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95章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在阮白头脑白茫茫一片的时候,她和怀里的孩子,猛地被人狠狠的拽向了一边!

    慕少凌攥着阮白的胳膊死紧,俊脸一片苍白,他的怒火喷薄而出:“阮白,你是不是傻?你的这个举动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他有些庆幸,在紧要关头,那个闯祸的年轻妈妈,不知道碰到了汽艇的哪个部件,在即将要撞到阮白的时候,汽艇恰好的停在他们的面前。

    汽艇距离阮白和孩子,仅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再往前一点点,可能就会发生不可预想的悲惨事件。

    刚才,慕少凌看到那惊险的一幕,说实话,他有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虽然他的双腿在朝着阮白极速奔跑,但他的身体却在发抖,看到阮白安然无恙,男人被内心的恐惧和愤怒交叉侵袭,五官扭曲。

    那一幕,太危险了。

    “他他还是个孩子,他那么小,什么都不懂,如果我不救他,说不定他就会命丧汽艇下,我没想那么多,就直接扑过去了。”阮白后怕的解释,直到现在还觉得自己的大脑在发懵。

    这大概就是本能,每一个当妈妈的女人的本能。

    慕少凌这种生来就高高在上的男人,根本不懂。

    看着阮白心有余悸的样子,慕少凌再次冲着她吼:“就算你不为自己着想,你也总得为我和两个孩子考虑一下。阮白,答应我,下次别再这么做了,我和孩子都不能失去你。”

    如果阮白真出了什么事,慕少凌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在他的眼中,除了两个孩子,阮白的安全是排在首位的,其他任何人都比不了。

    刚刚差点失去她的那种感觉,几乎将他给逼疯。

    被救的小孩的爸爸是个憨壮的中年人,他匆忙的跑过来,嘴里不停的叫着“儿子”,眼眶红红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

    因为玻璃沙滩房严禁吸烟,中年男人只不过到外面抽根烟的功夫,竟然差点发生这种致命危险。

    当他看到汽艇向儿子撞过来的那一刻,他整个人肝胆欲裂。

    可惜,离得太远,他不能及时救到儿子。

    这个儿子,可是他跟妻子心心念念好多年,才盼来的独子啊

    后来,中年爸爸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将儿子护在身下。

    幸好,幸好游艇及时停住了。

    要不然,他的孩子出了什么事,他该怎么向老婆和父母交代?

    小孩的爸爸对着孩子上下检查了一番,确定无碍,这才准备向阮白道谢,可冷不丁的却听到慕少凌这样训斥的话,自然让他觉得很尴尬。

    中年男人道谢的话,一直卡在嗓子眼里,怎么都说不出来。

    慕少凌怒极,又不得不温柔的看着阮白。

    男人那张脸俊美至极,跟普通人相比,本来就有一些距离感。现在他又满身戾气,更是让人觉得寒意从脚底直窜背脊,望着他的目光充满了畏惧。

    “呜呜妈妈”软软迈着小短腿,小脸上挂着泪水,扑到了阮白怀里。

    刚刚那一幕,确实也吓到小姑娘了,她真怕汽艇撞到妈妈,实在是惊到她了!

    湛湛双眼通红,紧紧的拽着阮白的衣角,童稚的嗓音也化为一丝哽咽:“妈妈,你刚刚差点吓坏我们了,你没事就好”

    阮白自己也很害怕,还好,平安无事。

    现在看到两个可爱孩子的脸庞,阮白的心也揪了起来,万一她真出了事,软软和湛湛该怎么办

    但那些都是假设,关键时刻,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些。

    看到阮白抱着孩子的手在发抖,慕少凌再磅礴的怒气,瞬间也被折杀大半,他的心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众目睽睽下,他有些不自在的抱住了她。

    将她的脑袋埋入自己胸膛,慕少凌态度虽然软化了许多,但语气仍然有些恶劣:“别哭了,我不凶你就是了,以后就算你想做好人,也得首先掂量下自己的分量。你对我来说,很重要。”

    看到软软和湛湛哭,救自己的漂亮阿姨也在哭,那个差点遭厄运的小孩,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中年男人手忙脚乱的哄着儿子,惹得人群议论纷纷。

    那个差点闯了祸的年轻妈妈,从汽艇上牵着女儿下来,不停的对着阮白他们道歉,可却被慕少凌一阵严厉的训斥。

    慕少凌的怒火飚的很盛。

    他本就是高高在上惯了的人,完全将年轻的妈妈,当成了自己的下属,那种上位者的气势压迫的年轻妈妈喘不过气来。

    而慕少凌训斥的话语,更是令那个妈妈脸色青白交加,羞愧的恨不得钻到地缝里去。

    年轻妈妈的女儿,年纪跟软软和湛湛差不多大小,见到妈妈被凶被骂,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慕少凌恶狠狠的吼了小女孩一句:“闭嘴!”

    别说哭闹的是别人家的孩子,就是他自己的孩子,从小到大,他也没少吼!

    小女孩向来是被家人娇惯着长大的,看到慕少凌那种可怕的脸色,再被他那样一吼,哭得更大声了。

    她的妈妈自知祸是自己闯的,即便心有怨言,她也不敢对着慕少凌发火,只能默默的蹲下哄自己的女儿。

    现场几乎乱成一团,小孩们的哭声此起彼伏

    游乐场的负责人得知这里的情况,匆匆的赶了过来。

    慕少凌严肃警告这里的负责人,要暂停游乐场,好好检查一下这里的设备和设施。

    然后,他才拉着阮白和两个宝宝离开。

    苏璇进来探望的时候,赖在医院里不走的张行安,依然全身裹满绷带。

    他慵懒的靠在床头,吃着水果。

    苏璇艳唇一挑,冷漠的神色转为玩味:“听说老同学你被人揍成了伤残,我特意过来看看你,早知道张大少爷如此的‘青春活力’,我就不来了。”

    张行安将一粒饱满的紫色葡萄扔到半空中,用嘴巴精准的接过,吃的兴味盎然。

    他抽出纸巾,优雅的擦了擦唇角,接着说:“就算你不来,这几天我也会联系你。我这边的情况,大概你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我想知道,怎么才能阻止阮白提出离婚,并让法院驳回她的诉讼请求?而且,如果双方非要打官司不可,我们这边赢的几率有多大?”

    苏璇眸光闪了闪:“只要李文启不做阮白的离婚律师,我们胜诉的几率,接近百分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