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3.chapter013

    “罪大恶极之徒?那混、蛋还干了什么事?”

    狐之助一哽,两只毛爪子“哗”的捂住自己的嘴,一副“这是不能说的秘密”的样子。

    这是每次都逼她出杀手锏吗?玲子松开五虎退,双手环胸,冷漠的说,“这么说……你刚刚说的我有麻烦什么的是在开玩笑……嗯?”

    最后的气声如腊月的寒风一般,狐之助身子一僵,心虚的低下头,嘤嘤嘤……威严毕露的大人好可怕!!他不是故意不说清楚的,顶多,就是想趁机卖个好,哪知道弄巧成拙把人惹毛了……嘤……其实这事也不是一点都不能说啦!

    怕真的被玲子厌弃,狐之助只能老老实实的交代,“52022本丸的审神者在虐待本丸短刀时被我们的工作人员撞了个正着,经过调查,发现他不仅虐待本丸短刀付丧神、还用卑劣暴、力的手段控制逼迫太刀付丧神执行一些极为危险的任务,还曾恶意碎刀……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他其实昨天就得知夏目大人被举报的事了,那个男人冲进时之政府的时候他就在现场。

    审神者一进来就大嚷着说自己被其他本丸的审神者殴打,让他们去抓人。

    当时办公室的人都呆了,虽然也有审神者和审神者之间发生摩擦让他们来解决的,但是像这个审神者这样被打的面目全非的还是他们任职以来头一个。当时他就想,这得多大仇多大怨才下得了这种狠手。

    一开始他还在看热闹,后来在同事的询问中,对方说打人的是52033的审神者也就是夏目大人,差点把他吓死。

    说来也奇怪,当时他第一个反应不是想夏目大人为什么打人,而是想这审神者到底做了什么事才把夏目大人给惹毛了,还没想明白就听到对方解释事情经过——什么路遇某审神者虐待付丧神,正义的出手阻止结果反被揍什么的。

    他一听就知道对方肯定在撒谎,刚想出声为夏目大人辩驳几句,一位脸上带伤的一期殿就踉踉跄跄的从外面冲了进来,单膝跪在审神者面前,一脸悲切说自己和兄弟会努力,请审神者不要再惦记52033本丸的满级付丧神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总觉得这位一期殿话里有话,含金量不小啊!

    显然审神者也注意到了,脸色瞬间就变了,立刻呵斥对方,让他不要乱说。那位一期殿又恳求了两句,审神者就慌张的把一期殿带走了哦,不是带,几乎是连拉带扯出去的,也不管之前举报的事了。

    这事情的神发展让他和他的同事一脸懵逼,还好对方有登记自己的本丸编号,他一看便愣住,忽然想起来,52033本丸的前任审神者澄野大人任职时曾经向时之政府举报过52022本丸审神者有恶意对待付丧神的行为,时之政府之前也有暗中调查过,不过那人做的很隐蔽,并没有找到证据,因此一直是个悬案。

    随后,他想起那位一期殿脸上的伤,以及审神者离开前,那盯着一期殿仿佛要吃人的样子,他心底一颤,和同事说了下这事,负责的同事连忙向上面打报告,最后那位同事带着人和52022本丸的狐之助去本丸突袭。

    后来52022的狐之助直接哭成死狐狸被带了回来,他才从同事那里得知,他们偷偷潜进本丸的时候刚好撞见审神者虐、打短刀,一期殿即将暗堕的现场。

    看到短刀们遍体凌伤、头上长了黑角的一期殿,本丸的狐之助整个狐都崩溃了,他根本想不到,这个本丸的付丧神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受尽了折磨而自己丝毫没发现。

    事情顿时就闹大了,他们忙了一晚上,将审神者扣押调查,安抚治疗暗堕边缘的一期殿和受伤程度各不相同的短刀们。

    以前本丸里的付丧神们受制于审神者,一直不敢反抗,这次有时之政府出面,终于可以解脱。

    等待这位审神者的,将是极为严酷的刑罚。地狱一百年游是板上钉钉了,至于会不会被绑在某个柱子上当装饰品就要看鬼灯大人的心情了。

    “打人的事情那边的一期殿已经向我们解释清楚了,是那位先对五虎退殿动手,您只是为了保护五虎退殿才出手,这属于正当防卫。而虐待付丧神一事更是那位无中生有刻意诬陷,这两条也是大罪,已经并案了。所以夏目大人,请放心吧,什么麻烦都没有。”

    本该因此而感到轻松的,但是听到这样的事情,不论是玲子还是五虎退心里都很沉重,五虎退刚恢复的眼睛又变得红彤彤的,“一期尼……”尽管不是同出一个本丸,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为对方感到担忧和难过。

    玲子琥珀色的瞳孔也暗沉了些,昨天真是揍轻了,就该把那个混、蛋往死里揍才对!

    狐之助见两人的表情一点也没变好,猜到什么,赶紧解释道,“两位请放心,一期殿已经在接受治疗了,其他的付丧神我们会好好照顾,时之政府也会尽快为52022本丸寻找后继审神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五虎退的眼泪又掉下来,连声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倒是玲子觉得,后继者什么的,如果是像之前这个不懂得珍惜的人来,付丧神们或许还是会宁愿没有吧……嘛,其实也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

    见她脸上的表情没那么严肃了,狐之助松了口气,“对了,一期殿还托我向您道歉,他现在的情况没法出门,所以不能亲自上门。其实明明也不是他的错……”

    玲子在心底叹了口气,那位一期殿想道歉的估计并不只是狐之助以为的那样。他应该是一直在找机会摆脱当下的困境,刚好她和五虎退成了突破口。

    她记得资料上有说,栗田口兄弟关系非常要好,亲眼看着五虎退被伤害,他应该才是最难过的吧……那时,她在巷外与他对视时,看到他紧握的拳头下一滴一滴流下的鲜红血液就是最好的证明。狐之助说的对,那并不是他的错,即使五虎退知道这件事想必也不会怪他的。

    狐之助说完,狐狸脸又恢复了几分得意,玲子看不惯他的傲娇小模样,故意板着脸说,“你就是来告诉我这件事的?那已经完成了,你可以走了。”

    “啊?”狐之助脸上的笑容僵住,随即露出“您怎么能如此狠心绝情”的表情,瞪着细小的眼缝可怜巴巴的唤,“大人,还没说完呢……”

    玲子一个冷光过去,他就不敢吭声了,只眼巴巴的望着。玲子转头看向一旁的青年,“不好意思悟先生,让您久等了,请进屋坐吧。”

    “咦?!!”

    狐之助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人,还听到了他说的这些算是时之政府机密的事……老大知道了一定会剥了他的狐狸皮的!啊……怎么办?!!

    或许是感受到了他带着祈求的小眼神,悟笑得像春天里的一抹柳絮,软软的柔柔的,“狐之助桑请放心,我只是来为夏目大人送晋江ai的,并没有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事情,自然也不会到处乱说。”

    狐之助简直喜极而泣,一把抱住悟的小腿蹭了蹭,“你真是个好人!”

    玲子按了按发疼的额头,怎么办,她好想把这只丢脸的狐狸按进泥巴里抠都抠不出来!

    “狐之助桑,你也很好。”悟微笑道,从怀里拿出一个盒子,恭敬的递向玲子,“我只是来送东西的,就不进去打扰了,夏目大人。这是属于您的ai,晋江52033号,为了方便您使用,特意做成了现世手机的形式。您去现世任务时,它会给予您提示,普通手机的功能也有。我的联系方式已经输入ai里了,在您任职期间,我全权负责您的相关事务,您有什么问题或者遇到什么紧急情况,可以随时联系我。”

    “还挺先进的!”玲子看了眼现世某爆款牌手机,忍不住说道。将手机收好,玲子对悟毫不吝啬自己灿烂的笑容,“谢谢你,那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悟微微愣了一瞬,随即也露出笑容,“请多多指教……”母亲大人。

    曾经听妻子说,母亲大人是一位拥有着能温暖他人的笑容的强大女性,看来的确是如此呢。

    目送青年的身影消失,玲子才又分出一点目光给可怜巴巴的狐之助,“你怎么还不走?”

    狐之助顿了顿,随即捂着眼睛“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您咋对俺这么凶?嘤嘤嘤……”

    方言都飙出来了……更假了。

    回应他的,是远去的脚步声以及随后厨房纸门“哗啦”关掉的声音。哭泣的声音顿时嘎然而止,狐之助放下捂着眼睛的毛爪爪,这下是真的委屈了,说好了萌妹纸都喜欢毛绒绒,无论犯了什么错都会选择原谅的吗?

    愤怒,想咬人,不敢,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