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52章坐到慕少凌怀里的小白……

    她找了这个男人一整天。

    没想到,却在这里遇上了。

    只是遇上的境况有点糟糕。

    他是腰缠万贯,挥金如土的客人,而她,是各方面都普通,抱着箱子贩卖计生用品的服务人员。

    慕少凌吐出一口青色烟雾,开腔朝她说话的同时,包房里但凡能听到声音的人也都看了过来。

    在场的男人,都是老熟人。

    一大半人,从小学起就跟慕少凌上一个学校,甚至一个班级。

    另一小半,也是成年后家族之间有不可分割的牵扯,并且又玩得很好的。

    这些男人里已经结婚的占极少数,没结婚的男人也都有了固定女友和各种各样的啪友。

    唯独慕少凌,身边从来都很干净。

    就因为这个令人费解的事实,曾经有人不怕死的找过漂亮听话的男生,往慕少凌床上送。

    想的是:慕少凌不喜欢女人,那应该对男人感兴趣。

    但那漂亮听话的男生最终也滚了回来,失魂落魄,怀疑自己没有魅力,否则慕总怎么不上他?

    经过多年来的观察,朋友们都明白了,慕少凌不仅不喜欢女人,男人他也不喜欢。

    可能是个无性恋者。

    由于工作太忙,把事业看得太重,慕少凌连恋爱都懒得恋,干脆做了一个无情无爱的无性无恋者?

    男人中罕见的极品、怪物。

    然后可能怕后继无人,他才提供精子,找女人帮忙孕育了两个小宝贝?

    此时此刻,慕少凌主动跟一个卖计生用品的妹妹搭讪,着实叫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个打着麻将的男人起身,用手指夹着原本唇边叼着的烟,叫过阮白:“甭管卖什么的,都先过来坐下。”

    阮白就这样被拎了过去。

    “坐他这儿。”那个男人很绅士,且有礼貌,算是非常尊重的邀请阮白坐去了慕少凌身旁。

    看到她听话的坐下,男人还特地去给她倒了杯矿泉水,表情,动作,态度,都像招待小祖宗似的招待着阮白。

    生怕阮白跑了。

    这可是慕大少爷二十九年来,第一个正眼瞧的女生。

    说她比大熊猫还珍贵,丁点儿不过分!

    “慢慢聊,有事叫我们。”男人伺候完小祖宗,回到麻将去继续抽烟、搓麻将。

    慕少凌休息的角落,跟其他空间有隔离。

    方才给阮白倒完水去打麻将的男人,离开前贴心的还把隔离屏风拽了过来,对里面两人的交流,不听,不看。

    “来这里卖什么?打开看看。”慕少凌的视线,仍然是隔着眼前缭绕的青色烟雾。

    她不动。

    也不说话。

    看了她半晌,他伸手过去,打开那个没有上锁的小扁皮箱。

    皮箱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贩卖的物品,上面一层,下面一层,都用弹力带绑着,在箱子里一排排陈列开来。

    箱內,所有物品都有一层花花绿绿的纸包装,设计的可够俗气。

    纸包装外面还有一层透明的塑料包装,能防水,起到保护纸包装完好无损的作用。

    慕少凌视线盯着那些物品,夹着香烟的左手,伸过去,用烟头把那些物品的包装,挨个都烫坏了。

    “”

    她还以为他在点货。

    等发现东西都被烫坏的时候,她沉默了。

    这个男人有多坏脾气,人有多刻薄,心情不爽起来嘴有多毒,她都了解。

    可是一想到湛湛和软软的可爱模样

    之前从董子俊口中得知的一切,说到底,都是自己分析的结果,虽然合理,但缺少实质性的证据。

    认儿女,不是一件随便的小事。

    阮白想听慕少凌亲口说出来,因为这样,才最可信。

    此时此刻,视线搁在计生用品上的男人,犹如掌握生杀大权的帝王。

    可能烟抽多了,也可能是天气降温原因,慕少凌的嗓音,细听很是沙哑:“你卖这个,我舅舅一家人知不知道?”

    “”

    阮白直觉,今天自己跟这个男人根本聊不下去。

    一开口,他就充满了恶意。

    “嫁给了张行安,还出来这种场所卖计生用品,他对你不好?缺钱缺成这样?”慕少凌语气刻薄,皱眉问道。

    “对不起,老板规定我们不能坐下陪客人聊天,你不买就不要耽误我去赚钱。”阮白抱着箱子,就要起身,也不想包装盒是否被他烧坏的事。

    慕少凌在她起身的同时,伸出手,攥住了她一只白皙莹润的小手。

    一切都那么自然。

    男人的大手,紧紧包裹着她的小手,看她僵硬的站着也不回头,就背对着他站着,慕少凌再也不客气,眼底有了肃杀之气。

    大手一扯,就把她扯到了自己坚硬的怀里。

    对上男人透着肃杀之气的双眼,阮白眼神无处安放,浑身发毛,腰上系着的小箱子被撞击的敞开着

    她喘着气。

    想挣扎起来,却被他固定在怀里动弹不得。

    男人身上挥发着古龙水的味道,并且混合着一股烟草味,惑人心智,被隔开的空间里瞬间升温。

    “如果想找女人陪,你可以叫这里的陪酒小姐这里有的,都很性感漂亮”她慌乱的说着,耳根发烫。

    慕少凌不理她的话,拿起一盒计生用品,仔细看。

    “你认为来这里玩的男人,会有人买你的避/孕套吗?”

    他没用过。

    问她的同时,由于距离太近,他的气息喷薄在她原本白皙,却逐渐红润起来的脸颊上。

    “你先放开我”阮白挣扎不出去,本能的用双手抓着男人宽厚的肩膀,借力,再挣扎。

    可这个姿势太暧昧

    他被她蹭的,一身的火。

    盯着她羞涩的脸,抱着她把她固定在怀里的同时,他拆开一盒避/孕套,微微蹙眉,低头问她:“给我讲讲,用这个东西的好处。”

    阮白一张笑脸涨得通红

    慕少凌视线在她粉嫩的脸颊和唇瓣上游移,性感的嗓音,给了她一个致命发热诱惑:“今晚,你听我话,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哪怕你要求我这辈子都不出现在你面前,我也决不食言。”

    “”

    阮白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为什么她直觉,这是一个圈套

    湛湛和软软横在他和她之间,这辈子都不相间,根本就不现实。

    她不能不见孩子,相信他也一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