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33章孤男寡女,影响不好

    阮白看向李妮,问的时候,语气很轻,显露出了她此刻有多害怕:“我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吗。”

    “还有,我接触过什么男人吗?”

    “我不知道。”李妮纠结的说:“你中了催/情药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啊,还是你被医生控制住了,医生叫我来的。”

    阮白捕捉到关键的一句。

    被医生控制住了。

    这说明,是有人替她叫了医生。

    阮白吐了口气,双手捂着脑袋认真回忆,良久才说:“我记得,电梯里有一个男生,说过好像说过要送我去医院?”

    “那就是了。”

    李妮判断道:“我担心你被人‘欺负’,还给那个电话号码拨了过去,结果响的是医生的手机,那医生是个女医生!”

    听到李妮这样说,阮白缓了一口气。

    “有水吗?”

    “有!”李妮赶紧去拿,倒了杯水给她递到嘴边。

    再去拿水果。

    李妮把水果递给阮白。

    阮白低头,看着眼前的一根大香蕉,脸颊瞬间涨红

    不知道是不是催情药的后遗症,她脑袋里竟然闪现出一副羞耻的画面镜头,男人动作迫切的解开皮带,拉开裤链

    “我不吃了。”阮白无语的推开那根大香蕉。

    李妮立刻把香蕉剥开:“你不吃那我吃了,饿死我了。”

    阮白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妮吃香蕉的模样,脑海里又闪现出一副画面镜头。

    “啊!再给我一杯冷水!”

    阮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想的都是什么!

    污秽不堪

    李妮叼着大香蕉,倒了一杯冷水给阮白。

    阮白仰头喝下去,总算冷静了些。

    “有人报了警,阮美美和萧贞贞都被抓起来了,但警方调查的具体结果我不知道,现在你醒了,恐怕很快就有警察找你谈话。”李妮说道。

    “她们被警察抓起来了?”

    这是阮白万万没想到的。

    给女人下药这种龌龊事,在阮美美那类人的生活里肯定常见,多半不会留下证据,即使留下证据,被害的女人为了脸面,顾及太多也不会报警。

    阮白本还在想,怎么才能让阮美美和萧贞贞得到报应。

    “你要不要再睡一下,我看你状态还不行,得亏你不是个男的,要是个男的,恐怕得精尽人亡了!”李妮怕阮白抑郁,色眯眯地调侃道。

    阮白:“”

    这时有人走过来的声音,伴随着一声熟悉的“谢谢”二字。由于是高级病房,所以周围比较素净,一点声音都能听得清楚。

    “叔叔来了?”李妮看了一眼表情呆愣的阮白,也听出了那声“谢谢”是出自阮利康之口。

    阮白打算下床。

    已经很久没见过老爸了。

    才下床走了一步,阮白就觉得身体的感觉很奇怪。

    “怎么了?”李妮搀扶着阮白,看她停下,关心的问。

    阮白尴尬的一言不发

    是啊,如果是男人,恐怕真的会精尽人亡

    但现在也来不及洗澡换新的內衣內裤了。

    阮利康已经推开了病房门,随之进来的,还有李慧珍。

    “小白,你醒了。”阮利康看女儿清醒如常,顿时如释重负。

    阮白抑制住看到老爸后酸楚的心情,将目光移向李慧珍:“你怎么没被警察一起抓起来!”说她不知情,阮白断断不会信的!

    李慧珍脸上挂不住,扯了扯阮利康的衬衫。

    阮利康叹了口气,走过去,让女儿坐下,斟酌着说:“小白,不要跟你阿姨这样说话,她到底是你的长辈。”

    阮白瞬间失望。

    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慧珍是他的原配妻子,阮美美是他的亲生女儿。

    而她,是捡来的。

    “看到你没事,爸爸就放心了。”阮利康一脸的皱纹,眉头也皱着,用手拍了拍阮白消瘦的肩膀,难以启齿的开口:“美美那孩子是被你阿姨娇惯坏了,再加上外面那些男男女女给她带来的不好影响,才造就了她这个性格,但她本性不坏!”

    李妮站在一旁,听出了阮老爸的话外音,不敢置信。

    阮白冷笑:“我相信警察公事公办,善恶终有报,我没那么大的本事教警察怎么做。”

    李慧珍一听这话,立马委屈了:“你现在这不是好好的吗,缺胳膊了还是少腿了?纵使美美有错,你也不该这么狠心,你这是要毁了我们美美吗?”

    李慧珍拿出哭腔:“这可怎么是好,利康”

    阮白面无表情的看着李慧珍的这出“反咬一口”。

    “人都只有一辈子,我凭什么给她脸,自己受委屈?她有娘生,我没娘生?”阮白说完,去拿了病床旁放着的一摞衣服:“我去洗澡,没事就都回去吧。”

    “我造了什么孽嫁进阮家的门啊,摊上这么一个不孝顺的,我热脸来找你,你就给我一个冷屁股!”李慧珍骂骂咧咧的在外头。

    阮白进了浴室,调了水温,打开淋雨喷头站到底下。

    水声淹没了外面的骂声。

    李妮削着苹果,讥讽的回敬李慧珍几句:“别在这大嚷大叫了,你还有理了?再叫小心你直接爆血管,当场暴毙!”

    李慧珍被李妮轰了出去。

    随之走的,还有阮利康。

    李妮在晚饭之前也被父母叫了回去,阮白心情很差,但转念一想,整个人豁出去以后,生活瞬间也舒服多了。

    晚上六点多,手机响了。

    看到号码,正在穿衣服的阮白愣了一下,但到底还是接了。

    她没说话。

    慕少凌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一个人在病房?”

    “我我不是一个人”

    不知为什么,她有一种自己一个人,慕少凌就会过来的错觉。

    虽然这种错觉很自作多情。

    “是吗。”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如同没有隔着手机,沉稳的道:“还有其他人在,那再合适不过了,如果只有你自己,我就不进去了,孤男寡女,影响不好。”

    病房门被推开。

    阮白惊吓的回头,病房门口赫然站立着一个才走进来的西装革履的男人。

    而她,衣服还没穿好,雪白皮肤上的两点花苞,绽放着晕染开来的浅粉色,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格外惹眼

    她这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上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