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40章两人雪地里的浪漫

    反侦察能力极强的薛浪,将林宁的脸部,捂向自己的胸膛。

    旁人根本看不清他怀里的女人是谁,只当他是个在名门酒会上勾搭女人的花花公子,毕竟酒店这种地方,男女之间很容易便会擦出暧昧的火花。

    因此,薛浪很轻松的便避过了酒店角角落落的摄像头。

    他抱着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林宁,直接去了出了酒店。

    随即,薛浪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扔到了一辆黑色的豪车里。

    接着,他便开始猴急的撕她的衣服。

    因为林宁穿的礼服本来就薄,他三下五除二就将她身上的衣服剥落干净。

    粗犷男人狂肆的眼睛,吞噬着已经没有了什么机智知觉的林宁。

    嗯,这女人脸蛋长得不错,没想到她的身材也极为的正点,足以将任何男人的魂魄给勾走!

    浴望的火苗,飞速的自他身体里流淌窜起。

    薛浪像饿狼一样扑到了林宁瘦弱的身上!

    哦!

    天哪!

    这么美好的女人

    让薛浪一瞬的有些爱不释手,却也让他更加的想摧毁她!

    昏迷的林宁,被薛浪大动作弄得清醒了过来。

    中了迷幻剂的她,自然而然的将薛浪认成了慕少凌。

    见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在碰触着自己,林宁的一双娇媚水眸,充满了娇羞和惊喜。

    “少凌,少凌爱我啊你可不可以对人家温柔温柔一点”男人狠狠的咬痛了她,一种难以掩愉的感觉,充斥了林宁的身心。

    此刻,她已经分不清楚,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谁。

    薛浪低头望了一眼身下的女人,有些不悦她将自己当成其他男人。

    他冷哼一声,毫不怜惜这个半路碰到的女人!

    “啊,少凌,好疼,不要”林宁皱着眉头说道。

    她痛的嘤咛一声,眼泪在眸子里打转。

    女人一双美眸可怜兮兮的,看起来颇为惹人心怜,却勾起薛浪更浓重的摧残想法!

    竟然还是处?!

    薛浪邪肆一笑,并没有因为她是初次就对其怜惜,而是狂的对待她。

    缠绵继续,在狭窄的车内显得格外清晰。

    “疼”林宁噘着小嘴的叫道。

    “疼?等会爷会让你求着爷的,到时候你就不说疼了!”薛浪说道。

    下了死劲儿,弄得她几乎要散架了。

    但是那陌生的感觉,又同时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让林宁情不自禁的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叫声:“啊啊我受不了了”

    林宁嘴上说着受不了了,可是她的双手,却不由自主的,摁紧了薛浪,不想让他走。

    “刚刚还说不要,现在到底还要不要了?”薛浪不太喜欢的问道。

    “嗯要”疼痛过去,那致命的感觉几乎让林宁迷醉。

    怪不得许妖娆那么喜欢跟男人交流,原来滋味竟然这么好!

    “噢舒服,太舒服了”林宁闭着眼睛,欣慰自己终于把自己交了出去,交给了想要交给的男人。

    “真是个坏女人,以后我要让你亲眼看看,你不安分的样子!”薛浪邪笑着打开了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林宁,将她在他身下的模样,全都录了下来。

    而林宁,对这一切毫不知情!

    只处在迷蒙之中享受着能感觉到的一切!

    她还以为,自己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男人,得到了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得到了所有名媛女星趋之若鹜的慕少凌!

    她要努力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做他独一无二的女人!有了孩子,身份地位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慕少凌和阮白从宴会酒店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下起了鹅毛大雪。

    午夜,繁华都市的道路上,雪花已经积了厚厚一层。

    “少凌,你看,居然下雪了!”阮白快乐的像个孩子,她挣脱慕少凌的手,冲进了雪地里,欢呼雀跃的踩踏着积雪,玩的不亦乐乎。

    她往年基本上没见过雪,如今,看到雪自然兴奋的不成样子。

    尽管已经接近午夜十一点,但是路上还是有不少的行人。

    对面有个大学城。

    偶尔有一对对的学生三三两两经过,有调皮的男孩子在路旁摇晃着树枝,满枝白雪的树杈,瞬间也跟着天空一起纷扬起大雪来。

    “少凌,过来一起玩雪呀!”阮白嬉笑着,跑回来拉着慕少凌的手。

    她拽着他,兴奋的在雪地里奔跑着。

    慕少凌望着孩子气的阮白,无奈的笑笑,替她系好了羽绒服的帷帽,又用围巾将她的脖颈给裹的严严实实。

    阮白黑亮的长发,柔顺的拢在她的颈部两边。

    她小脸对他微笑的时候,美好的仿佛一个晶莹剔透的雪娃娃。

    这样的她,让慕少凌看得入迷,几乎以为她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一时间,他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个风景秀美的小镇上,她无意间对自己的回眸,重重的撞击了他的心扉,让他再也忘不掉,这个女孩清秀的容颜。

    在这一刻,慕少凌特别感激爷爷,如果不是他执意要送自己去那个小镇,或许他真的遇不到像阮白这样干净美丽的女孩子。

    也或许,他的一生都会在抑郁中度过。

    只有经历过抑郁和绝望的人才明白,遇到生命中温暖的光芒有多重要,能够和自己深爱的女孩在美丽的雪地里牵手行走,这种简单的幸福,是他以往都不敢奢望的。

    “少凌,你在想什么?”见慕少凌似乎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阮白拽了拽他的胳膊。

    慕少凌回神,突然变得像个玩世不恭的少年。

    他拉着阮白,向24小时便利商店那里跑去,在那边买了几束烟花,然后,两个人溜到了某所高校的操场边。

    操场入口处一片静悄悄的,唯有晕黄的路灯,在雪夜里发出微黄的光。

    慕少凌牵着阮白的手,看到拉闸门还未曾完全关上,只留下一条仅容一人的缝隙。

    里面的站岗亭内,有个穿着军绿色大袄的保安,似乎背对着他们,在讲着电话。

    于是,这两个童心未泯的情侣,便猫着身子侧着身溜了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