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25章他的吻那么温柔,宠溺

    民政局外。

    张行安认真的望着阮白素净白嫩的小脸,似乎要将她的容颜,给刻到瞳孔深处。

    她乌黑的秀发挽于脑后,梳成一个丸子头,白色的围巾被心灵手巧的她,系成了好看的形状。她的脸上没有擦任何粉底,嘴唇上也只涂了一层淡淡的樱粉色唇膏,她整个人看起来甜美又风情,

    尤其此刻,她那双眼睛,因为开心,变得愈加熠熠发亮

    怎么办。

    他真的一点都不想放手。

    “阮白,我知道我们的婚姻,是我用不正当的手段得来的。如果我改变自己,重新以新的面貌来追求你,你会不会答应和我在一起?”张行安突然问道。

    “什么?”沉浸在离婚喜悦中的阮白,抬头看他,忽略了他究竟说了什么。

    张行安高大的身影,投射在她脸上:“我说,我让你重新给我一次机会追求你,你可以考虑一下我吗?”

    他期待的望着她。

    明知道她的回答是什么,但张行安的心,依然紧张的一塌糊涂。

    阮白:“不可能。”

    她斩钉截铁的说出这句话,连考虑都懒得。

    张行安隐忍着内心各种翻腾的情绪,唇角几乎绷成一条直线:“阮白,我说的是认真的,我不会再用那种卑鄙的手段得到你,只要你能原谅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说过了,绝不可能!张行安,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要来纠缠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阮白发狠的说。

    她直接对着马路招了招手,一辆空的出租车开了过来,阮白拉开车门便坐了进去。

    出租车扬长而去,只留下一地的难闻尾气。

    张行安心口一窒,突然自嘲的笑了。

    看来,阮白真的对自己厌恶到了极点,她离开的时候,就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自己留下。

    阮白刚从民政局回来,就直接打车去了公司。

    她要将自己离婚的好消息,当面告诉慕少凌。

    也许是心有灵犀,阮白进入公司,刚走到电梯门口,便接到了慕少凌的电话,他让她去总裁办一趟。

    等到达总裁办公室以后,阮白看到慕少凌在认真的批阅文件,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到来。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他的背后,猛地捂住了他的眼睛,像小女生一样调皮的说:“喂,猜猜我是谁?”

    “唔我来猜猜,这是谁闯入我的办公室了?啧,这手这么嫩滑,应该是个性感无比的小妖精”慕少凌的大掌作坏的在阮白身上乱摸,对着她浑圆的那里,还坏坏的捏了几把,惹的她小脸顿时羞红一片。

    阮白捂着他眼睛的手,不由的松懈了下来。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坏了!

    谁能想得到,这个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高冷、禁欲的清俊男人,私底下其实是一个流氓?

    慕少凌一把将阮白拽到自己怀里,铺天盖地的吻,便袭击了过来。

    “唔”阮白在他怀里,像只不安分的鸟儿般扑棱着。

    女人紧张的眼神瞟向门口,生怕会有人突然闯进来。

    这里可是总裁办公室,随时都会有人过来汇报工作,倘若,他们看到这样不堪入目的一幕,她以后还怎么在公司做人。

    “放心,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敢擅自闯进来。”慕少凌瞧着怀里的女人娇媚如水的模样,不由得揶揄道:“小白,我们好久都没见了,想不想我?”

    阮白简直无语凝噎。

    这男人真是会讲冷笑话,他们是好久没见吗?

    那昨晚将自己狠狠折腾一番的禽/兽是谁?

    阮白娇嗔的看了慕少凌一眼,却被他吻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精致的小脸一片绯红。

    一缕微卷的发丝,俏皮的紧贴在阮白脖颈间,慕少凌将那顽劣的发丝,轻轻的抿在她耳畔后,用力的将她箍于怀里。

    俯身,男人性感的薄唇,已经落到她如玉的脸颊上。

    她的皮肤滑嫩的犹如刚剥皮的鸡蛋,这从没有化过妆的脸,就是跟那些每天涂抹脂粉的脸不一样,感觉真是棒极。

    慕少凌大掌固定在阮白脑后,让她的小脸面对着自己。

    男人的薄唇,顺着她如画般的眉眼,一点一点的向下,最后落到她的唇瓣。

    他的吻那么温柔,宠溺,让阮白忘了周围的一切,甚至忘了向他报告,自己已经离婚成功的事实。

    只是,这一把被他撩起的火,烧的似乎有些过旺了。

    几番轻吻下来,慕少凌已然不满足这样的浅尝辄止。

    他是大掌,开始钻入她的衣内

    阮白被男人手指泛出的凉意,给冻得一哆嗦。

    慕少凌宽厚的掌紧贴着阮白纤细的腰线,眼见着,就要扒她的衣服,阮白这才反应过来。

    她慌忙抓住了他的手:“少凌,不要乱来,这里是公司。”

    慕少凌用声控锁了办公室的门,继续为非作歹:“没关系,门我已经锁了,谁都进不来。”

    可是,阮白却觉得不妥。

    她总觉得自己过不了心理上的那一关,毕竟在她的眼里,办公室就是办公的地方,不是做那个的地方。

    她跟慕少凌公然在办公室“偷情”,只要想一想都觉得好羞耻啊。

    更何况,她也没有那么的大胆。

    阮白死死的揪住自己的外套不撒手,慕少凌见她抵触的厉害,低低的笑了。

    男人的嗓音,因为欲望而蒙上一层喑哑:“怎么都做那么多次了,还这么害羞,嗯?”

    他推开阮白的衣摆,粗糙的掌心,在她嫩滑的肌肤上,像游蛇一样行走。

    “少凌,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我终于跟张行安离婚了”阮白眼睛看着他,转着,大脑拼命的想对策。

    为了能脱离男人的“狼口”,她选择这个时候说出来,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嗯。”慕少凌反应很平淡。

    他已经把张行安逼到那个绝境的份儿上了,张行安要是还有一丝脑子和理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阮白傻了眼。

    这男人得知自己离婚了,不该反应跟她一样吗,可为什么他的表情竟如此平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