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96章这是慕总的意思,如果阮小姐知道…

    不是苏璇自夸,除了跟李文启对峙,她惨输过几次,跟其他律师对证辩诉的时候,她几乎没有败诉的经历。

    张行安听到苏璇的话,有些嘲讽的说:“老同学,我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法律系的年级第一名永远是你,李文启一直排行第二,我一直以为你比他出色,怎么现在你倒不敢跟他争锋了?”

    以前,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校园法律辩论争霸赛的过程中,苏璇的一张利嘴,让人记忆犹新。

    而李文启虽然也很优秀,但总是趋于苏璇之下,总是比她少那么几分。

    张行安的话让苏璇冷淡的神色,出现片刻的裂痕,但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在学校的时候,其实一直是李文启让着她。

    他知道她向来争强好胜,即便她的成绩排名年级第二,她也会郁郁寡欢好一阵子。

    她一开始并不知道,李文启故意让着她。

    等后来工作上遇到各种挫折和刁难,她才知道,那个男人其实一直在照顾着自己。

    只是,他再怎么好,也掩盖不了他重伤自己的事实,想到他和另外一个女人

    苏璇脸上充满了恨意。

    李文启这辈子都会是她苏璇的仇人,她过得不好,她也绝不会让他活的安生!

    苏璇快速的收敛起私人情绪,公式化的说:“学校跟社会毕竟不同,以前学的全是理论,相当于纸上谈兵。等进入社会后,才发现理想和现实是不一样的。老同学,这个你不是最深有体会吗?”

    张行安剥了一个橘子,递给苏璇。

    看她无动于衷的样子,他自己将一瓣橘子吞下:“不管你跟李文启以往有什么纠葛,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你赢了这场官司!要么在法庭你赢了李文启,要么,直接让李文启放弃充当阮白的辩护人。”

    张行安觉得,第二种方式的可能性太低。

    毕竟李文启属于t集团的专属律师。他向来听从慕少凌的吩咐,慕少凌铁了心要拆散他和阮白的婚姻,李文启怎么可能退出?

    苏璇冷笑,唇角扩散出一丝诡异的弧度:“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赢了这场官司,不管用什么方法。你暂且等着,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行安望着苏璇自信且笃定的面容,笑了。

    现在他很期待离婚大战的精彩开幕。

    远在西欧分公司处理御厨后续事件的夏蔚,抽了根女士香烟,随即,便点开部长给她发来的豪门第一丑闻的链接。

    仔细的观看着。

    接着,夏蔚便听到部长向她汇报的关于阮白和总裁之间的事情,貌似他们俩现在好像有什么误会,两人闹的比较僵。

    夏蔚满意的笑了。

    看来,她之前所做的功夫没有白费,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男人车上落下的女人内内,都会忍不住猜忌。

    何况,她还接了慕少凌的电话。

    阮白心里对慕总的怀疑,肯定会更深

    还有,这个突然莫名冒出来的火爆帖子,更是帮了她一个不小的忙。即便慕少凌不顾众人铄口,执意要跟阮白在一起,但慕家绝对不会要那种被唾沫星子淹没的二婚女进门。

    想到这一点,夏蔚的心稍微舒坦了一些。

    她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将这里的尾巴打扫干净,然后赶回a市。

    她倾慕并等了慕少凌那么多年,不想再这么等下去了。

    他是她的,别人谁都不能抢走!

    董子俊从金碧辉煌里接到李妮的时候,被李妮憔悴苍白的容貌,还有几乎衣不蔽体的模样给惊到了。

    才短短几天没见而已,那个向来爱笑的开朗姑娘不见了,她那双笑起来像月牙似的眼睛,也是死灰一般的沉寂。

    她的脖颈处,满是密密麻麻青紫交加的痕迹,一看就是被凌虐过的痕迹。

    董子俊是过来人,他自然明白上面的痕迹是什么,心里微滞,明明慕总交代过宋北玺,让他弟弟放人。结果,宋北野虽然把人给放了,却也将人给糟蹋了。

    看到李妮整个人就像失去了丝线牵引的皮影人一样,脆弱的似乎随时都能倒下去,叹息声从董子俊鼻腔深处散发出来。

    他知道阮白跟李妮关系比较亲密,如果阮小姐知道好友因为自己的缘故变成这样,估计她会难过到不行。

    见李妮瑟瑟发抖的样子,董子俊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

    “李小姐,我带你去商场买两件衣服吧,你这样回去,是不是”

    不太好,这几个字,董子俊没有说出来。

    他觉得这个时候,他多说几句话,都是错误的。

    李妮轻轻的摇摇头:“谢谢董特助,不需要了,麻烦你送我回家吧。”

    坐车离开的时候,李妮望了金碧辉煌一眼。就是在这里,她失去了自己。

    宋北野用各种粗暴的手段,玩弄了她一天一夜。

    她累极恨极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仇,她早晚会报的!

    车子稳稳的停在李妮家小区门口。

    李妮的手,刚握住门把,她想打开车门,董子俊唤住了她:“李小姐,请稍等。”

    李妮看他:“董特助还有什么事?”

    董子俊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签好名的支票,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支票递给了她。

    李妮淡淡的扫了一眼,贰后面是六个零,二百万。

    不过她并没有接下来:“董特助这是什么意思?”

    董子俊说:“这是慕总的意思,得知你被宋北野带走,他第一时间就给宋家大少爷打过电话,让他放人,没想到宋北野竟然这么混,很抱歉,现在才来接你慕总知道你和阮小姐的关系比较好,如果阮小姐知道,你因为她的缘故,而惨遭宋北野凌虐,估计她这一辈子都会难以心安。所以,慕总想让你在她面前不要提这件事,这二百万算是对你的精神补偿”

    听完他的话,李妮突然笑了,笑的流泪。

    董子俊看着李妮,正犹豫着该怎么劝她,却见她忽然粗鲁的从他手里抽出了那张支票,不言不语的打开车门下了车。

    单薄的几乎风一吹就倒的身影,向小区大门口的方向缓慢走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