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大娱乐家系统

第四十二章:《南山南》

    叶文轩走上台上,坐在椅子上,将自己的嘴与前面的话筒对好,独自的调试着吉他。

    晚上十点,酒馆里已经做得很满了。一桌桌圆木的桌子,上面摆着一个个小黄灯,棚顶上也摇曳着吊灯。后海的晚风吹进酒馆里,许多人都好奇的看着台上的那个人。

    大家都知道这是节目时间到了,都用着好奇的眼光看着叶文轩。有的将手背在脑袋后,身体靠在凳子上。有的和朋友们小声的谈论着,在这个静谧的夜晚享受着片刻的闲暇。

    叶文轩坐在凳子上,一瞬间就有种兴奋地感觉。没错,就是兴奋。

    前几次为别人唱歌都是为了比赛,心情紧张,很难完全放松下来,随心所欲的享受音乐。但是今天不一样,自己只是一名客人,自己想怎么唱就怎么唱,享受音乐带给他的快乐。

    歌曲叶文轩已经想好了,《南山南》非常符合这样的意境。

    略微抬起头,将自己的嘴贴上话筒。手中拨动着木吉他,舒缓醇厚的音乐从吉他中传出,飘进就酒馆中客人的耳中。

    听到前奏,很多客人首先反映过过来这是一首民谣。但是……但是这么好听的调子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没有给客人们思量的时间,叶文轩略带沙哑的嗓音从音响中传了出来。

    ……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

    一把吉他、一个少年、还有那个女孩。

    这个歌曲是上一世著名的民谣音乐,它的内涵在于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一段故事,听着音乐或许两个人都在哭,但是他们哭的内容却是大相径庭。

    你在南方大雪纷飞,我在北方艳阳如春。

    叶文轩用他平淡的嗓音,略带着一点点的沙哑,又有一点点的慵懒,带着一种莫名的韵味传进下面观众的耳中。

    下面的客人听到叶文轩的歌,纷纷停下了彼此的交流。手中一杯酒,静静地听着叶文轩的吟唱,眼中纷纷忆起属于自己的那份回忆。

    ……

    他不再和谁谈论相逢的孤岛

    因为心里早已荒无人烟

    他的心里再装不下一个家

    做一个只对自己说谎的哑巴

    他说你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

    不及他第一次遇见你

    时光苟延残喘

    ……

    叶文轩手指随性的拨动着吉他,原本微微低下的头也抬了起来,眼中也散发着憧憬与回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记忆,叶文轩也不例外。

    鹅黄色的灯光映在叶文轩的身上,伴随着动人的歌声流连于每一个人的心中。

    楼上的李广贺将椅子挪到长廊出,趴在楼栏处,手伸出楼栏外,夹着一根烟,眼中一抹惆怅望着楼下的叶文轩。

    那一年他二十,她十九……

    两人相遇于京影的未了湖畔,她长发飘飘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长发飘扬,那一回眸触动了他那年少的心……

    在一起一年后,他成功地获得了一个大导演的青睐,出演了人生的第一部戏,也是令他功成名就的电视剧《天刀》……

    他逐渐变得越来越忙,变得人人都熟知。换来的代价,就是二人见面越来越少,相处的机会越来少……

    有时他总问自己,爱吗?爱!爱的深吗?深!舍得吗?舍不得……

    两年后,他最终还是失去了那个温婉的女孩……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早已经成为了人人羡慕的大明星的他,望着她的背影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柔儿,你,还好吗……

    ……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

    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

    做不完一场梦

    大梦初醒

    荒唐了一生

    ……

    叶文轩的情绪高亢了起来,声音更加的煽情,深深的触进人们内心柔软的深处。

    楼上的李广贺,双目发直的瞅着楼下的叶文轩,眼中没有焦点,那个已经全部烧到烟蒂的烟也没有感觉。一滴眼泪从眼中刷的一下留了出来,李广贺一下子从回忆中醒来。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独家回忆,都有着自己的悲伤,只有自己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

    ……

    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南风喃

    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南风喃

    北海北北海有墓碑

    北海有墓碑

    ……

    叶文轩的歌声好似站在空旷的北海上,空旷而又凄凉。

    酒馆中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看着那个不大的木台子上唱歌叶文轩,有的人泪流满面,也有的人一杯接着一杯的酒默默独饮。

    有人说过,喜欢民谣的人。要么有情怀,要么有故事。民谣带给他们的是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也是对未来追思的一杯美酒,沁人心脾。

    坐在酒馆深处的一个年轻的男子,听着叶文轩的歌声,一杯接着一杯的酒默默饮下,眼泪止不住的流,与酒水一齐饮下。

    他叫钱少杰,是一名刚毕业的学生。刚刚从大学的象牙塔中走出,步入到了这个残酷的生活中。

    前几日他和她相恋了四年的女友分手了,原因很简单。没有钱,没有生活保障,她被他的父母强制带回了老家,在老家给她找了一个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比他大很多岁的男人。

    她很爱钱少杰,在毕业后从来没有提出过什么要求。哪怕是两人挤在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小房子中也没有抱怨过,他学过几年吉他,每天晚上他都会给她弹一些民谣给她听,她就盘着腿默默地看着他,虽然很累,但是两个人恩爱的很。

    每天都会相拥而眠,仿佛在预演着十年之后的情形,他们……依旧会这么恩爱。

    但是在她父母的强制要求下,她妥协了。

    她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放在门前。

    那一夜,他们两人都没睡……

    一首接着一首的民谣弹着,她将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望着暗淡的星光,两人就这么流着泪,默默无言。

    第二天,他送走了她。

    这一走,钱少杰知道,可能永远……或许永远都见不到了……

    她在南方,他在北方……

    从此天涯陌路,万水千山,不知道你能否感受到我的爱……

    今天工作两个多月,难得的闲暇,来到了这间酒馆。突然听到了叶文轩唱的这首歌,好听!

    仿佛就是他内心最真实的故事。

    叶文轩的歌唱完了,酒馆中一片寂静……

    钱少杰从后面最深处跑了出来,将钱包里仅剩的三百元拿了出来,泪流满面的对着叶文轩说道:“你再唱一遍,求你了,再唱一边!”

    钱少杰还想再听一次,他怕,怕再也听不到这首歌了。

    虽然刚才一首歌的时间令他重新的体会了一般和她的旅程,内心又一遍的折磨了一次。

    但是他钱少杰还想再痛一次!

    这仅仅的三百元对于叶文轩来说,微不足道。但是看着眼前的泪流满面的钱少杰,却轻声说道。

    “好……”

    在叶文轩的歌声中,幻梦酒馆里的客人都醉了……

    就如幻梦酒馆的名字一样,如幻如梦,醉在其中……

    那些痛过的,我愿意……

    再来一遍……

    (我有美酒,你们有票,兄弟们敢不敢给我投张票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