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42章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

    阮白怕告诉慕少凌这件事,可能会徒惹他愤怒,但是不告诉的话,她心里又有一些小疙瘩。

    她怅惘自己爱情的不易,害怕这样幸福的画面,下一刻就会失去。

    毕竟,她太普通。

    觊觎这个男人的其他女人,家世背景,太过强大。

    “少凌,我以后一定要成为一个知名设计师,希望到时候的我,可以和你并肩而立,那样的话,就算我们在一起,应该也会少一些流言蜚语吧。”阮白静静的俯身他耳畔,温热的呼吸带着几分愁绪。

    “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更要相信自己。什么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你要成长的空间还有很多,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来。当然,我相信我的小白,总有一天会站在世界之巅,站在最亮最远的地方,活成你最渴望的模样说不定那时候你的高度,就连我也难以企及呢。”慕少凌背着阮白在雪地里行走着。

    即便踩踏在光滑的雪地里,男人依然步履平稳。

    两人轻悄的语言,仿佛挂在树梢上的雪,天晴了就会融化掉消失不见。

    但是,却镌刻在了阮白心底最深处。即便多年以后,依然让她对他的教诲,记忆犹新。

    精灵般的雪花,飘飘洒洒。

    白的分外素净。

    马路旁边的花圃里,有几枝不惧寒的腊梅,在热烈的争艳。

    “今天,林夫人有找过我。”

    阮白白色的羽绒服,在夜色中几乎和雪融为一体:“她过来跟我说,要我离开你,她说我跟你在一起不适合”

    阮白想了想,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慕少凌。

    两个人说好了彼此信任,那有些事情,就要向他和盘托出。

    这个男人太精明,倘若他以后得知自己隐瞒了他一些事,等到他自己察觉,到时候后悔的还是她。

    慕少凌挂在俊脸上的笑,僵了一下,倏然变冷:“林夫人竟然这样跟你说?!”

    男人阴沉的脸色,简直比酷冬的风更凛冽,映衬在黑黢黢的寒夜里,有一种黑暗的冷戾。

    阮白趴俯在他的肩膀上,看不到他表情:“林夫人觉得我配不上你,她说她的女儿喜欢你,你们两个才是门当户对我们的感情不但要面对你家人的苛责,就连情敌的父母现在都要过来质问,我们还真是举步维艰”

    阮白的轻笑声,仿佛一种淡淡的花香,却心酸,无奈。

    慕少凌扭过头看她,男人漆黑的眸中,有着信誓旦旦的坚定:“这件事交给我。”

    阮白把玩他的短发,手冰凉的:“不理就好了,林家毕竟不好惹。你知道的,自古以来民不和商斗,商不和官斗,有时候专政工具让人无奈。”

    慕少凌背着阮白,继续往前走:“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放心,我会护着你。”

    阮白感动的眼睛酸红:“少凌”

    “嗯,我在”

    “少凌”

    “我在”

    阮白一遍一遍的叫着慕少凌的名字。

    听着他一遍又一遍的回答我在,压在她心底沉甸甸的情绪,突然间就释然了起来。

    她揉了揉他冻得有些红的耳朵,在他耳畔呵气,为他驱寒:“我相信你。你都背了我那么久了,肯定很累了,放我下来吧”

    阮白回眸望去。

    白茫茫的雪地里,全是他留下来的脚印,因为身上负重一人,所以男人的脚步格外的沉重有力。雪地里的痕迹,比平常的脚印要大一些。

    那些脚印,就好像是他们的幸福,一眼望去,没有头,也没有尾,但是望过去,却又清晰的存在他们的视线中。

    所以,阮白坚信,只要两人携手并肩坚持,那么即便最荒凉的地方,也能被他们走出最繁华的风景来。

    因为阮白的坚持,慕少凌只能将她从背上放下来。

    两个人肩并肩,站在一枝怒放的腊梅下。

    雪花依然在飘落,两个人身上覆了一层薄薄的雪。

    几朵随寒风摇曳飘落下来的梅花,温柔而安静的洒在他和她的身上。

    他英俊的让人移不开眼睛,她美好的让人一见倾心。

    慕少凌凝望着阮白,她静谧的站在那里,如月光一样轻柔,又像一朵绝美的冰花,玲珑晶莹,光芒盛极。哪怕她不做任何事,不说任何话。他想,为了她,他任何事情都愿意去做,哪怕为了她对抗全世界。

    他突然伸手入怀,从怀里掏出一个沾有体温的精致玉佩。

    玉佩呈莲花花瓣形状,色泽极好,一看就是上等白玉雕刻而成,但边缘处有些微的磨损,看起来年岁已久了。

    慕少凌抓过阮白的手,郑重的将玉佩递到了她的手里。

    阮白怔忪而惊诧的望着他。

    手里的玉佩沉甸甸的,光泽度极好,看起来就价值不菲。

    这个礼物太过贵重,她刚要拒绝,慕少凌的大掌,却用力的包裹着她整个柔荑,连同那块玉佩一起。

    他突然说:“阮白,这块玉佩是外婆留给我的遗物,她说,等将来我遇到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就让我将这块传家之玉交给她。我外婆是个很温暖很慈祥的老人,她老人家”

    阮白定定的望着他,安静的听着他的回忆。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慕少凌提到自己的外婆,从他嘴里,她得知,外婆是个睿智而祥和的老人。老人家温柔善良,心灵手巧,只是嫁了一个好赌的暴力分子,生活充满了艰辛和苦楚。

    后来外婆生了一对儿女,女儿爱慕虚荣,儿子憨厚却软弱。

    在丈夫肆意的折磨下,在儿子女儿的折腾下,外婆常年隐忍不发,精神和身体上受到的双重折磨,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后来张娅莉有了慕少凌,外婆将自己满腔的爱全都付诸于这个乖巧的外孙身上。

    只可惜,在慕少凌年幼,被强制送去孤儿院的时候,外婆因病早逝了。

    跟外婆在一起生活的时光,虽然日子贫穷,但却是慕少凌年幼时光最美好的记忆

    阮白心疼他的过往。

    这个天之骄子的男人,过去是如此不堪。

    阮白搂住他的腰身:“以后有我和孩子陪着你,你的生活只会充满阳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

    慕少凌将她搂抱的更紧,几乎要把阮白嵌到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

    有这样善解人意的女人,还有他们一双血脉的陪伴,其实他早已知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