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03章爸爸,你为什么要吃妈妈的嘴巴?

    慕少凌:“”

    他的车子里什么时候有过雷丝内裤?

    慕少凌尽脑汁,也想不到有这回事。

    他一向有洁癖,哪个女人胆敢往他车上放内库,简直就是在找死!何况,他的车载的女人并不多,除了自己的母亲、阮白,就是女儿软软。

    而软软现在充其量还是个小奶娃,算不得女人。

    阮白见他想了半天,依然一脸疑惑的样子,提醒道:“就是那辆黑色的宾利,我去给软软找英文课本,在车座椅下发现的一条黑色的雷丝內裤。”

    阮白说完,去了里间,将所谓的证据拿了出来。

    这条雷丝內裤存在,一直是阮白心底的刺,扎的她疼。

    不问清楚,她始终都会对他疑神疑鬼。

    慕少凌依然雾水重重,毕竟,男人的心思一般比较粗糙,:“这內裤是不是你买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忘车上的?”

    阮白看他:“如果这內裤是我的,我会问你吗?”

    慕少凌一脸的深思。

    阮白接着说:“还有,那时候你在西欧处理御厨的事情,那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结果,接电话的却是个女人。她说你在洗澡,还问我是谁”

    慕少凌英气十足的眉,微微蹙了一下。

    他突然想到,某天晚上,他跟夏蔚用餐回来,她拐到便利店,急匆匆的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难道那条內裤,就是那天晚上她塞到车座下的?

    想到有这个可能,男人水潭般的黑眸,衍生出无数冰寒的利光。

    倘若情况属实,那夏总监实在是太让他失望。

    还有他的手机,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也不敢接听他的电话。

    在西欧的时候,也只有夏总监出入过他的套房。但无论手机角度搁置,还是来电显示,都不曾发生过像阮白所说的,有女人接过他的电话。

    可阮白的眼睛告诉他,她没有撒谎。慕少凌也相信,她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那势必是其中一个人做了手脚。如果两件事发生其中一件,倒没什么。关键是两件事情的发生,基本相隔并不久,串联在一起,就不得不让人怀疑了。

    在慕少凌心中,夏总监是个工作女狂人,他平时专注于工作,私生活也颇为干净,有不少优秀的男人追求她,都被她冷冰冰的拒之于门外。

    慕少凌并不觉得,夏蔚会倾慕自己这个对她并不感兴趣的男人。

    毕竟,日常的他,除了工作再无其他,性格也只会在阮白相关的事情上才有起伏。

    若这一切真是夏总监做的,那她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当然,若这一切真是夏蔚设计的,慕少凌觉得,夏总监可以常留海外工作了。

    在阮白毫无防备的时候,慕少凌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带入自己怀里。

    阮白没有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心里很不舒服,抬头正想抗议,却跌入慕少凌深邃如黑潭般的眸子里

    “你你干什么,宝宝还在呢。”慕少凌的唇,就贴着阮白敏感的耳垂,引得她的身子不由的发颤。

    她偷觑了软软和湛湛一眼,两个宝宝正拿着城堡模具拼的起劲,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但脸皮薄的阮白,依然觉得窘迫。

    “慕少凌,你不要这样”阮白开口,可是声音却变得有些暗哑。

    慕少凌扣住她的下颌,力道加大了些,目光里的深邃,几乎要将她给吸入他的眸中:“小白,你相信我吗?这些事情我真不知道,不过,你说的这些,我会调查清楚,然后给你一个交代。你知道的,我想要的其实并不多,只想要你的信任,你懂吗?”

    阮白定定的望着慕少凌湛亮的眸。

    他眸中的柔情,几乎要化成水溢出来,让她不自觉的心软了下来。

    爱情,大概就是这么一码事吧?

    她爱上了慕少凌,沉迷他太深,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树獭,想要时刻的挂在他身上,恨不得天天和他黏在一起。但是,若一个人爱的太没自我,那就变成了贱骨,上赶着去追逐,反倒是惹来两两的厌倦和猜忌。

    这样其实是很不对的,她很需要改变。

    阮白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慕少凌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相信你,我不后悔跟你之间发生过的每一件事,包括跟你像现在这样,但愿将来我们只属于彼此,我不伤害你,以后你也不会给我伤害。有了伤害,彼此都不原谅。”

    她的话,让慕少凌性感的唇,抿成一条冷酷的线。

    这些话的冲击和震撼力度太大,让他更加的明白,不管表面是否柔弱,女人的心都是柔软的,脆弱的,承载不了太大伤害的。

    倘若他辜负了她,阮白不会原谅。

    慕少凌的五指,攫住阮白纤细的手腕,感受到她的脆弱,他摩挲了下她柔软的发,宠溺的说了一个字:“好。”

    这是他对阮白的承诺,也是对自己的应许。

    也许阮白并不知道,在他年少时期疲倦的和世俗抗争的时候,从她纤瘦的身影,无意间映入到他的眼帘那刻,至此,入驻他孤独心扉的女人只有她。此生,也唯有她一个女人而已。

    十指捧起她小巧的下巴,男人俯身亲吻阮白樱花般的娇唇,逗弄似的啃咬她的脖颈,引来他的战栗。

    慕少凌情不自禁的想要加深这个吻。

    阮白几乎迷失在他的温柔里,却不经意间,陡然看到两双好奇的漂亮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瞧,她吓得慌忙推开了慕少凌!

    天呐,他们的儿子和女儿还在现场,她和慕少凌居然忘记了

    阮白凝脂白玉般的小脸,骤然变得通红。

    “爸爸,你为什么要吃妈妈的嘴巴?是妈妈嘴里有糖果吗?我和妹妹可不可以也尝一尝?”湛湛小朋友跑到阮白的身边,一直盯着阮白的红唇,也想品尝一下糖果

    爸爸为什么要舔妈妈的嘴巴啊?

    难道妈妈的嘴巴里,藏着甜甜的糖果,爸爸在瞒着他和妹妹在偷吃?

    什么糖果,惹得一向拒绝糖果的爸爸也爱吃了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