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32章慕少凌克制不住的占有欲

    阮白想告诉快要疯魔的他,上次那种,不会怀孕。

    可是嘴被堵上了不能说话。

    还有,她想起慕少凌之前用手机查过,网上专业的医生回答他说,边缘姓行为,也存在怀孕的几率,只是几率不大。

    但总归是有几率。

    想到这里,她变得心慌不已。

    这几天累得快要精神衰弱,脑海里一片混沌,她怎么都想不起,上次自己到底有没有吃下紧急避孕药。

    阮白记得自己买了药,放在了包里。

    吃没吃,什么时候吃的,一概都没有印象了。

    阮白从没像现在这样惧怕意外怀孕,怀上慕少凌的孩子,那简直就是对她的折磨,罪孽

    不知不觉,她悲从中来。

    “怎么哭了?”慕少凌看到她眸子里凝聚起一片雾气,最后变成眼泪,流了出来,他到底还是不忍心,轻声询问。

    他脸上的阴沉,也逐渐退散。

    阮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直到他的唇,轻轻地落在她的眼睛上。

    她本能的闭上眼睛。

    眼皮顿时有了一片温热的触感,是他的薄唇压在上面,吻掉了她的眼泪,然后向下,吻掉她脸颊上的那些泪痕。

    慕少凌的声音蓦地变得沙哑:“你让我怎么办?你在我的世界里来了又走,快速抽身,想没想过是个男人就不会答应?”

    阮白说不出话,只是哭,她别无选择。

    “我喜欢你,从在小镇上那年起就喜欢你,但喜欢在我看来是可以克制的,对我来说,爱却不同,我找不到任何办法,克制我爱上你以后被激发出来的占有欲。”慕少凌一字一句,说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

    她低着头,不给他看她的表情。

    慕少凌沉默良久,最后叹息:“算了。”

    放开她的身体,他转过身去,点了根烟。

    背对着她吸了几口,尼古丁的诱惑味道,非但没使男人的情绪变好,相反还变得更差。

    回家的一路上,她没说话,慕少凌也不说话。

    到了租住的小区门口,她下车,眼睛干涩的疼着,叮嘱自己下了他的车以后,千万不可以再回头去看他。

    爷爷在家。

    “小白回来了?”

    “嗯。”她点头,换了拖鞋然后进去卧室。

    爷爷在看新闻。

    出去见陈小北之前,阮白给爷爷做了晚饭,一个排骨,一个炒青菜,都是爷爷爱吃的。

    阮白盛好米饭给爷爷,又给爷爷夹了排骨:“爷爷,你牙口还好,喜欢吃就多吃点排骨。”

    爷爷接过饭碗,忍不住感伤起来:“唉,爷爷有时候忍不住想,活太久了也不好,老了老了,成了你的拖累”

    阮白赶紧安抚爷爷:“怎么会是拖累,有爷爷陪着我,我才觉得幸福也只有跟爷爷坐在一起吃饭看电视剧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也是有家人的。”

    说完这些,又怕爷爷看到她眼圈通红,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她赶紧起来躲去厨房,边走边说:“好像忘了拔掉电饭煲的电源,我去看看。”

    陈小北订的地方消费不低。

    阮白坐下的时候,有点忐忑,四处看了看。

    陈小北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安抚道:“我们可以只来一次,或者你想来的时候再来,只是想让你能跟其他恋爱中的女生一样,享受到该享受的,我不会总这么铺张浪费。”

    阮白没想到,陈小北会这样说。

    先吃了饭,之后开始点饭后甜品,这里只有甜品是重头戏。

    可是,当陈小北点甜品的时候,服务员却说:“抱歉先生,甜品师傅家里发生急事,回家去了,今天不能做您要的这种甜品,您看看,要不要换一种?”

    换一种,来这里吃的意义就不对了。

    陈小北不想刻意浪漫,也不是主张浪漫的人,只是一个女生愿意跟他在一起,过未来平凡的日子,他就应该将心比心的能给她多少就给她多少。

    将来出去,别人聊起本市最有名的甜品,他的妻子阮白,也可以不自卑的说一句“我老公带我去吃过”。

    “我预约的时候,告诉我甜品师傅是在的。”陈小北觉得不可思议,这种高级餐厅,甜品师傅居然会突然离开。

    而且看向隔壁桌,隔壁桌比他们早来不长时间,隔壁桌怎么就有那道甜品?

    甜品师傅,走的未免太不是时候了。

    “没关系,吃什么都一样,而且我也不太喜欢吃甜的。”阮白不想陈小北心里不舒服,故意这样说。

    服务员坚持甜品师傅不在,一直微笑着给陈小北道歉。

    陈小北最终无法,只好换了其他甜品。

    两个人离开的时候,陈小北开车送阮白回家。

    正式确定恋爱关系。

    “你要不要,去见见我父母和姐姐?”陈小北在路上问道。

    “你决定,如果你觉得什么时候应该见面,想让我去见,我就去见。”阮白觉得,见父母不等于就要立刻结婚。

    让他父母见一见她,如果他父母觉得她配不上他们的儿子,她也好早点退出,不耽误这么优秀又质朴的陈小北。

    聊了一路。

    按照导航提示,陈小北将车停在了小区门口,不舍的说:“到了。”

    阮白解开安全带,说了声“谢谢”,就要下车。

    “下次,我再带你去吃那家甜品。”陈小北感到很抱歉。

    阮白点了点头,没说太多客气的话,进了小区。

    回到家中,她换鞋的时候开了灯,叫了一声:“爷爷?”

    没有人回答她。

    “爷爷?”阮白放下包,去了爷爷的卧室找,也没人。

    家里找了一圈,没看到人,阮白这才拿起手机拨打爷爷的号码,却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

    这个时候,有人按门铃。

    阮白几乎想也没想,就以为是爷爷下去遛弯回来了。

    可是打开门,门口站着的却是一个穿着制服的男青年。

    “您好,您的甜品速递。”

    对方很有礼貌的送上一个包装精致的食盒。

    阮白怔住了。

    甜品?谁送来的?甜品食盒上的标志,正是她跟陈小北去吃的那家,甜品师傅不是有紧急的事情回家了吗?

    这甜品,是谁做的?

    最主要的是,爷爷呢?

    阮白顾不得其他,先下楼去,寻找突然没了音讯的爷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