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23章发现慕湛白长得像阮白

    “啊,救命,救命!”

    看着身下的一滩血,她大叫起来。

    张行安穿好助理早就送来的一套熨烫妥帖的西装、衬衫,点了根烟拨通一个号码,狐狸似的笑着说:“希望你能体谅表哥,在监狱,她哥对我有恩,出来以后没什么可报答的,这不,得知她妹妹干起了狗仔这行。”

    处在血泊中的阮美美,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不理自己,不理床上这一摊血,边通话中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阮美美慌乱的拿过自己的手机,发现关机了。

    她开机,要拨打120。

    这时,关上的房门再次打开,进来一个女人两个男人。

    女人正是昨晚在娱乐会所门口,认错她,把她带到张行安身边的那个女秘书,女秘书冷着脸看了一眼床上,吩咐两个一同进来的男人:“帮她穿好衣服,送上车。“

    两个男人走向阮美美。

    “你们干什么?”阮美美想躲。

    女秘书:“不想死就乖乖照做,或者我可以让你死在这酒店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阮美美被吓到了,懵懵懂懂的两手抓着疼痛的小腹,脸色苍白的被带出去,上车。

    医院里。

    阮美美被打了麻药,进去手术。

    等出来后,麻药劲过去,医生跟她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要我通知你的未婚夫吗?”女秘书雪上加霜的问。

    阮美美虚弱的躺在床上,小腹很痛,最让她疼的是,医生无情的宣布,因为她的不自爱,她再也不能怀孕了。

    李宗和王娜赶来的时候,相比母亲王娜无头苍蝇一般的焦急,李宗要安静许多。

    他肯跟群里的朋友们出来玩,肯答应上次的萝莉少妇,把阮美美送给别的男人,他其实就已经很放得开了。

    反正他跟阮美美没有感情,戴没戴绿帽子他都无所谓。他也正在给别的男人戴绿帽子。

    进了病房,王娜扑过去就给了阮美美一巴掌。

    “啪!”

    打得才睡着的阮美美,疼醒了。

    阮美美脸色惨白的瞪着王娜:“疯婆子,你他妈吃错药了?”

    王娜又扑上去,用手扇阮美美大嘴巴还不够,累得喘着,还用手里的包砸阮美美的脸。

    “不知羞耻!跟男人胡搞把我孙子搞掉!”王娜骂着,哭了,心疼自己孙子因为有这么个放荡的妈妈,葬送了小小的生命。

    王娜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猪脑子,冲动的给这个女人交首付买了房子。

    t集团。

    李妮接到老妈的电话,起身去了茶水间。

    在没人的地方,李妮皱着眉说:“孩子已经没了,您就别哭了行不行,吃一堑长一智,否则还能怎么办?”

    “我的孙子啊!”

    “您的孙子?”李妮无语,“不是我看不起我哥,这流掉的是不是您亲孙子还得另说。”

    医院这边,王娜拎着包去公交车站,似乎被女儿的一番话点醒了。

    女儿说的有道理。

    那孩子,是不是儿子的种,都不一定。

    坐上了公交车,王娜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哭红眼睛,心里想着等过两天的,一定得逼着那个小贱人,把首付的房子吐出来。

    公交车走了几站,等红灯的时候,停在路口,一家大型商场在搞活动。

    车上几个大妈讨论了起来。

    “这卫生纸卖这么便宜,二十一块钱一提?真假?”

    “还有广告上宣传的那个鞋啊,上周我跟我女儿来试穿,打完折还八百多,现在399了。”

    王娜看过去。

    这一看不要紧,商场门口,站着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

    在发传单。

    “等会等会,我下车!”王娜不管不顾,司机说了这不是站点是等红灯的路口不让下,可王娜死活就要下。

    下了车,王娜悄悄走过去,看了半天,确定发传单的人就是阮白。

    “你好,麻烦抽空看一下。”阮白边发传单,边按照老板说的做。

    王娜站在一个公告牌后,拍了阮白的照片,给李妮发了过去,问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小白的父亲病了,经济压力大,不兼职怎么活?”

    “她不是被有钱男人养着?落到这个境地,是被人家甩了?”王娜问。

    “打住,那个造谣的大妈早晚得报应!”李妮替老妈智商着急,“您见过哪个被包养的情人顶着烈日去发传单的?皮肤晒伤一点,几万块的护肤品也补不回来!”

    王娜望着远处辛辛苦苦发传单的阮白,情绪突然变得沉重,想想这一个多月来发生的事情,自己错把阮美美当好姑娘,却冤枉了这样一个吃苦耐劳的准儿媳妇

    王娜把阮白发传单的照片发给了儿子,还说:“小宗,听妈一句话,把小白追回来,妈把小白现在的地址给你。”

    t集团大厦。

    慕少凌坐在办公室,磁场强大,忙完手上的工作,他被催促着带两个孩子前往舅舅家。

    张行安出狱,亲戚朋友都到场祝贺,舅舅家摆了场面不小的酒宴。

    “舅爷爷”董子俊开车抵达张家门口,慕软软就下车,朝舅爷爷跑去。

    老人家开心的抱起小家伙。

    此时张家的后院。

    一个亲戚家的小朋友在游泳池里学游泳,张行安命令助理下去陪游,保证孩子安全。

    助理哪敢不从命?放下手机,脱了衣服,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这时,助理的手机响了两声。

    张行安低头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却看到屏幕上有个熟悉的名字“阮白”,他拿起地上助理的手机,打开看。

    群友发的消息:“阮白,这是她现在的地址,昨晚你没上到她是我的失误,你想去这家商场门口看看她本人么?”

    附带一张阮白发传单的照片。

    张行安将照片转发,发到自己手机里,并且默默记下了这家商场的位置,随后删掉助理手机里的消息。

    在张行安拿了车钥匙准备离开家时,慕少凌领着儿子走了进来。

    张行安第一次认真打量慕湛白,这小子,刚出生还没满月,他就进了监狱,五年多再见,他猛地一瞧,这小子不知哪里长得有点像方才照片里那个阮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