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77章这样的慕少凌,是阮白完全陌生的。

    阮白白嫩的手臂上印了许多淤青,尤其是她的唇角,还残留着未干涸的血丝。

    而那摆放在桌子上正录像的摄像机,还在开启着录制功能

    冷峻男人周身散发的慑人气势,根本遮掩不住!

    他重重一脚将张行安给踹到了地板上,同时,把摄像机砸烂!

    张行安直接被打懵了,甚至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慕少凌从地上拽起来,当成垃圾一样狠狠摔到墙壁上,坚硬的骨骼猛的甩到墙上,骤然发出激烈的碰撞声,光听声音都让人觉得极疼!

    “张行安,你居然敢碰她?!”慕少凌阴冷的嗓音仿佛从地狱传来,透露着绝对肃杀的寒意,令在场的董子俊和阮白都不禁打了个冷颤。

    阮白睁着水润的眼睛,双臂抱着膝盖,像只鸵鸟般缩在墙角处。

    她一边和强烈的药效对抗,一边吓得瑟瑟发抖

    慕少凌看到阮白绯红到不正常的脸颊,明白她这是被下药了,却没有直接带她走,反倒在一旁冷眼以待。

    这女人笨的让他恼火,让他心里的愤怒无处发泄,她竟亲自送上门被人欺辱。

    今天他不给她个教训,下次她还是不会长记性!

    尽管狠着心要她吃些苦头,但看到阮白身上的各种粗暴痕迹,慕少凌眼神变得更阴冷。

    “我在跟我老婆行房,你却突然闯过来大打出手,这算怎么回事?要是把我不小心吓出毛病了,你表嫂下半辈子的幸福可就毁你手里了。”张行安尽管被慕少凌揍的唇角直流血,却依然一副纨绔样。

    慕少凌高深莫测的眸子俯视着他,瞳孔中掠过一丝狠戾。

    男人低沉的嗓音吐逸而出:“就是因为我们有着这一层浅薄的血缘关系,所以,之前我对你的行事才有几分包容。但是今天,你让我失望了。”

    慕少凌优雅的走到张行安的面前,犹如一只蓄势待发的危险黑豹,随时会张口将他残噬,这令张行安无由来的感到紧张。

    他这个表弟虽然皮囊如贵公子一般俊美温雅,但是他知道,他骨子里烙印着的阴毒和狡猾。

    尤其,慕少凌是空手道十段和黑带九段,自己又根本打不过他。

    这不,这混蛋这一出手,就让他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实在是太狠了。

    张行安被慕少凌摔的内伤,肋骨都被他摔断了四五根,他躺在地毯上爬起来都吃力,尤其是从胸腔处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呼吸都有些困难。

    看到慕少凌发狠冷冽的目光,张行安艰难的说:“你要因为一个女人,让我们两家反目成仇吗?不就一个女人?”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董子俊叹息的摇了摇头。

    这张家大少也是不知死活,难道他不知道,阮白就是老板的肋骨?

    他动了总裁最在意的女人,还拿这种话刺激他,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

    慕少凌凝视了动作迟缓的张行安一眼,慢慢蹲下身,随手捡起地上摔的只剩一半的高脚杯,用鼻子轻轻嗅了嗅,不完整的杯壁上面,还残留着星星点点的猩红色液体。

    那种危险的味道,让他唇角森冷阴邪的弧度愈发加大。

    慕少凌呢喃道:“欢音散?一粒就可以让未经人事的女人变荡腹的欢音散。张行安,你果然会玩。”

    张行安撩唇邪笑,似乎根本不怕激怒慕少凌:“表弟以后若想向表哥讨教这方面的经验,表哥定会倾囊以授。今天你表嫂刚吃了一粒,想着我们夫妻俩玩起来的时候助助兴,瞧你表嫂吃药后那模样,真是馋死我了没想到表哥还没向她展示男人的神威,就被表弟给搅黄了,运气真他妈衰!”

    “啊”

    一声隐忍的惨叫,突兀的在房间内响起!

    张行安惊愕的发现,慕少凌手中破碎的只剩半截的酒杯,毫不留情的插入了自己手掌心。

    慕少凌的力道实在太狠,玻璃碎渣强行嵌入他的手掌,顿时,鲜血四溢!

    “慕少凌,你竟敢——”

    张行安的痞笑消失殆尽,手掌处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面色狰狞扭曲,眸中酝酿着一层山雨欲来的黑色风暴!

    阮白看到那一幕,吓得惊叫出声,身子也发出细微的轻颤。

    她不可思议的凝视慕少凌刚才残忍的行径,身体内的火热,似乎也被那种寒意给冲淡了一些,他

    他竟然将半截酒杯插入了张行安手掌心

    阮白倒抽了一口冷气。

    张行安是他表哥,少凌重伤了他,张娅莉定会跟他大吵大闹,张家肯定也誓不罢休。

    而这样面目的慕少凌,更是阮白完全陌生的。

    她所熟悉的那个男人虽然霸道,但是温柔又绅士,而现在的他,实在是太冷血,冷血到残忍。

    “慕少凌,你有种就今天弄死我,弄不死我,我早晚弄死你!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女人,却被你个混账截胡,从今往后,我和你势不两立!”张行安强撑着扭曲狰狞的面孔,对慕少凌怒目以对。

    他胸腔和手掌处的疼痛,让他冷汗直流,但是他的话,却掷地有声敲打在慕少凌的心上。

    慕少凌深邃的黑瞳冷戾的扫过张行安,看他疼的发抖却硬撑着不怕死的跟他对峙,右手突然掐住他的脖子,几乎要将他掐死!

    而慕少凌的唇角骤然出现一抹嘲讽,一字一句,如冰刀般的传入张行安的耳朵:“你给我听清楚了,阮白是我慕少凌的女人,你胆敢再碰她一次,下次我直接要了你的命!监狱生活你好像也尝试过了,应该觉得那里的日子挺美妙?或者,我将你重新弄进去,让你在里面过一辈子,嗯?”

    说完,慕少凌像丢弃什么肮脏废物一样,将张行安扔到地上,然后,他大手一把捞起在床角落瑟瑟发抖,跟那种药对抗的阮白,像捞一根飘在湖面上的鸟羽般,轻而易举!

    “慕总,张行安流了那么多血,他好像伤的挺严重,要打120吗?”跟在慕少凌身后的董子俊,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行安是慕总的表哥,他们毕竟存在着亲戚关系。

    而且张娅莉又对这唯一的侄子很看重,若两家真的闹僵了,张娅莉肯定会哭天抢地,天天给自家儿子找麻烦。

    何况,张行安现在被总裁整的这么惨。

    尽管知道他罪有应得,董子俊还是对他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慕少凌瞟都没瞟张行安一眼,他抱着身子高热不正常的阮白,大步向外走去,冷冷的摞下一句话:“不用,若能活着算他命大,如果死了,就死了吧。”

    张行安眼睁睁的看着慕少凌将阮白抱走,不甘心的眸子缓慢闭起。

    因为气急攻心,被打得胸腔震痛,张行安喉腔里猛的又喷溅出一大口鲜血,随即,便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