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66章霸占着阮白

    镜头中的夏蔚,一身合体的优雅套装,面容大方,卷发挽于脑后,一副精明干练的模样。

    她伴随在慕少凌左右,和他俨然是一对完美的金童玉女。

    电视里的慕少凌,面对着镜头,气势坚毅而沉稳。

    对上记者们尖刻的质疑,他依旧从容不迫,继续说道:“t集团旗下的餐厅,各方面向来都有保证,这一点质监局完全可以为我们提供证明。至于这次御厨出现的食物问题,我怀疑是另有其他原因,至于到底是自然问题,还是人为导致,这个尚在调查中。等调查结果出来后,t集团会召开记者发布会,绝对会给媒体还有民众一个交代!”

    阮白微微蹙眉。

    t集团旗下的御厨在西欧那边出了问题,而且是食物问题。

    这涉及到的不仅仅是食物问题,也不仅仅是损失钱财的问题,而是事关t集团的百年声誉。

    要知道,企业声誉是跨国集团最大的软性竞争力。

    t集团要想在西欧的版图更加扩大,如果解决不了这些问题,肯定会受到更大的舆论指责和排挤,这对t集团以后的发展,绝对百害而无一利。

    接下来,便是夏蔚代替慕少凌回答各个记者们的犀利提问。

    夏蔚身上散发着女强人的强势,而她的回答更是一字一句,铿锵有力,令人无法辩驳。

    这个女人素来以八面玲珑的手腕、和慕少凌同样雷厉风行的作风而出名。

    面对记者们的刁难,夏蔚的回答非常有技巧,不但完美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四两拨千斤,同时又将那些问题巧妙的推了回去。

    底下的记者们被夏蔚天衣无缝的回答所震惊,啧啧称赞她不愧是慕少凌得力的左右手之一。

    那一幕,让阮白有些发呆,心底突然涌上一抹难言的苦涩。

    倘若,现在是她站在慕少凌的身边,她不确定自己会有夏蔚做的那样好。

    阮白知道自己向来口拙,不善言辞,而夏总监是出色的,不仅仅是她那极出挑的容貌,还有那类似慕少凌那样强硬的手段,以及左右逢源的人际关系。

    生平第一次,阮白觉得在爱情里自卑。

    或许,慕少凌的身边正需要这种能跟他并驾齐驱的女强人。

    而她这样温软的性子,不能给他带来任何的利益不说,甚至还有可能给他带来拖累

    “妈妈,你怎么把电视关了呀,我看不到爸爸了”

    软软突然抗议的声音,响在安静的客厅里。

    阮白恍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将电视给关了。

    看到软软跑到自己面前,阮白将萌软的小宝贝抱起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爸爸去外面处理一点事情,过几天就回来了,软软吃饱了吗?”

    这一刻,有女儿在怀,就算心里有再多的委屈,阮白依然是个温柔的妈妈。

    软软点点头。

    虽然小软软平时神经有点粗线条,不像哥哥那么心思细腻,但她也觉察到了妈妈最近的异常。

    妈妈老是动不动就发呆,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是因为爸爸吗?

    “妈妈,今天你休息,我来帮你洗碗。”湛湛担忧的望着阮白。

    小家伙拿起碗筷,打算向厨房的方向走去。

    体贴的小家伙在想,最近妈妈情绪有点不太对劲,是不是工作太累了?

    “我也要,我也要,妈妈,我和哥哥帮你洗碗。”软软不停的撒娇。

    “湛湛,听话,陪妹妹在这里玩,妈妈去洗碗,等你和妹妹再长大点,再帮妈妈做家务好吗”阮白轻轻的抚摸着湛湛的小脑袋,柔声说道。

    有这么贴心的孩子,让阮白觉得好窝心,这两个孩子特别的懂事。

    但是他们才五岁,这个年龄来做家务,相对来说太小了。

    虽然有些穷苦家庭的孩子早当家,很小就开始干活来培养独立意识,但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阮白亲了亲两个宝宝的脸颊,便重新打开了电视。

    找到他们喜欢看的动画频道,让他们兄妹在客厅里玩,阮白带着满腹的心事向厨房走去

    深夜。

    跟几个朋友唱k归来的李妮,喝的有些醉醺醺。

    她告别了几个朋友,打算在路边叫辆出租车回家。

    可是,迎面走来的那对搂抱的男女,蓦地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那个男人即便化成灰她也认识,自然是花花公子张行安。

    而他怀里搂抱着的女人,长发飘飘,面貌非常的清纯,气质看起来很好。

    那女人穿着一件小香风白色皮衣外套,下半身是一件及臀鹿皮短裙。

    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光裸着雪白的大腿,脚下踏着一双高跟靴,完全一副现代都市摩登女郎形象。

    最令李妮吃惊的是,那个女人跟阮白长得有几分相像。

    如果不是知道阮白不喜欢这样妖娆的打扮,只看那女人的背影,李妮真要以为那个女人是阮白了!

    张行安并没有看到李妮。

    他搂着那女人一边亲吻,一边向一旁的酒店走去。

    他的手放肆的伸入那女人的短裙里,嘴里还不停的喊着:“小宝贝,等会儿我就好好疼你”

    “不要这样,嗯还在外面呢”女人喘息的推着他,可是身子却对他欲迎还拒。

    “不要这样,要哪样,嗯?”张行安毫不掩饰想要她的情绪,霸道的说:“小浪货,你没得选择!”

    他明明流连情慾,可眸子里却没有情动的痕迹,只是任凭本能的驱使,放肆的发泄着自己。

    这个女人跟阮白有几分相像,可是,她却比那个无趣的阮白有趣多了。

    起码,她能挑动自己的慾望。

    这个城市多得是女人对他投怀送抱,她阮白算什么东西?

    这样想着,张行安的挑抖更邪恶了,流连花丛的他,自然知道怎样轻易让女人屈服。

    他搂着那清纯的女人,去旁边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李妮看得一阵恶心。

    张行安这男人一边霸占着阮白,誓不阮白她离婚,一副对小白情深不悔的样子,一边跟其他女人暧昧纠缠,这样的品行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她本想离开,但是突然间李妮眸子一亮!

    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于是,偷偷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