,他心里憋着一股极大的怨气,此刻几乎像爆竹燃烧般的全部爆发!

    “慕少凌算什么东西?是他横刀夺爱在先,你居然还敢在老子面前提他的名字!阮白,你他妈的敢离婚试试,我弄不死你!”床上的张行安蛮横又粗野,几乎要将阮白的肋骨给压断,他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一向柔弱的阮白,此刻却像是疯了一样,对他又抓又挠,各种踢打、肆咬,恨不得跟他拼个你死我活,但一身蛮力的张行安,却能轻而易举的将她制于身下。

    阮白的肌肤极白,白中又带着淡淡的粉,宛若牛奶般细腻丝滑的触感,让张行安兴奋不已,想到马上自己就能品尝到她的美妙滋味,他恨不得立刻就办了她!

    他一只手攥住阮白的两条胳臂,她根本无法动弹。

    张行安猴急的要脱掉阮白的牛仔裤,却不想,她突然安静了下来

    不再挣扎

    他疑惑的盯着阮白的脸,却发现她死一般的安静,泪水已经弥漫了她整张苍白的小脸,唯有那一双眼睛又红又亮,明显的写满了对他的厌恶和憎恨。

    他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兴致,从床上爬起来,恼怒的从床头烟盒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的骷髅,拼命的压住一圈又一圈不断往上涌的怒火,逼迫自己要冷静。

    强扭的瓜不甜。

    这个倔驴似的女人,早晚得屈服在自己跨下。

    看到阮白死鱼一样的躺在床上,张行安顿觉无趣,打开手机相册,将手机随手扔到了她的面前:“你不是要找你的好姐妹吗,她就在里面。”

    几乎瘫成一团的阮白,强行撑坐起身,捡起床上的手机。

    当她看到手机视频里的录像的时候,她整个惊的几乎颤抖起来

    视频里的李妮,嘴巴被生生堵住,呜咽的发不出声来,只露出一双惊恐的眼睛!

    李妮的衣服已经被撕碎了,唯有几缕破布堪堪遮挡住她的羞处

    而她的周围,团团围着几个彪悍的男人,一看就是打手。

    其中站在最中间那个男人,对李妮不停的上下其手,嘴里还说着各种污言秽语,李妮挣扎着,满脸都是屈辱的泪

    阮白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置信,愤怒在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发酵!

    惊恐着,大口喘息着,阮白猛地将手机摔到了地上,烫手一般!

    张行安,禽兽不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