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9章阮白摇了摇头,努力找回理智

    阮美美一惊:“这她可是我妹妹”

    李慧珍混社会混了几十年,早就看惯了女人间的各种阴险招数,萧贞贞眼皮一抬,她就知道这丫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贞贞冷着脸跟阮美美嘀咕:“你就不要帮着那个小贱人说话了!她这种祸害,早除掉早好,你和阿姨已经帮过她了,供她出国读书,往她身上花那么多钱,你们对的起她了,是她自己不争气,还到处勾搭别人的男人!”

    “我告诉你,我跟她无亲无故,为了捍卫我的爱情,我必须这么对她!”说完,萧贞贞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阮美美状似不忍心的纠结了好半天,直到萧贞贞皱着眉毛快要发火了,她才出去安排。

    阮美美出了包厢,眼睛先看向洗手间的方向。

    而后,她看四处无人,才走到一处隐蔽的地方打电话。

    那边响了很多声才接,阮美美不耐烦的说:“接这么慢,你死在哪个女人身上了吗?”

    那边的男人也不是善茬,语气粗劣,说:“找我什么事?有屁快放。”

    阮美美这会儿不计较其他,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办正事要紧:“唐出,我不跟你废话,你赶紧给我准备点那种药,要药效大的,见效快的,再贞洁的女人吃了都能立刻动情的!”

    “什么时候要。”

    “现在,半个小时之内给我送过来。”阮美美生怕错过时机,语气有些急迫,“钱不是问题,只要你能顺利办好这件事,我给你两万。”

    唐出犹豫的时候,阮美美已经报了五星大饭店的地址。

    一听地址这么高大上,唐出没有怀疑阮美美的诚意,能在这种大酒店里“搞事情”的人,肯定有钱,不会赖账。“好,二十分钟我赶到。”

    “快着点!有钱赚我可是想着你的!”阮美美防着隔墙有耳,紧张的不行,而后又想起一件事,说:“你也过来,你不是好久没玩女人了?这个就送给你,玩残玩傻,全凭你胆子大小。”

    “好嘞!”唐出答应的痛快极了。

    阮美美回到包厢的时候,阮白还没回来。

    “搞定了,不过时间紧任务急,我朋友那边要价十万。”阮美美给萧贞贞发消息说。

    “钱在我这里从来不是问题。”萧贞贞回复道。

    阮白很久才从洗手间出来,再回到包厢时,脸色苍白,看上去状态很差。

    “你回来啦,快坐下。”萧贞贞热情起来,说:“我都不知道你是美美的妹妹,如果知道,我怎么好意思让你作陪。”

    “没关系。”阮白说道,“抱歉萧小姐,我身体不舒服,先失陪了。”

    阮美美和李慧珍都紧张起来,就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你不能走。”萧贞贞一把抓住阮白的胳膊,打量阮白,“我们认识一场,好歹也算朋友了,以后我和少凌的事,还得仰仗你多帮忙。”

    阮白却说:“我是拿微薄工资的,恐怕很难有机会接触到总裁。”她这是撇清关系,萧贞贞是个有背景的,不好惹。

    阮白不想萧贞贞误会她跟慕少凌有关系。

    “你毕竟是他公司的员工,了解的肯定比我多。”萧贞贞把阮白按住坐下,笑了:“你给我简单的讲一讲。”

    看到阮白坐下,阮美美松了口气。

    这一次,必须要对阮白斩草除根!

    唐出就是个变态,三十二岁的年纪,玩女人却玩了十六年了,一直混在三教九流的人群中央,但不幸的是,去年不小心得了艾滋病。

    阮美美觉得唐出这个病得的好,今晚,要让阮白也染上!

    这样,就不信她阮白还能翻身!

    四个女人在包厢里聊了几分钟,但阮白不愿久留。

    李慧珍见状,立刻提起:“小白,你跟你爸联系过了吗?”

    本来执意要走的阮白,看向李慧珍,问:“我爸他”

    “你爸身体又不好了,非常不乐观。”李慧珍趁着阮白出国的五年,绝对的隔绝了他们父女之间的联系,现在她提起阮利康的身体状况,阮白肯定会放下一切防备,心思都聚集在父亲的身体问题上。

    十五分钟后,服务员进来布菜。

    阮美美手机来了消息,她起身出去。

    再回来时,阮美美看桌子上的饮料没人动,就拿起一杯,给了萧贞贞:“你的。”又拿了一杯,给阮白。

    阮美美担心阮白怀疑,所以表现的并不是很殷勤,但在递给阮白果汁时,她不留痕迹的把夹在手心里的透明液体倒进了杯子里。

    “你爸爸会好起来的。”萧贞贞举起杯子,说:“我以果汁代酒,干杯,小白,你要帮我留意少凌身边是不是有目的不纯的女人哦!”

    阮白满脑子想的都是老爸的身体,端起果汁,敷衍的跟萧贞贞碰了一下杯,抿一小口。

    “我爸什么时候回来?麻烦你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我。”阮白难得的客气,也只有老爸,才能让她违心的对这对母女客气。

    李慧珍说:“你爸换手机号了,我也在等他联系我。”

    阮白的脸色很难看,换号了李慧珍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对母女,不榨干老爸的最后一分钱,是不会罢休的!

    不知是不是生气导致的口渴,阮白拿起果汁,又喝了一口。

    喝完,阮白放下杯子说:“我先”

    “失陪了”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她突然感觉有一团火涌上大脑,接着蔓延到胸口的位置,好似有火在燃烧。

    阮美美屏住呼吸,看着阮白迅速热的失去理智,一手扯着领口的扣子,一手撩起挡住脖颈的黑色长发。

    萧贞贞却是生出嫉妒,先前她觉得阮白不起眼,现在再一看,这个阮白唇红齿白,脖颈既纤细又白皙,一举一动,皆是纯中透着欲,十分惹人。

    她一个女人看了都心动,更何况是男人了!

    阮白摇了摇头,努力找回理智,大口呼吸着空气,她看向阮美美和萧贞贞,见两人紧张又期待的模样,忽然就懂了

    拿起包包,阮白快速起身出去。

    她不能让这些贱人得逞!

    阮美美有些坐不住,打给唐出,追出去,在无人的地方命令:“她下楼了,你快去酒店门口把她抓住!如果今晚你玩残她我给你一万,成功让她染上艾滋病我再给你加一万,快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