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98章阮白慕少凌洗手间里尴尬遇见

    慕湛白只说了一句“偷看到吐血了”,然后很快就挂断了,阮白没办法不心急,坐在出租车里回拨了过去。

    “怎么办?”才要把手机还回去给小叔叔的慕湛白,看到手机响起,惊慌了。

    小叔叔存储的名字是“嫂子阮白。”

    慕湛白知道这是小白阿姨。

    “接起来。”慕老爷子催促小曾孙。

    “哦,好!”慕湛白做坏事被老师抓到一样,立正小身板接了:“喂,小白阿姨你你来了吗?”

    “我在去的路上了,湛湛,告诉阿姨,我爷爷现在怎么样了?需不需要送医院?或者你让大人接电话。”阮白在考虑要不要叫120救护车过去。

    吐血不是小事情。

    慕湛白开了免提,在两个老头的教导下,说:“叫了家庭医生,我太爷爷叫的,还在还在房间里检查你快来吧小白阿姨!”

    说完这句,慕湛白又按了挂断键。

    “干得好,干得漂亮!”两个没节操的老爷爷摸了摸小曾孙的脑袋,夸赞道。

    小家伙心砰砰跳得厉害,他很自责,在两个老爷爷的威胁唆使下,他居然欺骗了最善良的小白阿姨

    李宗第一次只坚持了十分钟不到。

    缴枪了。

    “怎么这么快嘛”萝莉撒娇的用手指在他身上抓来抓去,还想要的样子。

    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别人的老婆,而且玩得很开,什么都会做,他承受不住。

    “再来一次?”李宗不想放过这次难得的机会,虽然以后想玩,还有得玩。

    白天上班,加上阮美美的逼迫,给了他太大的压力,他只想利用这个自由的时间好好的快活快活找到属于他男人的尊严。

    抱着别人的老婆,他开始了第二次。

    “啊啊啊慢点”女人的后背被顶在墙壁上,皮肤和粗糙的水泥墙产生摩擦,有了痛感,“唔老公”

    李宗有一种“偷”的感觉。

    这种感觉,供给了他身体和灵魂源源不断的快乐!

    “是我厉害,还是你老公厉害?告诉我”李宗突然动作停止了,逼问女人。

    “你当然是你”女人祈求的哭了起来:“呜呜给我快给我”

    李宗自尊得到大大的满足:“好,都给你!!”

    第二次结束后,李宗去了洗手间,找到一根水管冲洗。

    女人穿好了衣服,拿起地上李宗的手机,玩了起来。

    “密码多少,告诉人家嘛”萝莉撒娇道。

    李宗沉默,认为这种关系下,不应该让对方知道太多真实的信息,私生活相关的一切问题都应该是保密的

    女人拿着他的手机去了洗手间。

    李宗像个情窦初开的少男,突然拽过她,想要一次又一次。

    快速做完以后,体会到了腰痛的感觉,但他也把手机密码告诉了女人。

    反正是这种约出来玩的关系,都不要脸了,身体的满足过后,没人会去触碰对方的私生活

    打开照片,看了一圈,又看了微信聊天记录,萝莉笑着说:“哇,你老婆怀孕了啊?”

    “女朋友。”李宗擦着身体,纠正。

    “怀孕多久了?”

    “还不到两个月。”

    “有人对这种很感兴趣,你要不要介绍给别人啊?”萝莉抬头,眨巴着眼睛说:“会拿到钱的,介绍费很可观的一笔”

    李宗:“还可以这样?”

    “对啊,千金难求。”萝莉哄他:“我看你是出来玩的,一定也不介意这么做吧,反正你肯定也不爱她,不然你干嘛上我?你想一想吧,要是同意了的话,我可以帮你牵线。”

    李宗不爱阮美美,这他可以百分百确定。

    出来玩了一次,他的心境的确变了,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但是,阮美美肯定不会愿意。

    “她不会出来玩这个。”

    “有得是办法让她自愿献身只要你有这个心,其他的,交给我好了”萝莉信誓旦旦的朝他保证道。

    李宗沉默了。

    “沉默,就等于你同意了哦。”少妇亲了亲他的脸庞,把阮美美的几张照片,发送到了自己的手机上去。

    方便介绍给别的男人。

    阮白抵达了慕家老宅。

    保姆带她上楼。

    而慕湛白站在卧室门口,老实规矩的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像做了什么亏心事

    “爷爷,怎么好好的就吐血了?“阮白一进去,就扑到床边上看自己的爷爷。

    阮老头躺在床上,虚弱的喘着气,被子捂在身上热的额头出了一层薄汗,这层薄汗,让老人家看上去病态更重。

    慕老爷子在一旁站着,叹息:“好在是稳定下来了,医生给开了药,能暂时抑制住,你爷爷这是忧愁多虑,气血攻心。”

    阮白点头,对慕老爷子致了谢。

    爷爷身体不差,但也不好,毕竟已经到了这个岁数,身体的各个器官都在一点一滴的衰歇下去。

    “爷爷,我带你去医院。”借着这个机会,阮白想带走爷爷。

    但慕老爷子也不是吃素的,立刻说道:“不行,医生说了,你爷爷目前的这个身体状况,颠簸不得,就是下地走路都不行,何况坐车穿过大半个城市回家!”

    阮白低头,沮丧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总不能爷爷的问题一直让慕家负责,她跟慕少凌已经正式分手,在慕少凌那里,她不带走自己的爷爷,是不是脸皮很厚的行为?

    “去给你爷爷拿条湿毛巾,擦擦汗。”慕老爷子吩咐。

    这间房是慕少凌的房间。

    阮老头本想去其他房间“装病”,但慕老爷子不同意,为了撮合孙子和孙媳妇和好如初,必须病倒在孙子的房间才合适。

    慕少凌之前去了洗手间,还没出来。

    洗手间够大,分干湿区,关上门的时候很隔音。

    阮白不知道慕少凌在家。

    去找湿毛巾的时候,她没有什么顾忌的直接推开洗手间门。

    但是在进去的一刹那,阮白呆住了。

    慕少凌似是刚淋浴完毕,正开门从湿区的浴室走出来,浑身上下什么也没穿连一条浴巾也没围着

    所有男人的特征,一览无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