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17章心里比谁都在乎小白阿姨的老爸

    “前男友?”慕湛白正在用筷子戳白米饭,听到这个词,抬起头来看着小叔叔。

    软软也抬起头来,眨着眼睛,浓密漆黑的眼睫毛一闪一闪。

    慕睿程被小侄子和小侄女一起注视着,就尴尬了,解释:“前男友,呃就是在你们爸爸之前,你们小白阿姨的男朋友”

    才解释完,他就觉得一道冷刀子朝他射了过来,抬起头看,果然是他那个胳膊莫名其妙受伤的大哥。

    慕湛白跟软软听完解释,一齐看向老爸。

    “跟前男友在一个部门工作?那可够乱的!”蔡秀芬说。

    这几天,蔡秀芬总被儿子支出去,不是去打牌就是去山庄体验空气良好的生活。

    蔡秀芬不傻,当然猜得到为什么。

    张娅莉的儿子有了女人,第一次带回家,就见识了豪门里的丑闻。

    为防止丑闻闹剧再发生,这帮人,就想把她送出去,还家里一个清净。

    反正以后在这个家里,阮白来的时候,就不能有她蔡秀芬在。

    蔡秀芬憋了一肚子火气,现在得知张娅莉的未来儿媳竟然有前男友,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发泄的机会?

    张娅莉坐在蔡秀芬的对面。

    抬起头来对视蔡秀芬的时候,张娅莉很想说一句,我儿子跟那个阮白已经分手了!

    但顾虑到还被蒙在鼓里的老爷子,张娅莉就只能吃哑巴亏,继续态度大方的不置一词。

    一直沉默的老爷子,问孙子:“睿程,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啊。”慕睿程瞥了一眼慕少凌,生怕自己说错话,但也不敢隐瞒,而且小白嫂子有前男友这怎么了?又不犯法!

    “小白嫂子,之前出国留学谈过恋爱,不过谈的时间不长,才一年多,两人一起回国,进入同一家公司,也就是我们家公司。”慕睿程说着说着,心慌了,“结果那个渣男,出轨了,背叛了我小白嫂子,而且”

    “而且什么?”老爷子皱眉。

    满桌子的人,都盯着慕睿程。

    慕少凌放下碗筷:“我吃完了,你们慢慢吃。”

    “而且出轨的还是我小白嫂子同父异母的姐姐”慕睿程总结道。

    蔡秀芬终于听懂了,“这么说,少凌跟这个小白,也就才谈了不到一个月”

    慕少凌去了楼上,蔡秀芬才敢说更难听的话:“老爷子,选孙媳妇这件事您可得慎重,别像当初选儿媳妇似的一样,不干不净的,若不是少凌争气,媒体方面打点的好,我们慕家可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万一有一天人人都知道,慕震对外公开的太太年轻时是个舞厅跳舞的小姐,靠跪舔男人上位,集团股票还不得跌”

    “住口!孩子面前你瞎说什么!”这次发飙摔筷子的是张娅莉。

    被打断话的蔡秀芬非但不生气,还笑:“恼羞成怒了啊?我哪句话说的不是事实?我这是教孩子们,从小就要记得这个家里谁才是三不不正,卑鄙无耻,最下贱的人!”

    “我吃饱了。”慕湛白放下筷子,从椅子上下去。

    “我也吃饱了。”软软也照着哥哥做。

    两个孩子没上楼,去了花园。

    这个家,真是一天都不想待了。

    娱乐会所。

    包厢的洗手间里有人。

    阮白等不及,就去了外面找更大的洗手间。

    郭音音跟出去,一直跟到外面更大的洗手间,看到阮白进了洗手间隔间,郭音音伸手,拦住了要被阮白关上的门。

    “我找你有话说,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阮白抬头,瞳孔有些发涨的望着她:“我没躲你。”

    “不想跟你这种有心计的女人多说话,但我有些事情又不得不提醒你。”郭音音尖锐的说:“你这种婊子,我见得多了,既然已经跟他分手,我就希望你安分点,主动辞职是你唯一的选择,如果你识趣,我会考虑补偿给你两个你靠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的名牌包包。”

    “说完了?说完出去。”阮白平静的赶人。

    郭音音用力挡住门,不让关上:“你到底听不听得懂人话?我让你辞职你就必须辞职滚蛋!”

    洗手间里出来其他女人,纷纷都用看奇葩的眼神看郭音音,但是都没多管闲事,去洗手了。

    这时,一个扫地大妈进来收拾卫生。

    阮白说:“郭小姐是上等人,想必不想亲眼看着我这种下等人解决生理问题吧。”

    “什么?”郭音音怪叫一声:“你真是low死了!他怎么看上你的?”在公共场合,郭音音不敢大声喊出慕少凌的名字,怕被人听去,写负面新闻。

    阮白笑了:“他可能看多了郭小姐这种不low的人,冷不丁看到我这么low的,觉得新鲜。”

    在阮白旁若无人的解开裙子纽扣,准备脱的时候,郭音音重重的关上门退出去。

    站在门外指着门里,摇摇头,突然犯困的说着:“我还以为我的对手多了不起,看来我的担心多余了,不用我出手,你这种货色就会被甩掉的。”

    “你这种穷人家的女生,要有自知之明!再怎么贱,最后也会发现,自己根本就融入不了有钱人的世界。”郭音音打着哈欠,靠着墙,“你凭什么走入有钱人的世界?凭你那破包,破家庭?还是你拿不出手的父母?”

    “啧啧,阮白啊阮白,你说你有什么是拿得出手的?”

    打扫卫生的阿姨低着头擦地,眉毛一皱,用拖布往郭音音脚下蹭:“让让。”

    “呀,好脏啊!真是,竟遇到穷酸的人触我霉头!”郭音音尖叫一声,鞋子被拖布蹭到,她顿时嫌弃万分的跑出去。

    会所里,李宗拿着手机边发消息给群友,边找阮白。

    但他又不能问别人,如果问了别人,明天阮白被对方在床上玩出了什么事,调查起来,大家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

    找了半个多小时,李宗还在到处找。

    迷糊的不能走路了,还是在哪里睡过去?

    李宗抽空回复群友:“正在找,你先别急。”

    而另一边,会所门口停下一辆黑色宾利房车,车牌照号码十分引人瞩目,霸气凛人。

    董子俊下车,拖着两个小家伙准备进会所。

    “爸爸,你不进去吗,来都来了。”慕湛白太了解这个口是心非,外表高冷,实则心里比谁都在乎小白阿姨的老爸了,进去前,小家伙决定给老爸台阶下,问了一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