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350章慕少凌的深吻

    出了法院大门,阮白望着素白的世界,眼底一片澄明。

    外面的阳光,依旧明媚,但是她的心,不再像是刚来的时候那么沉重了。

    李慧珍和阮美美母女,终于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慕少凌揽着阮白的腰,看到她一直在凝眉沉思,猜不透她的心思,便沉声问道:“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我在想,如果李慧珍和阮美美向第一中级法院提出二次上诉,审判结果会不会得到更改?”阮白叹了口气。

    慕少凌挑眉,眸间的冷意瞬间变深:“不会,如果她们胆敢提出上诉,我保证她们的刑罚会比现在更重。”

    对付那种毫无背景又心肠恶毒的小人物,他有的是方法,折腾得她们生不如死。

    阮白轻轻的靠在慕少凌的肩膀上。

    他强有力的心跳声,让她觉得心神安定:“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阮白明白,若不是依靠他的力量,她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让李慧珍母女绳之以法,不是没有那个可能,但等待的日子,肯定不是一般的漫长、难熬。

    慕少凌却抓住她的手腕,将她塞到了车子里的副驾驶座位,然后,他回到了驾驶座座上。

    “我们去哪儿。”阮白刚开口,男人的大掌已经捏住她精致的下颚,狠狠的吻住了她粉嫩的唇瓣。

    阮白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慕少凌根本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他滚烫炙热的气息,充斥在她耳际。

    那一吻,带着惩罚性质的风暴。

    男人的狂舌在她口腔里肆意侵略,不停的刺激着阮白的全身的感官。

    阮白被慕少凌吻的几乎失去所有的力气,她浑身都轻飘飘的,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娇吟:“嗯”

    她的反应,让慕少凌行为更加狂野。

    若不是顾忌着他们还在车里,他真想当场要了她!

    “以后还敢不敢再跟我客气了,嗯?!”小腹处涨的难受,让慕少凌不得不放开阮白。

    他怕自己再深吻下去,自己的控制力会化为乌有。

    阮白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才明白,为什么他的吻,带着一丝惩罚的意味。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中又触犯了他的逆鳞,这男人不喜欢自己跟他那么客气。

    阮白潮红的小脸染上一层绯色,低低的回应着:“不敢了,以后再也不会跟你客气了”

    “这才乖。”男人低沉悦耳的嗓音,带着轻笑:“下次再犯这种错误,惩罚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男人赤果的带着浴念的目光,几乎要剥光她。

    阮白窘了脸颊,他太不正经了,每次惩罚都带着颜色,让人受不了

    车子启动。

    阮白看到慕少凌握着方向盘的手修长干净,她轻咳了一声问道:“我们现在要去公司?”

    慕少凌唇角微勾:“嗯,我先处理完工作,然后,我们去约会。”

    t集团。

    阮白跟着慕少凌进入总裁专属电梯。

    电梯镜里,映出她和他的身影,一个高大英俊,一个纤细窈窕。

    阮白这才恍然回神,今天是工作日,因为要听审李慧珍母女审判案件,她再次请了假。

    阮白尴尬,自己进t集团才短短几个月,但是请假的次数,却是部门最多的。

    等回到设计部的时候,部长肯定又要发飙了

    慕少凌一双炯亮璀璨的眸,盯着阮白,看着她小脸各种神色变换着,觉得她特别可爱。

    “不要老是看着我好不好?”阮白发现慕少凌一直盯着自己,那炙热的眼神,让她有些紧张。

    尤其,处于电梯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她更怕这男人突然兽姓大发。

    没想到,慕少凌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亲了下她的额头,并没有过分的动作。

    阮白身体贴着电梯墙壁,紧张的身体这才稍微舒缓了一些。

    电梯升到最高层,慕少凌走在前,阮白跟在后。

    在公司,她还是特别公私分明的,不想跟他过分亲密,惹来各种风言风语。

    总裁办公室阮白不是第一次过来,但自从那次,跟他在办公室的休息间,做了那种不可描述的事情后,阮白总觉得有一点尴尬。

    “咦,嫂子,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又来公司了?”迎面遇到了懒洋洋的慕睿程。

    “慕睿程,你又想溜出去鬼混?”慕少凌瞪了一眼自家玩世不恭的弟弟。

    “哪有,我这不觉得办公室太闷,想到外面抽根烟嘛”慕睿程回答的有些心虚。

    他知道大哥陪嫂子去法庭听审,想着自己可以趁着他不在,偷偷翘班。

    没想到,刚出来便遇到大哥和阮白,他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衰啊!

    慕少凌一句话挑破他的谎言:“经理室有专门设置的抽烟空间,难道还满足不了你?这样,既然你不想在总部呆着,那就去南非那边的分公司锻炼。”

    慕睿程立即哇哇叫起来:“亲爱的大哥,我错了,我不该翘班,我马上滚回去工作!你可千万不要把我发配到南非,那里的女人都黑如锅碳,我对大猩猩不感兴趣啊嫂子,你看大哥好狠的心,你给我求求情呗!”

    慕睿程幽怨的眼神瞟向阮白,向她控诉着慕少凌对自己的不人道行为。

    阮白差点忍不住笑了。

    明明慕睿程已经这么大人了,可性格却还是那样的孩子气。

    虽然他习性纨绔风流,但是一点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阮白挽着慕少凌的胳膊说:“好了,你别吓唬睿程了,他在总部工作,多少也能帮你分担一点工作的。”

    慕睿程点头如小鸡啄米:“嫂子说的太对了,哥,咱们可是亲兄弟,有我在,你还能少累一点。我要是去了南非,你不就少一个帮手吗?”

    阮白接下来的话,却让慕睿程气的差点吐血:“所以,少凌,马上就要过年了,你把你手里那些繁重的工作,暂时都扔给睿程吧。那样的话,你也能多抽点时间陪我和宝宝了,到时候我们一家四口去马尔代夫游玩,岂不是很好?”

    慕睿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