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04章谁知道慕少凌抽什么疯?

    想到有这个可能,湛湛小朋友就不淡定了。

    虽然是小男孩,但是他也像软软一样喜欢吃甜甜的东西。看爸爸吃妈妈的嘴巴,很香甜的样子,他也想尝一口妈妈的糖,品一下到底什么味道。

    湛湛虽然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但是毕竟他还太小了,根本不理解成人的爸爸妈妈接吻,到底代表什么含意。他理所当然的认为,爸爸是在偷吃妈妈嘴巴里的糖果。

    “妈妈,我也要吃糖果,妈妈嘴巴里的糖果是什么味的?”软软小姑娘也蹦跶到阮白的身边,眼巴巴的盯着她的红唇看。

    “没没有,爸爸妈妈没有偷吃糖果。”阮白脸颊一阵燥热,被孩子们弄得羞窘又哭笑不得。

    她嗔怒的看了慕少凌一眼。

    慕少凌也一脸的无辜。

    情到深处,谁会注意到俩两个小崽子的存在?

    况且,他不是第一次觉得这俩小萝卜头碍事了,他们三番五次的打扰他和阮白的好事,就连想和自己的女人亲热一下,还得小心翼翼的躲着,真是扫兴。

    不过,这也让慕少凌下定了决心,以后他和阮白只要这两个孩子就行了。

    若再多一两个像他们这样的磨人精,那他岂不是更头疼?

    湛湛和软软一脸狐疑的盯着妈妈和爸爸,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阮白蹲下身和两个宝宝平视,耐心的想和他们解释:“其实,刚才爸爸吻妈妈,就像平时妈妈亲吻你们一样,是一种爱的表现方式,这代表着爸爸妈妈之间的感情比较深厚,宝贝们懂了吗?”

    早熟的孩子,毕竟有早熟的好处。

    像慕湛白这样的小朋友,他的大眼睛咕噜转一圈,聪明的脑袋已经理解的差不多了。

    虽然爸爸亲吻妈妈的方式,和亲吻他们的方式不太一样,但那样更说明,爸爸和妈妈之间的感情好,这是他比较乐意见到的。

    而软软小姑娘则天真的问:“妈妈,这就是爱的表现方式呀?那以后我和哥哥也可以这样亲亲吗”

    阮白无语:“只有爸爸妈妈才可以哦”

    慕少凌则黑着一张脸,像拎小鸡仔似的,将软软拎到了她的小卧室:“今天的作业,你好像还没做完,老实呆在这里做作业。否则,今天的晚餐没你的份儿。”

    软软在爸爸手里挣扎着:“哼,爸爸只会用这一招来威胁我!”

    但软软还是认怂的乖乖做作业了。

    毕竟她是个小吃货,天大地大吃货最大,谁要是阻挡她吃,那就是她最大的仇人。

    慕湛白小朋友则板着一张小脸,在客厅依偎在阮白怀里,不满的盯着爸爸。

    见爸爸回过身来,湛湛的小身子占有欲极强的将阮白搂的更紧了。

    慕少凌不解的望着他:“慕湛白,你这是做什么?”

    湛湛望着爸爸的目光,似乎带了些敌意:“爸爸,你以后不要再亲妈妈了!”

    慕少凌俊眉微挑:“为什么?”

    湛湛气呼呼的瞪着他:“你看,你把妈妈的嘴巴都亲肿了,妈妈肯定很疼。”

    刚才他只看到爸爸亲妈妈,并没有看到妈妈嘴唇肿了。

    就算爸爸爱妈妈,那也不能把妈妈嘴巴弄肿了吧?

    慕少凌瞟了一眼阮白红肿又娇艳的唇瓣,眸中的深色加深,斜睇了湛湛一眼:“你妈妈不疼,她喜欢这样。”

    阮白没有理会慕少凌的调笑,只是抱紧了湛湛,发誓以后跟他亲热的时候,必须得避开孩子。

    见阮白没有吭声,慕湛白气急败坏的跺了跺小脚:“爸爸骗人,一大把年纪了,还撒谎骗小孩子,羞羞脸哦!妈妈才不喜欢你那样粗鲁的亲她呢,妈妈明明很难过!”

    慕少凌薄凉的目光,扫视了慕湛白一眼,飘向阮白的视线却夹杂着暧昧:“你觉得妈妈会难过?爸爸越是对妈妈那样,代表着我们越恩爱。”

    慕湛白觉得爸爸的目光真可恶,好像在质疑他似的。

    小家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胖胖的小胳膊抱着阮白的脖子,一本正经的对她说:“妈妈,以后我来保护你,坏爸爸就不会对你那么粗鲁了,你嘴巴肿了,吃东西的时候,肯定会很疼的,怎么才能消肿呢?”

    “湛湛,妈妈嘴巴不疼,爸爸没有欺负妈妈。你要相信爸爸,他和你一样爱妈妈。”小家伙担忧的目光,让阮白心里极暖。

    有这么一对懂事贴心的宝贝,她真觉得,这是上天赐予她最珍贵的礼物。

    慕湛白纠结的目光,这才恍松了下来,但小脸依然皱着:“爸爸,这次看在妈妈的面上,我就原谅你了,再有下次,我可不会轻易原谅哦。”

    慕少凌淡淡的横了他一眼,忽略这个小萝卜头的怒气。

    而他望向阮白的目光,突然变得温煦如春风。

    这一幕,让慕湛白的心情恍惚间就好了很多,他自觉地往书房里跑去。

    爸爸和妈妈似乎有很多话要说,那他这个小灯泡就把空间让给他们。

    他要和妹妹一起去做作业,就不打扰他们恩爱了。

    年过半百的张一德,此刻坐在董事长办公室,听着下属们的工作汇报。

    一身繁重的压力,让他觉得疲惫至极。

    “董事长,我们公司最近所有的合同,不论大小签单全被t集团给截了,现在已经没人愿意跟我们公司合作,连一个单子都拉不到。若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公司经营状况堪忧。”中年经理a擦着冷汗向张一德汇报情况。

    “董事长,我们最大的一单生意最近在海关被扣留,我已经和那边的人交涉过,但那边却死咬着有问题不放行。而我们的资金,大部分都押在那一批货上,现在公司流动资金严重不足。而且,与我们长期合作的银行又拒绝给贷款,现在我们也没有其他资金融通生意渠道,你看这”经理b也不停的叹气。

    经理c更是无奈的说:“更惨的是最近股市动荡,我们公司的股票一路跌落谷底,股民们都在怨声载道,可t集团却在大肆收购我们的股票董事长,t集团的总裁慕少凌是您的亲侄子,您看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所以t集团这几天才一直针对我们”

    张一德脸色变得极难堪。

    他怎么知道他那个侄子慕少凌究竟抽了哪门子的疯?

    为什么他突然针对自己一向瞧不上眼的张氏企业大出手,这是要逼死他这个亲舅舅的节奏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