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12章两个男人激烈的交锋

    张行安的话,没有让慕少凌的脸色发生丝毫变化。

    只是慕少凌握着茶杯的手,似乎紧了一下:“那你倒可以试试。看来五年的牢狱之灾,并没有让你有多少长进。”

    张行安的脸色极难看。

    明知道这上面的证据,足以让他将牢底坐穿。

    他的瞳仁中,蕴含着难以压抑的愤怒。

    “慕少凌,你以为你底子有多干净?t集团的各种暗箱操作也不少吧?我就不信你能独善其身。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曾操纵股市交易,打乱市场均衡价格,弄得a市经济乌烟瘴气,而你却从中大发横财,这些你以为能瞒天过海?你猜,如果我将t集团那些犯罪证据找出来,你的下场会是什么?”

    任何一个公司,哪怕再小的公司,都存在着黑幕,更别提t集团这样扬名海内外的大公司。

    一旦查到那些其中黑幕,慕少凌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就不言而明了!

    慕少凌寒冽的眸子,迸射着震人心魂的冷光:“如果你有那个能力,你可以去试试。”

    如果t集团的黑幕是那么容易查出来的,那这个世界级财阀就不用存在了。

    何况,t集团每年交给某部门的资本运作费,就是一笔天价数目。有些黑色行为,上边的人即便知道,也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行安想以此威胁自己,真是幼稚,亏得他还是从牢狱里出来的,这几年估计只长了年龄,没有长智商。

    两个男人冷冽的眸光在较量。

    茶馆的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空气中唯有他们无声却也激烈的交锋!

    慕少凌慢条斯理的整理着身上昂贵的西装,矜贵而冷静,他站起身向外走去。

    离开前,男人醇厚的嗓音,低低飘逸而出:“张行安,你可以选择曝光你跟阮白的婚姻关系,但我会把你绑架阮老爷子的证据提交上去,让世人知道你和阮白的婚姻,究竟是怎样得来的。还有,你这些年来违法犯纪的事件层出不穷,随便一件都够判刑了。这次若你进去了,可不会像之前那么幸运,坐个五年就能出来,这次我要你在里面呆一辈子!就算世人知道阮白结过婚又如何?即便她是二婚,就算所有人都反对,我也不在乎,我依然会把她当成我手心里的宝贝,并一定会跟她结婚。我想,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我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言尽于此,你想继续犯蠢,别怪我不留情面!”

    慕少凌离开后,张行安心底泛起惊天骇浪!

    他愤怒的将桌子上的“证据”撕成碎片,并一脚将精致的桃木桌踹个稀巴烂。

    他脑海中此刻一片迷乱。

    究竟是该坚持还是放手?坚持的话,等待他的,可能是一辈子的牢狱之灾。可放手,他好不容易用手段才得来的婚姻,这让他怎么可能甘心?

    林宁在吴姚宏那里喝茶。

    自从那次,吴姚宏发现阮白气质相貌和周卿有些相像,她便立即让林宁问一下周卿亲生女儿的事。

    吴姚宏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周卿,是因为不想触及到周卿这么多年的殇。

    万一,她所以为的周卿的女儿,其实是一场乌龙,那对周卿来说,无疑又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作为周卿的好闺蜜,没有人比吴姚宏更了解,周卿失去亲生女儿的痛有多深。

    林宁被领养之前,周卿曾每天都活在难以克制的焦虑和痛苦之中,美丽的脸庞也日益憔悴,整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活力。

    后来,她和林文正领养了林宁,才慢慢的有了一丝生气。

    如果周卿的亲生女儿还活着,相信她会比任何人都开心。

    吴姚宏泡好一壶上好的碧螺春,为林宁轻斟一杯茶水递了过去。

    林宁接了过来,轻啜了一口,对吴姚宏道了声谢谢。

    吴姚宏轻笑:“傻孩子,跟阿姨客气什么,阿姨跟你妈妈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当年啊”

    吴姚宏先是以长辈的身份,给林宁讲述了一些自己和周卿的陈年旧事,随之她又询问了林宁最近的生活状况。

    然后,她才旁敲侧击的问:“宁宁,你有问过你妈妈关于你那个姐姐的事情了吗?”

    林宁小口的啜着茶,心里却像有一根针,猝不及防的扎了一下。

    她以为吴姚宏去找自己,让自己问母亲关于母亲亲生女儿的事,是一时兴起。

    现在看来,吴阿姨是一直心存着找到养母亲生女儿的念头。

    林宁心里不由得涌出一抹怨怒,自己养母都不急着找她的亲生女儿,吴姚宏这个外人倒是比谁都上心,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尽管心里对吴姚宏颇有怨言,但在长辈的面前,林宁哪敢表现自己的真实情绪?毕竟吴姚宏老公也是高官政要,她娘家人也很有势力,林宁对她有些忌惮。

    狠狠的掐了自己大腿一下,疼的林宁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才抬头,眼眶红红的说:“阿姨,你上次提到那件事后,有天晚上我有问过妈妈一次。但妈妈一直哭,哭了几乎整整一夜,还说我那个姐姐一出生就是个死胎,可怜她连见一面都不曾,就被处理掉了,妈妈还一直责怪自己,说都是她的错,要不是她身体过于孱弱,孩子也不会刚出生就夭折了”

    吴姚宏心头一颤,顿时觉得,自己没有直接找周卿是对的。

    只是提一下以前那个孩子,周卿就那样悲痛,看来周卿依然没有走出孩子离世的阴影。

    但是,吴姚宏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孩子尚且活在这个世上。

    别问她为什么这样笃定,有时候,女人的直觉真的很神奇。

    “宁宁,以后这件事你不要在你妈面前提了,唉,想一想都这么多年了,可你妈妈却一直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儿不过,阿姨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我总觉得那个孩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吴姚宏抚着自己的额头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