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46章她泛起红潮的脸颊

    阮白抬起头来,看到了张行安。

    “爷爷怎么样?”张行安没有去打扰阮白跟小家伙的相处,而是走到了病床前。

    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阮白本能的戒备起来,脚边的小家伙抱着她大腿,仰起头,张着小嘴无声地说:“小白阿姨,你别怕。”爸爸很会就会回来了。

    张行安坐到病床前,看了看脸上伤口结痂的老头儿,他不由得心生愤恨,那些人,怎么把老头儿伤成了这样。

    但倘若不伤成这样,他也不能逼得阮白乖乖就范。

    想来想去,他开始纠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到底是错误的,还是人性都如此?你不狠,就会错失很多。

    爷爷醒了。

    虚弱的问:“行安来了?”

    “爷爷。”阮白过来,紧张着拿了枕头垫在爷爷脑后。

    张行安:“对不起爷爷,如果不是我的疏忽,您不会遭到绑架。”

    老头儿是被张行安亲自送来医院的,而张行安给老头儿的解释,也早就想好了。说辞,跟绑匪的说辞也都吻合。

    绑匪在空旷的厂房里,辱骂老头儿:“你是张行安的爷爷吧?靠!你孙子举报我们大哥强x少女,真他妈的多管闲事!今天我就收拾了你,让你孙子给你哭坟尽尽孝!”

    这段视频,张行安看过,所以才有了这套天衣无缝的说辞。

    “这不怪你”爷爷说。

    老头指的是,张行安让警察抓强x少女的禽兽,这种正义的行为没错。但碍于屋里有孙女和五岁的小孩童,爷爷没明说。

    张行安待了十来分钟,说要回去。

    爷爷叫了叫站在窗边背对他们不知脸色如何的孙女:“小白,出去送送行安”

    阮白有话对张行安说,所以出来送。

    慕湛白甩了小鞋子,一股脑爬上病床:“我太爷爷刚才来看您了,您没醒,我爸爸就又把我太爷爷送回去了。”

    “你太爷爷来过?”阮老头一愣。

    小家伙眨巴着跟阮白很像的大眼睛:“太爷爷说,明天他带棋盘来,杀几局!”

    张行安走到电梯前,就见阮白转身。

    男人不满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这就是你所谓的送我?”

    阮白出来是因为原本想跟他谈谈,但想了想,跟这种卑鄙无耻的男人,有什么好谈的?谈得通吗?谈不通。

    阮白抬步走回病房。

    她的手机震动。

    掏出来一看,是微信语音消息,但发来消息的人她并不认识。

    阮白按了一下,把手机搁在耳边听。

    张行安的声音从语音消息里传来:“你出来送我,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听到他的声音,阮白皱眉看着手机,自己什么时候加的张行安的微信?难道,是那天晕过去后,张行安加的?

    痕迹都被删除了。

    第二条语音消息,张行安又说:“欲言又止,没跟我说话,你是明智的,我直觉你说不出来顺服我的话,你可能会提出我们离婚这种无理的请求?还好你没说,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在医院里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

    第三条语音消息:“我出门的时候跟爸妈说,来接老婆,回家睡觉,现在我一个人回去,你公婆可能会觉得你不太懂事”

    “少凌怎么还没来接湛湛?”爷爷问门口傻站着的孙女。

    听到爷爷的话,阮白才回过神来,随手把张行安的微信拉黑。

    “可能,路上堵车吧。“

    阮白说话吞吞吐吐。

    她想跟爷爷摊牌,告诉爷爷,自己跟慕少凌是不可能的,别再误把慕少凌当成孙女婿

    老人家的承受能力总是不如年轻人。

    她给爷爷盖了盖被子,垂着睫毛说:“爷爷,我觉得我跟慕少凌,有很大的差距,您觉不觉得”

    爷爷抬眼,打量着说这话的孙女。

    阮白看了看爷爷,也看了看慕湛白,她不想慕湛白听到,可是孩子太小,又能支开到哪里去呢。听到也就听到了。

    “差距是有的,这个咱们得承认”爷爷安抚孙女自卑的心,“但你跟了他,不是图钱,是图他的人,不是吗?”

    “人我也不想图了,很累很累。”阮白知道,顺着这个思路说下去,是对的。

    爷爷愣住,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但爷爷也看到,孙女的眼睛里,有一股怎么都遮掩不住的水光

    五岁的慕湛白听出了小白阿姨的意思,扁嘴:“我爸爸,其实还是不错的”

    抬头看着小家伙,一想到只要跟爷爷说清楚,她就再也不用看到慕少凌和湛湛软软,她就说不上心里的酸楚是什么。

    慕湛白突然没有安全感,喋喋不休的推销老爸:“他很会赚钱,个子高,长得帅,基因好脾气差是差了点,可太爷爷说他是太劳累了,看不惯笨的人拖后腿浪费他时间才发脾气,对了,我爸爸不会洗衣服做饭,可是这些可以学啊”

    “除了这些,你爸爸再就没有什么特长了。”阮白这句话纯属是瞎说来堵住小家伙嘴的。

    慕湛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努力想着爸爸的优点。

    “阿姨跟你爸爸不合适。”

    阮白抱过小家伙,搂着,分明已经快要彻底解脱了,可为何心却陷入一个苦涩的泥沼。

    慕湛白被小白阿姨抱在怀里,还没来得及伤心难过,就看到不知何时推开门,站在门口的爸爸。

    “爸爸?”

    “下地穿鞋,该回家了。”慕少凌把儿子抱下床,让他自己穿好。

    小家伙找到一只鞋子,另一只鞋子早甩的不知哪里去了

    穿着一只,到处找另一只。

    阮白在整理慕湛白的小书包,把文具盒放进去,慕少凌却走过来伸手,拿过儿子的小书包拉上拉锁,不冷不热的扔下一句:“想睡你,还得有特长才行?”

    回头看了一眼病床那边的爷爷,确定爷爷没听到,她尴尬的脸上涨热。

    男人侮辱的话,把她气得不轻:“是要特长,可是你没有!”据她所知,这个男人除了精神麻木的只知道赚钱,什么特长都没有。

    当然,对于全世界人来说,可能会赚钱这一点就胜过了其他男人千万个特长。

    跟他说完这句话,她就转身。

    可手腕却被攥住。

    她回头,男人直白的话,一字一句砸在她泛起潮红的脸颊上:“我浑身上下哪个部位特长,你没试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