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89章捉奸捉到自己儿子!

    张娅莉站在门外,眼睛从被挂断的手机屏幕上收回。

    做了大半辈子的女人,张娅莉的第六感直觉这个早晨不太对头。

    阮白接了电话,却一句话不说

    这个阮白,到底在搞什么鬼?

    还有,她隐隐约约听到,手机那边有叫叫床声?

    阮白的叫床声吗?

    想到这里,张娅莉的汗毛直竖!

    “阮白,你立即给我开门,开门来!”张娅莉迫不及待的想知道,里面的奸夫到底是谁。

    来之前,她给哥哥嫂嫂打了电话,哥哥嫂嫂明确的说过,她们的儿子张行安在楼上睡觉,还没起床。

    而张娅莉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更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因为董子俊亲口说,自己的老板在加班,连续整夜加班已经两天了,加完班就直接在公司睡下。

    据说,之所以要这么没日没夜的加班,就是为了不携带繁忙的工作镇上,全心全意的陪阮白。

    张娅莉一肚子的气,她这个当妈的,还有湛湛软软,哪一个在儿子那里有过这等待遇?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个阮白是个水性杨花的!

    丈夫在家里独身入眠,倾慕的男人为了她在公司加班,而她一大早上,却跟男人在家里鬼混叫床

    今天的这个“奸”,张娅莉发誓自己要抓个明明白白!

    这么打算着,张娅莉就大声的对着门,声音拔高了三个度的说:“阮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干什么勾当!你们总不能一辈子不出这个门吧?我告诉你,今天,我就在外面堵你们了!堵不到你们出来,我就不走!有本事你们插上翅膀飞出去!”

    张娅莉泼妇一般的在外面叫喊。

    而狭窄出租屋內的木板床,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随着男人双腿跪在床上快速的动作,床板发出的声响也变得此起彼伏。

    间或有两人混沌不清的呼吸声。

    阮白一边沉沦其中,一边努力保持清醒,怕他一不注意就化身为兽,只好在他快要好了的时候,不顾难为情的,攥住他。

    “啊”慕少凌大手包裹住的小手。

    上上下下,反复多次。

    终于,他出来了。

    阮白背靠着窗台,看着身前猛兽般的男人,她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平复下来。

    缓缓的抽回手,她脸红的滴血

    抱过被子,挡住自己的身子

    慕少凌低下头紧闭双眼回味许久,直到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随着喉结滑动,他睁开眼眸。

    阮白看过去,只从男人双眸里看到了炙热,似要将她融化掉。

    满屋子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将两人之间的隔阂和阻碍燃烧殆尽。

    阮白低头,可下巴却被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捏起,被迫迎接着他的薄唇。

    缠绵的热吻袭来,直到舌根和唇瓣都被男人吸舔的发痛,男人才从她的口腔撤离,转而去吻她的脸颊、耳根,火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耳侧

    张娅莉等在门外。

    可是等了一会儿,她就没有耐性了!

    继续拨打阮白的手机!

    通了,没人接听!

    就在张娅莉又要攥起拳头敲门的时候,门打开了。

    阮白站在门里,身上穿着保守款的纯棉睡衣。

    张娅莉愣在门外,先是看着门里站着的阮白,接着,视线往门口地上看去,果然,一双男士皮鞋。

    看牌子,看做工,混迹在时尚圈多年的张娅莉就知道,这双鞋价值不菲,设计更是出自国际名师之手。

    “有两下子,又钓上了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张娅莉的视线从那双男士皮鞋上收回,抬眼不可思议的看着阮白。

    阮白去关了门。

    回来后拿出一双拖鞋,递给张娅莉。

    张娅莉却嫌弃的直接踢开那双拖鞋,直接踩着脚上的细高跟鞋,进了客厅,把包放在沙发上。

    “那个男人的,怎么,不敢出来?”张娅莉想好了,如果对方是个大人物,a市金融圈或者娱乐圈内的,拿自己就以张行安亲姑姑的身份来捉这个奸,把慕家先摘得一干二净。

    “没有什么男人。”阮白平静的说着,去厨房给张娅莉倒了一杯白水,回来后,把水杯搁在沙发前的茶几上。

    张娅莉没喝,端庄大方的坐下,看着阮白问:“没男人?”

    阮白点头:“没有。”

    张娅莉定定的看了阮白许久,又转头看了看紧闭的卧室房门,最后看向门口:“那门口那双皮鞋,是怎么回事?”

    “那双皮鞋,是你儿子上次过来穿的,被湛湛洒了水,所以没穿走,董子俊又送的新鞋过来。”阮白解释道。

    “阮白,你真是不要脸到家了!”张娅莉摔了茶几上的水杯,起身朝阮白走过去,在阮白反应不及的时候,一把扯开了阮白身上的睡衣。

    阮白愤怒:“你干什么?!”

    “还说你这里没男人?背着我侄子,我儿子,大早上的伺候奸夫!阮白,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张娅莉看着她雪白的身上,那一块块暧昧至极的痕迹。

    脖子,锁骨

    就连肩胛骨那么难烙印下吻痕的地方,都被吸吮出了痕迹,这该是苟合的有多激烈啊!

    最惨烈的,还是胸上!

    不知道的还以为一早上跟八百个男人做了,才被折腾成这样!

    “啪——”

    张娅莉双目冲火的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嫁给了我侄子,背地里又勾引别的男人,你怎么能这么贱!”张娅莉扬起手就要给阮白第二个巴掌。

    阮白一把接住张娅莉要打下来的手!

    眯起眼睛,阮白跟张娅莉对视:“我在你眼里什么时候要脸过?不是一直都很不要脸吗?有目的性的勾引了你儿子,你口中的我的亲哥哥,勾引不成,又嫁给了你的侄子,跟我也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你不是一直都说,我是你生下来专门给你添堵的吗?怎么到了今天才知道给我这一巴掌?早在张家人慕家人面前,你怎么不动手?”

    张娅莉错愕的手抖了下,眼神闪烁。

    她只想捉奸,可没想让卧室里的“奸夫”知道自己跟这个阮白有什么血缘关系!

    传出去,毁她豪门太太的身份!

    但是明显已经晚了,卧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走出来的男人,虽是恢复了一身的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可眼神却冷得让空气里仿佛都凝结出了一层寒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