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chapter002

    “从公元2250开始,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实力日益强大,审神者严重不足,刚好地狱人满为患,于是时之政府与地狱联合,地狱第一辅佐官鬼灯大人在亡者中挑选强大合适的人选推荐给时之政府这边,由此,出现了一大批极为优秀的审神者,情况很快被遏制住。至2290年,在时之政府以及审神者们的努力下,历史修正主义者几乎被消灭殆尽,即使偶尔出现一两个残余,也能及时并轻松的被处理掉。”

    “但是2308年,地狱恶鬼暴、动,时空隧道被破坏,造成当年上万亡者流入小世界,这些人进入小世界后,改变了命运的轨迹,该死的人不死,命不该绝的人却死了,地狱和时之政府再次陷入了大乱,由此背景下诞生了现在的特殊本丸审神者一职……”

    “特殊本丸审神者的工作就是前往亡魂流入的小世界,找回当年走丢的亡魂,板正命运的轨迹。”

    显然,这个讲述要比之前那位英俊帅气·面瘫·高冷·地狱第一辅佐官大人要详细得多,至少玲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大概清楚自己工作的方向。

    “根据审神者们的经验,那些亡魂危险性不一,所以到时候您也可以便宜行事,如果遇到困难千万通知地狱和时之政府寻求支援,不需要单独冒险,之前就是有审神者因为孤身犯险,导致受伤甚至消亡,您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玲子看着前方一边领路一边絮絮叨叨的介绍各种情报给她的狐之助,眼神柔和了许多,果然,比起人类,还是妖怪可爱的多(辅佐官大人表示不屑并用一亩珍稀金鱼草同时向你发起了音波攻击)。

    更何况,又是一只外表也萌萌哒的小家伙。

    时之政府派给她的狐之助很可爱,比一般狐狸看起来要小很多,圆滚滚毛茸茸的一团,耳朵内侧以及四肢肉掌都是红色的,额上有一道明艳的妖纹,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用红绳套着的金色大铃铛,它一走就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还有那蓬松的垂在屁股后面的尾巴,这喜庆的外表不像狐狸反而更像在哪里见过的……

    “招财猫?”

    “诶?”在前方带路的小狐狸听到声音,转头略微疑惑的看向新上任的审神者。

    玲子将视线移开,将蠢蠢欲动的手背到身后,假装什么都没说过,“没什么。”

    狐之助疑惑的歪了歪头,可爱的模样让玲子感叹招财猫果然都是萌神(在遥远的地方,招财猫·猫咪老师·斑打了个喷嚏)……

    狐之助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看到远方出现的建筑物,兴冲冲的对玲子摇着尾巴道,“夏目大人,前面就是本丸了。”

    “唔……”玲子晃了晃头,将脑海中浮现的另一个身影晃掉,看到建筑物的轮廓,眉头一挑,停下脚步,手里长长的木棍戳在杂草中,意味深长的说,“狐之助……我怎么觉得我被你骗了呢?”

    狐之助顿时一惊,尾巴上的毛炸了起来,额上的红色印记鲜艳夺目,打着哈哈试图敷衍过去,“大人,怎么会呢,您说笑了。”

    玲子又一次环顾周围,一路走来,满目荒凉,田地里的作物早已枯萎看不出原貌,及膝的野草将脚下的路完全掩埋,稍不注意就能踩到下面的乱石和大坑,甚至连天都是灰蒙蒙的,让人从心底感觉到荒芜……凄凉。

    轻啧了一声,玲子长长的睫毛垂下,琥珀色的眸子紧紧盯着狐之助看,“这就是你说的良田百亩、交通方便……美男环绕什么的先不说,这是……”扫了一眼远处看起来能拍恐怖电影的阴森古宅,“精装别墅?”

    知道没法逃避,狐之助赶紧掉头,在她面前作出可怜兮兮的样子努力卖萌,“夏目大人,这个本丸有一段时间没有审神者接手,所以看起来有些荒废,但是我保证,只要大人顺利和付丧神们签订契约,很快就能恢复原貌。这里以前真的很漂亮的……”说到最后,狐之助话里带着一丝遗憾。

    玲子看清它眼底的难过,顿了顿,捋了捋飘到前面的碎发,长腿一迈便略过狐之助,继续往前方走。

    “走吧。”

    “诶?”狐之助茫然的抬起头,却只看到她看瘦弱的背影。

    “不走吗?”

    清冷的声音飘过来,狐之助对上她的眼才发现,那双清冷的琥珀色眸子里隐藏着不易察觉的温柔。

    狐狸嘴上扬,狐之助欢快的追上去,又开始安利这座本丸。

    “这个本丸里的都是练度已满的付丧神,在您去现世做任务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大帮助的。哦,对了,第一个任务要等一周后晋江ai送过来之后才会安排下来,这段时间就请您和付丧神们好好沟通一下感情吧!”狐之助耍了个小心眼,暗自将契约的事瞒了下来,怕现在提她会生气,不过,它觉得,像她这样强大又温柔的大人,一定很快就能得到付丧神们的认同。

    玲子扫了它一眼,听出它有事隐瞒,以为是它怕自己生气,也不再追问,不过,倒是有个疑惑,“这里……我是说这个本丸以前的审神者呢?”

    “额……”本来还挺开心的狐之助又卡壳了,心虚的不敢看她,“您知道的,我们有很多规矩,上任审神者的事我们是不能透露的……但是,事有例外嘛!”看到她淡下来的笑容,狐之助一愣,随即话锋一转,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份资料,谄媚的递给她。

    其实在它说不能透露时,玲子便已经没想再打探,哪知道这狐之助这么……没立场,玲子好笑的在它头上揉了一把才接过资料,果然,还是妖怪更可爱一些。

    资料上详细介绍了前任审神者的情况,照片上的女孩子笑得温婉,也很年轻,一看就是和自己不是一种类型的。而且还是时之政府十年前从现世雇佣的审神者,当看到她为何离职以及后面关于付丧神们的相关资料后,玲子的眉头皱了起来,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人生八苦之一——爱别离,没多少人可以逃得过,只是被留下来的人该有多么痛苦。

    狐之助在她看资料时,偷偷的打量她的表情,它不是没立场,而是上面的大人说,如果她问到前任审神者的事,可由它这个前任本丸的狐之助斟酌告知。

    看到她皱眉叹息的表情,它想,它的眼光应该不会错。

    “行,我知道了。”将资料全都过了一遍,玲子将标注着“绝密”字样的文件递还给狐之助,想到它刚刚说的规矩,随口问道,“给我看这些资料,不会受罚?”

    狐之助立刻就咧开嘴笑了,“大人是在担心我吗?没事的勒!”

    见它不像是在撒谎,玲子也就放心了。

    一人一狐很快就走到刚刚她以为是凶宅的建筑,古色古香的和式建筑,廊檐下挂着两盏未被点亮的红灯笼……嗯,近看更像是鬼屋了。

    本丸原本的付丧神还在,良好的教养让玲子先行敲门,但是敲了半响,也没人来开门,也没人应声。再仔细一看大门以及附近,厚厚的一层灰,除了她自己的脚印就没有其他痕迹了。

    “奇怪……”玲子疑惑的皱起眉头,刚刚狐之助明明说过,这个本丸现有79把满练度刀剑男士……怎么会没人应呢?

    “狐之助,怎么……回事……”玲子回头,哪里还有狐之助的身影,而它刚刚所在的位置则留下了一个布袋还有一封信。

    玲子蓦然想起狐之助那谄媚胆小的模样,“啧”了一声,先将布袋打开,竟然是满满一袋像钱的纸张……哦,它之前提过,这应该是这里的通用货币小判。

    想起来之前路过的万屋,玲子随手将这些小判塞进了怀里,她该感谢那只小狐狸,至少在钱财上没有欺骗她。

    而信里只说了一件事,在任务下达前尽可能的要和至少一位刀剑男士签订契约,至于签订契约的方法……没说。

    她要收回刚刚夸狐之助的话,哪里可爱了?明明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小滑头!

    玲子烦躁的将手中干枯脆弱的树枝扔掉,又找了另外一个结实的木棍握在手中,眼神不善的看向面前的大门。

    鉴于狐之助临阵脱逃的举动,她对它的信任直接降低到了最低,所以之前他介绍这里时说的什么“和平安宁”“付丧神们全是俊美善良的美男子”之类的鬼话她通通都不信。

    一脚将大门踹开,本就摇摇欲坠的大门“啪”的一声砸在了地上,扑起的灰尘让她的视线都变得模糊。

    好半天漂浮着的灰尘颗粒才沉淀了下来,玲子谨慎的打量了一下里面,果然,整个建筑和外面一样,满目荒凉,没有一点人烟,那看不见尽头的廊檐仿佛随时能跳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似的。

    玲子抓了抓栗色的长发,她能反悔不干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