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13章阮白的心尖儿上颤了一下

    “爸爸,我想睡觉觉”软软依赖地趴在了爸爸的肩头,嘟着小嘴没睡醒的撒娇。

    阮白正下车,抬头就对视上慕少凌深邃的视线。

    方才被男人手背碰过的胸部,这会儿充斥着一股胀痛感觉,不知道是不是要来例假了,才会这样一碰就胀痛,这种敏感的感觉,比昨晚还严重,算算日子,例假应该也快了。

    慕少凌抱着女儿,看了看不顶用的儿子,又看向阮白:“你留下,看着孩子睡觉。”

    说着的同时,男人独断的把女儿放进了车里。

    董子俊有事务在身,做下属的向来比老板要忙碌百倍,边边角角的事情都要亲自操心。

    一辆空车停在小镇郊区,车里睡着个五岁小女孩儿,任哪个家长都不会觉得安全。

    阮白很愿意留下来照顾自己的女儿,但是,她看了一眼远处已经聚集在一起的同事,说:“他们,他们会怎么看”

    “随便他们怎么看。”男人眉目深沉,声线颇冷,把孩子放好后,回身点了根烟抽着,从她身边经过时,眼神锁死她的强调了一句:“怎么看,你都是跟我上过床的关系。”

    语气不重,可听在阮白的耳朵里,就是有一种针扎的感觉!

    今天的慕少凌,莫名其妙的醋意大发,是的,醋意大发,阮白自认自己还是了解他一些的。

    一个顾全大局的男人,肩负一身责任,不管是为了哪一方考虑,他都不能冲动任性的让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稳重的表现。

    阮白喜欢这样的男人,喜欢这种有脑子有谋略,而不是毛头小子一样遇事就挥拳头打架,还自以为很霸气的那种愣头青。

    但饶是沉稳如慕少凌,表面上表现的再是大气沉稳,背地里也还是醋海翻波了这一通。

    看着眉头紧皱,已经大步离开的挺拔男人,阮白吐了口气,回到车上,照顾睡着的女儿,低头,慢慢的附身,亲吻在小家伙白皙中透着粉嫩的脸颊上。

    一行人浩浩荡荡,高层吸取着老板的意思,全部记下,该拍照的地方拍照,回去设计图还是得改。

    午饭之前,有人开车出去买了盒饭回来。

    小镇上条件有限,大家吃的都一样。

    阮白在女儿睡醒以后,就带着小家伙下了车,都是来干活儿的,她一个人躲在车里,难免被人说闲话。

    躲清闲不是这个躲法,仗着自己跟老板有亲戚关系就偷懒,更是招同事不喜欢。

    软软醒着的时候,就屁颠屁颠地跟在哥哥身后玩耍,大人们忙碌着,都会顺便给照看一眼。

    午饭还没吃完,软软正黏过来指了指阮白盒饭里的青椒土豆丝嘴馋的时候,就见远处,一辆保时捷气势汹汹的开了过来。

    远处那段道路上,被扬起一阵漫天尘土,到了河流这边,尘土就没有了。车轮压过浅浅的水沟,溅起水花,停在了众人面前。

    阮白给软软喂饭的那只手,一顿。

    张行安的座驾,再好认不过了。

    他来做什么?

    “是表叔叔。”软软看了过去,下车的男人,一身休闲,精神头很足的模样。

    看来,他昨晚睡得还不错。

    在张行安走过来的一瞬间,周围同事悉悉索索的议论声,传入了阮白的耳中。

    虽然听不清大家交头接耳议论的是什么,但大概内容,作为今天早晨新闻当事人之一的阮白,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无非就是:张行安昨晚婚内出轨大明星林宁,现在立马赶过来给老婆认罪来了。

    更甚至有人端着盒饭在心里八卦的想:阮白之所以跟老板的表兄弟张行安闹离婚,恐怕就是因为早已经发现丈夫婚内出轨,忍无可忍,才提出了离婚。

    现在这绿帽子,更是戴的全世界都知道了。

    哪个女人受得了?

    而张行安不同意离婚,这里面有什么隐情,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豪门是非多,传的再怎么五花八门,也不及豪门里隐藏的真实真相来的精彩。

    张行安搬了一箱饮料过来,挺贵的那种,300ml一瓶,进口超市售卖单价三十八块。

    对于普通上班族来说,平时很少会喝,出门玩儿,有那个四十块钱,不如去买星巴克。

    “大家辛苦了,喝水。”张行安放下水,主动跟吃饭的同事们打招呼。

    “表叔叔好。”

    软软礼貌打招呼。

    张行安低头看着脚边的小豆丁,弯腰伸手:“来,给表叔叔抱抱!”

    “过来,好好吃饭。”阮白面无表情的扯过软软,让软软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转身给软软喂吃的。

    软软张开小嘴,吃着平时很少吃过的青椒土豆丝,一点也不觉得辣,太好吃了。

    过来拿水的同事,都含蓄地说了声谢谢。

    女同事a拧开水喝了一口,跟张超说:“看见了吗?一看就是经常带吃的带喝的去探女明星的班的,熟练的情场老手了,现在把这一套用在了自己老婆身上。”

    张超喝着水,觉得还是少惹是非为妙,赶紧装作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

    林宁一身休闲打扮走过来的时候,戴了帽子,几乎没有人认出来,只当成是张行安带来了两个普通女生朋友,或者亲戚。

    被叫来,是帮张行安哄阮白回心转意的。

    拿了水的同事,都识趣地去了远处,一边研究工作,一边吃着盒饭,时不时朝阮白那边看过去几眼。

    看着看着,就看到有人端着相机拍照,拍阮白,拍张行安,拍那个跟张行安一起过来的,始终没叫人看到正脸,背对着她们说话的清瘦女生

    而几个人中,阮白明显是发懵的,到最后,阮白站了起来,带着软软就要离开!

    “对不起,我还有工作。”

    就在阮白领着孩子转身之际,慕少凌从山上下来,身后跟着董子俊,还有两个手拿勘测仪器的人。

    两个工作人员被安排去拿盒饭。

    而慕少凌朝阮白走了过来。

    男人眉头紧蹙地看了一眼张行安,也认出了转过身的女人是林宁,但好似在他眼中,林宁就是个普通人,没惊讶,视线也没在林宁身上多停留。

    “怎么突然过来了。”慕少凌不咸不淡的问了张行安一句,大手摸了摸被阮白领着的女儿的脑袋,父爱突然爆棚的同时,男人另一手已经自然而然的拿过阮白手里的水杯,像是往常就这样一般,喝了一大口阮白杯子里的柠檬水。

    阮白的心尖儿上颤了一下。

    林宁忍不住有些错愕,那杯子上,慕少凌喝过的地方,还有淡淡的女人唇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