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第八百一十章:《青花瓷》

    华夏的传统乐器和当今的流行乐器完美结合,一种全新的曲风响彻在所有人耳边。

    仅仅是前奏,就让台下和电视机前的许多人坐不住了。

    台下的薛友,眼中流露出了一抹震惊。

    全新的曲风,但是却带着一股浓浓的古风,这是……属于我们华夏自己音乐!

    远在京北的刘天,此刻也是一脸震撼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视机,将电视机的声音调到最大。

    不知有多少华夏音乐人,此刻和刘天的举动相同。无数人的目光,全部随着电视上的叶文轩转动。

    就在所有人的瞩目下,叶文轩开口了。

    ……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

    如诗般的歌词,被叶文轩清楚地唱了出来。声音就如同那上好的茗茶,虽然平平淡淡,但是却令人回味无穷,耐人寻味。

    曲子带着浓浓的古风,而歌词的古韵更是浓郁。

    婉转、苍然,又夹杂着一丝的萧然。

    当叶文轩的歌声从话筒中传出,在那萧然的音乐声中,全场的观众都仿佛被叶文轩的歌声带入到了一个时空,一股难言的哀伤弥漫在心间。

    叶文轩站起身,浅唱低吟,歌声阵阵。

    ……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

    叶文轩站在台中间,一身白袍长衫,就仿佛是古代的痴情书生。满腹经纶,但是却换不回最爱的那个她。

    叶文轩身边的七个女孩也都莲步轻移,来到叶文轩的身边。

    轻轻地摆动着身体,一颦一笑间,带着万般风情,又有着千般万般的含羞。

    七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油纸伞,轻歌曼舞,所有的动作都是整齐一致,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美!真美!

    即便是台下有着诸多外国人,虽然听不懂叶文轩的歌词意义,但是依旧可以听出曲中的意境。

    伴随着台上八个人的完美诠释,让世人知道了什么叫做华夏古韵。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汉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

    副歌开始,叶文轩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淡如水。但是其中意味却更加的深远,让人心中的某个地方被揪了起来,浑身发麻。

    七个女孩的舞姿也是更加的轻柔,藕臂轻抬,舞姿闲婉柔靡。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云雨。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

    没有掌声,没有杂音,所有人都沉浸在了叶文轩构造的江南雨乡,眼眸穿越千年,望到了那低吟浅唱的爱情故事。

    台下的薛友,看着舞台上的叶文轩,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

    “或许从今日起,当今华语乐坛,将以叶文轩为尊!”薛友脑中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扎根脑海,挥之不去。

    曲子古风浓厚,配上古韵的歌词,两者相结合,创造出了一个新的音乐流派!

    叶文轩是这个流派的创始人,说是宗师也毫不为过。

    在无数人走着前人的老路时,叶文轩已经开创出了新的流派——华夏风!

    薛友一直觉得虽然叶文轩的才华惊世,但是如果给他自己一段时间,也同样可以写出这么多的好歌。而且这么多年的积累,也确实证明他自己有这个实力。

    但是今天叶文轩的这一曲《青花瓷》,薛友扪心自问,自己……写不出来!

    单单是曲子涉及到的乐器就高达三十多种,这还是薛友能听出的乐器,还有许多乐器居然连薛友自己都分辨不出,更何谈谱曲。

    再说歌曲,每个字都是妙到毫厘,如同画龙点睛。

    保持着古风浓郁的同时,又在里面加入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这种大师级的作词本事,薛友自问是完成不了。

    将古诗融入到乐曲,这个在几千年华夏的古人就做到了。但是那并不能称之为华夏风,只能称之为古曲。

    就是当今也有不少将古诗放到曲子中的歌曲,但是哪一个也没有叶文轩这样的震撼。

    古今中外音乐元素巧妙地结合,产生了一种只属于华夏的曲风,但是却能征服全世界的观众。

    这种歌曲,和以前那种只能取悦国人的歌曲截然不同,在本质上就是巨大的差距。

    看着台上年轻的叶文轩,薛友长叹一声,心中原本就存在的退隐之心,更加的坚定了。

    这世界,终究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

    第一段副歌唱完,叶文轩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拿着话筒的左手背到了身后,右手轻抬。

    一边的韩希文从一边拿出一支上好的狼毫画笔,递到了叶文轩的手上。

    其余的几个女孩也是各自为伍,从不同的地方拿出了不同的东西。

    墨汁、宣纸、颜料桶、洗笔筒……

    画水墨画的工具一应俱全,两个女孩一左一右拉着宣纸站立。将宣纸面对着台下的所有观众,其余的女孩也都是依次排开,脸上的笑意轻柔淡抹。

    叶文轩这是要干什么?

    所有的观众还有收看直播的人,都是心中浮出疑惑。

    但是看着七个女孩手中的事物,大家都貌似明白了,难道叶文轩要作画?

    想到这个可能,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阵忐忑。

    水墨画虽然不是那种极其耗费时间的作画类型,但是想要画好一张水墨画,还是需要不断地时间。

    即便是水墨画大师,想要在短时间画出一张上好的水墨画,那也是需要大约二十分钟。

    在亚洲音乐节这样的舞台,如果作画失败,或者随意涂鸦,那绝对会令这个完美的节目蒙羞。

    现在这首歌曲已经征服了所有人,他们都不希望这种意境被破坏,所很多人都是不太理解叶文轩的做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