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1.chapter011

    “小退,你还好吗?”

    清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担忧,五虎退一愣,首先想到的竟然是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还……这么亲昵。

    “小退?”

    见他呆呆傻傻的,玲子紧张的又唤了他一次,五虎退这才慌张抬头,她琥珀色的眸子带着满溢的担忧与后怕,小老虎也乖巧的在她肩膀上趴着,看到他抬头,同样着急的“嗷呜”着。

    “咳、我没事。”五虎退赶紧回道,只是沙哑的声音没有一点说服力。

    更别说他一抬头,白皙的脖子上狰狞的掐痕愈加明显,眼睛里布满了血丝,鼻子也红红的,还有那长睫毛上挂着的泪珠,这凄惨的样子简直让玲子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就像看到小兽受到伤害的母兽,心口升腾的火焰暴烈的想要寻找出口,瞬间袭向倒在一旁的审神者。

    麻个鸡,她好不容易才养回来疼都疼不够的小可爱,居然被人这么折腾!他么的她真是宰了对方的心都有了!

    玲子沉着脸将五虎退扶到墙边靠着,小老虎也塞到他怀里,转身过去就是一脚,重重的踹到被她用木棍劈昏了的审神者身上。

    “混蛋!”

    简直活腻歪了!我家的孩子都敢欺负!一万匹神兽草泥马免费奉送啊岂可修!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也就是买个麻布袋的空挡,这混蛋神经病竟然差点掐死五虎退,她简直要气疯了!气对方也气自己,明知道这人有病不好好看着跑去隔壁杂货铺买什么麻布袋!

    时间回到前面,她怼了这审神者后就去了之前看到的和果子店给五虎退买糕点,选了半天,结完账一出来,就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向路人打听五虎退的去向。

    为了知道他的企图,她便跟了上去。没多久便看到了魂不守舍的在大街上乱走的五虎退,后来审神者跟着五虎退进了小巷,她就然躲在巷口偷听他们的对话。

    根据两人的对话,玲子很快便看透了这位审神者。

    早早进入社会的玲子曾遇到过不少极品奇葩,自然也看得出,这审神者华丽精致的服装下,那早就黑得像墨一样的内心——家庭贫寒,从小被父母寄予厚望,在家里是霸王,一出社会就被压力和黑暗压垮,只能靠着欺凌弱者或者算计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来保持他的自尊心的男人……

    玲子的性子其实从某方面来说并不算太好,幼时父母早亡,辗转在亲戚之中,因为看得见妖怪的原因,从小到大都是大人小孩眼中的“撒谎精”、“大话王”,被孤立、被嘲笑、被欺负都是家常便饭,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长残变成内心阴暗的人也是上天保佑了,不对,应该说是因为有友人帐上那些妖怪的陪伴,她才没有走上违法犯罪的路。

    不过也因此,她爱恨分明,特别讨厌那种欺负弱小的人,而且,她还有个特点,那就是超级护短。

    她可以无视他对她的别有所图,但是欺负她的人就绝对不行!

    听到他那么欺负她家大老虎,她当然得好好收拾一回对方,不过碍于时之政府的管理规定,她即使出手也不能被发现,所以才去旁边买工具准备套麻袋。哪知道,买完过来,就看到五虎退被对方掐着脖子抵在墙上这让她心惊胆寒的一幕。

    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可以忍!

    眼底的怒火熊熊燃烧,玲子一脚又一脚的踢在对方身上,即使并未使用灵力,依然脚脚到肉,发出一阵阵皮、肉击打的沉闷响声。

    五虎退看着她火冒三丈为自己出头的背影,心底涌起的暖意蔓延全身,嘴角的弧度无法抑制的上扬,他是不是可以狡猾的想,她并没有讨厌自己?

    “啊……”一声呻、吟,审神者被痛醒,刚要睁眼,玲子一个手刀过去用力一劈,被痛醒的审神者只惨叫了一声,就再次被打昏过去。

    审神者被玲子收拾的凄惨不已,昂贵的纹付羽织袴沾满了灰尘,脚上的木屐掉在远处,至于被衣物遮挡住的地方有多少青紫和内伤,听到不时传来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就知道了。

    可是即使他此时再惨,也不能抵消五虎退受的苦!狐之助和她说过,审神者身上的皮肉伤只要待在本丸很快就能痊愈!

    玲子正要换个角度继续揍,身后忽然覆上一抹温暖,五虎退将头埋进她的后背,哑着声音道,“够了,不要再打了,我们回去吧。”

    玲子一顿,眼里的血丝渐褪,又踹了一脚后,回身看他,“好,我们回去。真的没事吧?要不要找个医生看看……话说,这里有医院吗?”

    “我真的没事。”五虎退忽然仰起头,看着她露出两人相识以来第一个笑容,“谢谢你。”

    抱着小老虎的少年的笑容像是随风飘荡的柳絮,轻飘飘又软绵绵……确实无比的可爱。被少年的笑容迷了眼的玲子老脸一红,伸手按住他的头一阵搓揉,“说什么傻话!”因为她的粗心让他受伤她很愧疚的好不,说什么谢谢,害她不好意思。

    五虎退弯了弯眼,视线扫到地上一动不动的审神者,催促道,“我们快走吧,等他醒了就糟了!”

    “怕什么,本来就是他先对你动手的……好吧!听你的!”对上他不赞同的目光,她真是没法拒绝。

    玲子扫了一眼躺尸的审神者,52022的审神者么?前任审神者留下的文书中提到过,她可是很有印象呢!时之政府的效率也太低了,这种垃圾不尽早处理,留着过年吗?

    “走吧!”五虎退轻唤,摇摇晃晃的率先往外走。

    “等等!”玲子皱眉叫住他,捡起一旁被她丢在路旁的糕点袋子,在他疑惑的眼神中在他身前蹲下,“上来。”

    五虎退愣了一瞬,脸一阵发烫,“不用了!我、我可以自己走。”

    “赶紧上来!背还是抱自己选一个!”

    “真的不用!”

    “快点!听话!”脚趴手软晃晃悠悠跟喝醉了似的,怎么逃跑?

    知道她是认真的,最终,五虎退红着脸选择被她背,和兄长宽厚硬实的后背不同,她的后背纤弱柔软,却一样的让人心安,也让他觉得很害羞,一上去就将头埋进了她的肩窝,不敢抬头。

    感觉到他的呼吸喷洒在颈边,玲子咧了咧唇,为挂在身上的小老虎调整好姿势,便扶着五虎退的双腿背着他走出了小巷。

    离开小巷的时候,玲子的余光忽然扫到对面巷子里的青发青年,那青年对上她的目光,在玲子惊讶的目光中恭敬的向她鞠了一躬。

    “怎么了?快走!”感觉到她停下脚步,五虎退有些着急的拉了拉她。

    “没事,马上就走!”说罢,玲子朝远处的青年点了点头,便步履匆匆的离开了。

    等她们的身影完全消失,隐在对面的青发青年才面无表情的进入巷子里,不多时,一声惨叫后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巷子里响起。

    ……

    玲子背着五虎退一走上大街,就收获了一众各不相同的视线。

    玲子面上淡定的背着五虎退穿过众审神者和付丧神,直到离开万屋走到没人的地方才松了口气。

    “呼……刚刚那些人的眼神怎么回事?吓死我了,还以为暴露了。”

    五虎退倒是猜得到,整张脸粉嫩嫩的,他不好意思解释,他们应该是没见过哪个审神者这么宠付丧神的……背着逛万屋什么的。

    “咳……对了,那个审神者不会有事吧?要是没人发现,死在那里怎么办?”刚刚没能及时劝阻玲子,五虎退有些懊恼。

    “放心吧,我下手有轻重,不会打死的!”玲子见他小脸刷白,赶忙安抚。

    五虎退一听,大眼立刻就瞪圆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能这么睁眼说瞎话。

    “那还叫有轻重?”刚刚她明明就是往死里揍,他都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了!

    “额……”玲子将头别到一旁,不看他,“总之我在巷口看到今天跟着他的付丧神了,应该没事吧!”

    “哦……是一期尼啊,等等,他看到我们了?!”五虎退又慌张起来,焦急的跺脚。

    玲子摆了摆手,肯定的说,“放心,他不会说出去的。”

    “为什么?”

    玲子扫了一眼他好奇的小眼神,忽的咧嘴,“不告诉你!”

    五虎退腮帮子鼓了起来,但是看到她恶作剧得逞的样子,不知怎的,心里却暖呼呼的,也凶不起来。

    “算啦!”五虎退板着脸看向一边,不自在的说,“总之如果时之政府追究起来,你就说是我打的!”

    玲子一回头就看到他别扭着为她着想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他鼓鼓的脸颊。

    “你怎么这么可爱呀!”

    “尼干森么?!!晃开窝!”五虎退白嫩的脸上充血,但是看着她咧开嘴露出大白牙笑得无比灿烂的样子,心里一软,算了,捏就捏吧,就、就这一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