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84章我很可怕?

    董子俊进来的时候,他看到慕少凌正靠在椅背上。

    男人的领带稍微松散着,神情有说不出的落寞,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似的,这让他有些心惊。

    董子俊想,老板大概是太累了。

    前几天刚处理完西欧那边的事务,老板便一刻都不耽误的赶了回来。

    而这边刚回到公司,又有好几个重要会议等着他聆听裁决,估计他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毕竟慕总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但是,即便老板处于再低谷的时候,他也不曾露出过这样莫名的表情。

    “慕总”董子俊拿出记事本,转头欲向慕少凌汇报这边的工作进度。

    但见他似乎闭眼正在休憩,这让董子俊及时制止了未说出口的话。

    他转头看向似乎累极的总裁,眼底除了对他的敬畏之外,当然还有满心的佩服。

    身为t集团的总裁,慕总向来作风强势,行事果断。

    他是个极强的天生兼后天努力的精明睿智的领袖。

    t集团交予他手中的时候,岌岌可危,他接手公司的时候年仅21岁。

    董子俊亲眼看着慕总在短短几年内,将t集团推上国际,公司利润呈十倍百倍的增长,直到现在构建出世界级的商业王国。

    只是,他也眼睁睁的看着一个阳光、温润的青年,在奸诈商场的浸淫下,逐渐的变得冷酷无情。但在遇到阮小姐以后,总裁总算是有了一丝笑容和一些人情味,谁知道昨晚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真是让人唏嘘。

    董子俊一直搞不懂,总裁将阮小姐给当成了眼珠子,阮小姐怎么会躺在张行安身下?

    尽管他知道阮白是被喂了药,有可能被阴谋了,但董子俊依然觉得不舒服,也有些失望。那样单纯好骗的女人,轻易就被别人给骗了,怎么够资格站在处于巅峰的慕总的身边?

    慕总需要的是一个雷厉风行,聪慧理智的女人,跟他一起携手并进,共同壮大t集团,而阮白,似乎不合格。

    “董特助。”慕少凌磁性的嗓音,突然打破了一室的宁静,也打破了他的沉思。

    董子俊瞬间挺直身子,拿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认真的面向威严的上司:“是。”

    慕少凌睁开眼,语气冷漠:“让人事部在所有的工作邮箱发个公告,开掉安全监察部的李经理,理由玩忽职守,导致公司新建友谊商场的地基差点出现差错。”

    董子俊快速记下,没有丝毫迟疑:“是。”

    “告诉执行董事,我对泰斯科尔公司的新能源发明很感兴趣,叫他们把那边的相关资料整理一下,一周后我要一份详细的报告分析,还有对它的并购计划,同时也一并做出来。”

    “是。”

    一般让总裁比较感兴趣的公司,大概有两种原因:要么,那公司有利可图,能为t集团带来大利润;要么那家公司的负责人得罪了总裁。

    这第一种结果是并购,另一种则是彻底的摧毁。

    t集团虽然每年会拿出很多钱做公益事业,但慕总却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毕竟商场就是这样残酷,你不吞掉我,等我壮大了,总有一天会鲸食你。

    “这几天不要安排应酬类的行程,取消今天下午的jk会议。联系宋北玺,我有事要跟他谈。”慕少凌精锐的眼眸,刚刚还在闭着,现在豁然睁开。

    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那可怖的神情,让人心惊。

    “”

    毫无任何心理准备的董子俊,记事本差点被吓掉。

    慕少凌面色不悦,想到阮白对自己害怕的模样,冷眸便扫向董子俊:“董特助,我很可怕?”

    他今天必须救出李妮。

    否则,凭借阮白那爱记仇的个性,肯定要将他记恨上了。

    昨晚的事情,的确是他的错,阮白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竟还那样欺负她。

    阮白生气的厉害,他还不知道怎样安慰。

    在商场上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慕少凌,只要事情一涉及到阮白,他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不,不可怕。”董子俊的冷汗,几乎都流出来了:“慕总,我这就马上去联系宋北玺先生。”

    董子俊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他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很快的便调整好了心态。只是,老板现在的神情实在是太可怕了,让他也觉得有些承受不住啊!

    只要被他家老板盯上几眼,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

    而且,痛苦的不是扒皮的结果,而是被扒皮的过程,那简直生不如死啊。

    医院。

    张行安伤的很重,他头上裹着白色的消毒纱布,纱布被血染红了一片,他那张足以媲美小鲜肉的脸几乎肿成了猪头,皮肤青青紫紫一片,眼睛更是肿的只能看到一条缝。

    那悲催的模样,就连他的亲生父母,当时都差点都认不出来。

    他最严重的不是外伤,而是内伤。

    张行安的肋骨被慕少凌踹断四根,厚实的手掌心也被半截酒杯穿烂,光嵌进肉里的碎玻璃渣渣,医生用镊子给他挑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才终于处理干净。

    此时,他正躺在病床上输液,看起来奄奄一息,没有丝毫的活力。

    他的父母范蓝跟张一德陪在一旁,两个人为这根独苗苗几乎愁成了白发。

    看到儿子伤成这样,范蓝的心简直像被刀子戳出了个血窟窿,毕竟这是自己的亲儿子,他再怎么混,也是从自己身体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做妈的哪有不心疼的道理?

    范蓝拿着手帕捂住哭泣的脸,语气里有说不清的恼恨:“哪个天杀的害了我儿子?居然下这么重的狠手!”

    张一德更是火大。

    自从这儿子会跑开始,从小他就惹祸不断,每次都是他跟在儿子后面给擦屁股。

    因为这个儿子,他甚至得罪了不少人,看到儿子现在这个狼狈样子,张一德气得牙龈直痒,早知道这儿子变成现在这熊样,就不该生他,当初真应该把这死小子给射到墙上!

    “行了,行了,你别在那瞎嚎了,还不都是你当初给惯的!我就说对儿子不要太娇惯,可你非不听,要不是你宠他那么厉害,他会长成这副歪德性?刚从监狱里出来,记性还没长,又给我惹事!你说说,他如果不是跟那些混东西乱搞,会成这样?”张一德看到范蓝一直哭,气得他直想摔东西。

    想到当初老婆宠儿子宠上天的行为,他就生气。

    但现在教育也晚了,劣根性一旦形成,实在太难改。

    这次张行安受伤,张一德以为,儿子肯定又跟那些狐朋狗友瞎混惹的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