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72章他太迷人强势

    阮白早已恢复如初的脸颊,唰地一下又红成了一片。

    “不用了,我没事。”

    她微微皱眉,想挣脱他再一次开始升温的怀抱,怕他受不了,控制不住,可她的力气根本挣脱不开,被压在床沿。

    男人手伸下去。

    她惊恐的看他,不知道他究竟要做什么。

    两腿间一凉。

    什么被他扯了下去。

    她怯懦的视线望进了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唇瓣被突然附身压下来的男人牢牢吻住,吮吸声连连。

    她害怕熟悉的痛感再来,本能的拒绝。

    慕少凌的下一步动作,直接让阮白的脸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他检查她。

    阮白根本没被他之前的行为弄伤,只是当时很疼,现在那股子疼痛已经得到了缓解。

    “不要不要看”她挣脱不开,只好难受的去扯被子,试图把自己的身体遮住,不让男人大喇喇的看。

    慕少凌认真检查了一遍。

    没受伤,他很欣慰,如果弄伤了她,他会觉得罪过。

    大手抚磨上她的白腿,一阵颤栗席卷着她薄弱的意识,唇齿间的嘤咛因他的热吻而又一次溢出

    羞涩的情潮从她每一个毛细孔里渗出。

    阮白就快要崩溃了。

    “换种方式,我会让你喜欢。”慕少凌比她年纪大,比她成熟,在这方面是个无师自通的成熟男人。

    手上做出的举动,让她出乎意料瞪大眼睛的同时,下一刻咬着嘴唇又不得不闭上眼睛,全身战栗、紧绷。

    双手牢牢抓住了男人的胳膊,扣着他的西装。

    雪白的脚趾也羞耻的蜷缩起来,身下的被子被蹭压出了褶皱。

    慕少凌身高腿长,西装革履的侧身躺在床上,还是白天绅士的模样派头,健硕的身躯半压着她,嘴上细细地碾吻着她的唇瓣。

    “唔嗯嗯”

    很快阮白就彻底找不到自己的意识了,灵魂游离在他手中。

    全身朝他贴了上去,白白的好看脚趾蹬的被子一片凌乱。

    身体变得发紧起来。

    “够了,唔”

    她觉得身体正在羞耻的因他而盛开。

    一分钟,阮白就不行了,难受的脸颊额头上都是潮湿的薄汗,难耐的哼着,用力磨蹭身下的真丝被单

    “这么快就到了,嗯?”慕少凌的声音里充斥着浓重的鼻音,性感醉人。

    阮白再度颤抖。

    她开始失魂沉沦,之后发生了什么她像晕死过去了一样都不知道,身体被抚捏的极致敏感,碰一下都要叫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番火热的缠绵舌吻后,她被轻轻放下。

    男人走去洗手间的方向,水龙头打开,泄下水声。

    慕少凌洗了个手,他的手指修长漂亮,骨节分明,每一根手指都非常有力量,挤出洗手液,洗了一遍十根手指。

    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方才弄过她,慕少凌眸底发热的看着,回味着,拿起干爽的消毒毛巾擦了擦手。

    有那么一刻,他竟然变态的不舍得洗掉。

    回到卧室,他走到床前,抱过不抬头穿衣服的她,附身给了她火热的舌吻。

    一吻完毕,他退出她甜美的小嘴。

    深吻后的嘴角被牵出一条暧昧银丝。

    阮白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他车上的。

    她表达过,坚持不留宿在他酒店的套房里,恋爱第一天就夜不归宿,李妮会笑话她,恋爱同居发生关系在一天内完成。

    是他太迷人强势,还是她太寂寞渴望。

    黑色路虎停在街道路旁,慕少凌下车,去了一家连锁的24小时便利店,简直走到卖女性用品的区域,直接目标准确的拿了一盒內裤。

    值班的女服务员目光紧紧盯着方才进来的高大男人,惊讶的甚至都忘了说“顾客您好!”

    a市长的帅的男人比比皆是,白天晚间来过便利店的也不计其数,阅人无数的服务员这一刻还是吃惊了,这个男人,双腿长直,五官轮廓刀削般立体精致,新时代的男明星恐怕也没有能及得上他一根手指头的。

    慕少凌递过来一盒内衣。

    掏出皮夹,问:“多少钱?”

    服务员听着男人磁性低哑的声音,骨头一阵酥软,偷偷看了掏钱的男人一眼,说道:“85块”

    慕少凌放下一张一百的人民币,转身离开。

    服务员双手去拿钱,眼睛还盯着男人消失在便利店门口的背影,颀长挺拔,浑身冰冷的气场那么禁欲,可他买的女人穿的底

    底裤

    禁欲的气质加上纵慾的现实,叫人疯狂了。

    回到车上,慕少凌把盒子递给她。

    “什么。”阮白身体虚软无力,问完,伸出手,去接了过来。

    两人沟通的过程里,她没抬头看他一眼。

    慕少凌很好奇,她究竟要脸皮薄到什么时候,这次并没有彻底真正的做下去,只是他的手指,服务了她。

    他很期待,她那里能容纳他的那天。

    阮白低头摆弄着盒子,里面三条装的,是她喜欢的款式和颜色,他记的没错。

    坐在他的车里,她其实尴尬的呼吸都烫到自己,身上那条,被他之前在酒店套房里扯坏了,现在,她空着的

    李妮很意外阮白还能回来。

    “加完班了啊?我还以为,你会被老板拐去家里一起睡觉什么的。”说着,李妮接过阮白手里的包包和笔记本电脑。

    “我先去洗个澡。”阮白说道。说完,急匆匆的去了浴室。

    李妮哼着歌继续敷面膜,看电视剧。

    阮白累得浑身酸痛,想起在他床上的羞耻画面,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洗完了澡,倒在床上不到五分钟就睡了过去。

    闹钟响,仿佛就在眨眼之间,可她醒来看到的时间的确是凌晨三点。

    昨晚的图没画完,她要在三点起床加班完成,否则明早无法交差,打开笔记本电脑,右下角弹出一个框框。

    一封新邮件。

    阮白打开,发现这是陌生人的邮件。

    看到邮箱里的内容后,她愣住了,是慕少凌发过来的画完的图,他昨晚,帮她,完成了这次的图

    阮白抬起手,犹豫着打了一行字,

    打完,脸红的又删了。

    最终只发过去饱含感激的三个字。

    “谢谢你”

    不用加班,阮白倒头又睡了两个小时。

    订了闹钟五点多起床,打算在上班之前去医院看一看老爸的状况。

    她比李妮出门早。

    这个时间的街上也不是没人,24小时开业的超市和药店敞开着门,阮白走去地铁站的路上,看着眼前的药店,进去了。

    “给我一盒避孕药。”她不好意思的对服务员说道。

    昨晚,慕少凌在她的双腿间蹭。

    白浊烫到她的皮肤。

    他的那个,流到她那里。

    她怕意外怀孕。

    买好了避孕药放进包里,她站着没走,其实还想买一种药,就是能消肿的药,消那里的肿。

    被弄得红肿,是她昨晚洗澡才看到的。

    可是羞于启齿,阮白最后低头走出药店,没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