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96章冰火两重天,叫人不适

    “我们对彼此来说,不是对的人。”阮白逼迫自己抬起头来对视他的眼睛,认真说道。

    只有这样的神情下,说出来的话才具有可信度。

    这两天来连续的崩溃大哭,心情抑郁,成功让阮白的眼睛里染上一缕哀愁,哀愁之下,她眼神坚定的望着别人无论说什么,大抵都是有可信度的。

    慕少凌低头看着她的眼神,依旧深邃,且如往日一般灼热,但他眼神里仿佛也在此刻掺进去了许多碎冰渣子,冰火两重天,叫人不适。

    “我去上班了。”阮白躲开男人嵌住她的大手,走向电梯。

    电梯来得很快,她走进去。

    一路向下的电梯里,她艰难的,轻轻呼吸着周围的空气。

    路上忘了买早餐,阮白饿着肚子来到医院。

    阮利康住的高级病房和随诊医生之前都由慕少凌全权安排,阮白快速的跟医院做了沟通,表明了条件有限,无法再住这类高消费的病房。

    以她的薪水,根本供不起,而且花的多半都是冤枉钱。

    阮利康转去了普通病房,心理非但没有落差,反而还很欣慰。

    被扶着躺在病床上,阮利康看了一眼女儿,说道:“都讲人人平等,但某些方面就是无法平等,有钱人的世界和咱们穷人的世界从来都不一样,爸爸希望你能凭自己的努力过得好,切记,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要委屈了自己。”

    “我明白。”阮白听出了老爸的话外音。老爸大概以为,她为了钱,被男人包/养了

    阮利康其实早就在心里有一个担心。

    高级病房,第一医院的名医会诊为他治疗肺癌,这说明了一个问题,女儿背后,有“大人物”支持。

    这个“大人物”多半是个男人。

    若是女人,那个女人就是恩人,女儿这样的性格一定会把恩人带过来,让父亲见一面,道一句谢。

    女儿没带那位“大人物”过来,说明女儿也觉得他见不得人。

    这个见不得人,并不是这个人丑,或者怎么样,而是贫富差距巨大,无法沟通交流。

    女儿和那个男人之间一定有跨越不过去的鸿沟,因此,那个男人即使帮忙,也只能在背后出钱出力。

    身患肺癌,已经给女儿造成了拖累,阮利康不敢干预女儿的私人问题,毕竟女儿已经二十四岁,成年人了,懂得取舍、选择。

    从高级病房转到普通病房,阮利康欣慰的是,女儿估计跟那个“大人物”断了关系。

    不管女儿跟对方是“情人关系”还是“男女朋友关系”,其实断了都好,这种贫富差距大的两类人,注定长久不了。

    安顿好老爸,阮白又去填单子签字。

    医生正在请示院长,院长亲自打了个电话给董子俊。

    董子俊还在家,没到上班时间,这会儿接了电话也是诧异,问:“怎么突然要换病房?”

    “阮小姐说,她和她的父亲承担不起医院的高消费医护条件,只能转到普通病房住下。”院长按照医生汇报的,如实告知。

    “院长您等我两分钟,我请示老板。”董子俊说完,挂断,接着拨通了老板的私人手机。

    打开了浴室的花洒,调了水温,董子俊却听手机里传来对方无法接听电话的提示音。

    拨过去几次,都是一样的提示音。

    无奈之下董子俊只好打去慕家老宅。

    “喂?这里是慕家老宅。”保姆接了电话。

    “你好,我是董子俊,慕总在不在家?”

    老宅里,张娅莉坐在沙发上看早晨报纸,抬眼问保姆:“谁打来的?”

    “董先生。”保姆说完,张娅莉想了想,撂下报纸接过电话:“董子俊啊,你一大清早打过来什么事?”

    “太太,我有急事找慕总。”

    张娅莉:“少凌生病了,今早回来头就烫得厉害,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董子俊想了想,阮小姐对于老板来说,算是情人?这种情人在老板的母亲眼里,上不上得了台面?

    犹豫片刻,董子俊撒了个谎,说了公事。

    张娅莉也不懂公司的事,对他讲,回头等少凌醒了,会代为转告。

    挂断电话以后,董子俊给医院打了个电话。

    “阮小姐执意要换病房的话,那就按照她说的做,都听她的”

    阮白离开医院急忙又赶去公司。

    忙碌起来的时候恨不得能分身成两个,一个处理公事,一个去处理生活中的私事。

    来到设计部的时候,出了电梯她就看到站在接待处摆弄手机的李宗。

    李宗也抬起头来看她,四目相对,却相对无言。

    “早。”李宗难得的主动打招呼。

    阮白当做没听到,进了设计部。

    坐下,打开电脑开始忙碌。

    李宗拿着手机去了男洗手间。

    外面接待处的一个女实习生,对另一个实习生说:“李宗还对阮白余情未了吗?我看到李宗偷拍阮白了!”

    “两人虽然分手了,可是毕竟还在同一个部门,大活人天天见,有什么好偷拍的搞不懂。”另一个实习生吐槽完,开始工作。

    男洗手间。

    李宗把照片上有公司办公背景的地方都打了马赛克,怕被人认出来,最后只留下阮白的身影,发送到群里。

    第一张照片是阮白刚出电梯的时候,李宗假装摆弄手机偷拍的。照片里没有阮白的脸,只拍了脖子往下。

    第二张照片是阮白进设计部的时候,李宗从她背后偷拍的,照片里有阮白的整个完整的背影,臀部和细腰都拍上了。

    李宗在“绿群”里用的小号,化名。

    网友a:“那个新来的,我就好你前女友这一口的,职场女性啊,瞧瞧照片里那个一步裙,我好想现在就撕了它,一睹裙子里头的春色,身材不错,我他妈快流口水了”

    网友b:“楼上那个大哥的老婆我上过,是个萝莉,一开始还不愿意,别别扭扭的,现在不也玩野了玩嗨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先试一下他的萝莉老婆,会的特别多,保准你满意还想再搞。”

    李宗在洗手间里抽着烟,眯起眼睛,低头回复:“今晚吧,今晚我定地点,你让你老婆过来。”

    网友a:“没问题,我老婆随叫随到,那你前女友,什么时候弄出来给我?”

    李宗:“两天后吧,两天后我们部门有个欢迎新同事的聚会,所有人都得去,喝酒唱歌完毕,我给你安排一个下手机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