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5.chapter015

    “什么?您想一个人去?!”狐之助脸色大变,用一种不敢相信的表情瞪着玲子。

    他任职也有十来年了,身兼无数个本丸的职位,见过许多审神者,别说那些没多少危险就带着一圈付丧神的审神者,有个别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的那也至少是要带一位的,哪像夏目大人,初次做任务,去的还是危险性不小的世界,竟然一位都不想带。

    “嗯。有规定必须要带付丧神去吗?一个人去不行吗?”

    “为什么?”狐之助完全不理解。

    玲子垂下眼,手指轻轻波动盒子里的樱花糕,“他身体还很虚弱,不适合出任务。”

    “就因为这个?身体虚弱只是因为他缺乏灵力而已,只要您和他签订契约,他的身体自然就会恢复到巅峰,哪怕是受伤了,只要您为他手入,也会很快痊愈的!”

    “不用了。”玲子依然坚持,“那孩子现在应该并不想和我去吧!”

    “到底为什么?”狐之助不解,他刚刚看到两人互相维护的样子,明明就很和谐,到底……?!!!!

    忽然,五虎退一直在等待澄野大人归来的事从狐之助脑海里一闪而过,即使早就猜到,但是他还是再次向玲子确认,“大人,难道您还没告诉五虎退殿前任审神者大人已死,不会再回来了这件事吗?”

    他当初给她看资料,可就是为了通过她让还有所期待的付丧神们死心,快点融入本丸,哪知道她根本没说,那么就难怪五虎退不肯和她签订契约了。

    “他没有必要知道这件事……而且……”想到什么,玲子顿了顿。

    “而且什么?”

    “没什么!”玲子抬头扫了他一眼,低喝道,“你也不许说!不然看我怎么收拾……?!!!!”

    玲子威胁的话未说完,突然脸色大变,飞快的起身拉开纸门。

    “哗”的一声响,房间旁边的走廊上,半跪着靠在墙上的少年出现在视线中。

    少年脸色刷白,金色的大眼布满了血丝,无神的直视着前方,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圆圆的眼眶下滑,无声的哭泣着。

    “小退!!”玲子心中一紧,赶紧冲了过去,刚想将他扶起来,“啪”,手被重重的打开,五虎退抬起迷蒙的双眼,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不、要、碰、我!”

    声音极冷,像是深冬屋檐下的冰锥,寒冷而刺人,一时之间,玲子浑身发冷,竟然愣在了原地。

    五虎退微微侧头,看向紧随着玲子出来,惊慌失措的狐之助,因为腿软,只能扶着墙踉踉跄跄的站起来,然后避开玲子朝他伸出的手,朝狐之助踉跄的走了两步,“狐之助先生,你在撒谎对不对?主上只是暂时离开,她还会回来的!她才没有……她没有……”

    后面的“死”字,怎么都说不出口,五虎退已然哭成泪人,再次软倒在地。

    知道自己闯了祸,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狐之助看着他痛不欲生的样子,又看向旁边玲子担忧无比的表情,咬了咬牙,干脆心一横,狐狸脸露出严肃的表情,一字一顿的说,“我没说谎,这是事实,澄野大人死了,在她离开本丸回到现世的那天就死了。”

    “不会的!我不信!你在骗我!你在骗我!”五虎退崩溃的大吼。

    感觉到主人情绪波动的小老虎们从尽头奔到他身边焦急的“嗷呜”,可是五虎退却没能给它们回应,而是含着泪瞪着狐之助不放,“你说清楚啊!”

    氛围瞬间凝结成冰,狐之助张口,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可以透露一些事,但是有些事确实他不能说……或者说,绝对不能从他口中说出来。

    所以,在场的另一个人开了口。

    “小退,你的澄野大人的确已经去世了。”

    “不!我不……”五虎退猛的回头,像是不敢相信似的瞪向一直温柔待他的玲子,然而,那双琥珀色眸子里面的决然和肯定却重重的撞上他竖起的保护壳。

    心口一颤,五虎退慌张的低下头,仿佛置身于盛冬,浑身发冷。

    玲子看着他这逃避的模样哪还有什么不懂,她一直猜测的事在这一刻得到了应证。

    其实五虎退接不接受她,她都无所谓,但是她无法看着这么可爱,这么善良的孩子,把自己紧紧束缚不得自由。

    他值得被人疼爱,无论是她,还是澄野,都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即使过程再残忍,她也要做。

    听着她一点一点靠近的脚步声,仿佛感觉到什么,五虎退抱住自己颤抖的身体,下意识的往后缩。

    玲子单膝跪在他身前,轻轻唤道,“小退……”

    “不,你别过来……”五虎退带着泣音的声音带着祈求。

    “小退,你知道的对不对?”

    “不……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您了,别再说了!”

    “夏目大人?”狐之助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

    玲子知道这很残忍,但是已经开了头,她只能选择继续。

    “小退,你逃避的时间已经够久了……”玲子暖暖的掌心轻轻覆在白色的发上轻揉,然后下滑,将他低垂的头抬起,对着这一张早已泪流满面的小脸说出最残忍的部分。

    “你的澄野大人已经死了……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什、什么?!”一旁的狐之助瞬间瞪大了眼。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哇……”

    长久以来,自己为自己编织的假象在一瞬间被她揭穿碎裂成渣,愤怒与悲痛汇聚一起化为崩溃的哭声响彻本丸。

    “小退……你该接受现实了。”

    ……

    五虎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里,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的,他把自己关了进去,抱着膝盖坐在角落,脑海里一直回响着狐之助和玲子的话。

    “澄野大人已经死了。”

    “在回到现世那一天就已经死了。”

    “这件事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你该接受现实了。”

    眼泪沿着干涸的泪痕再次下滑。

    是,他其实早就知道澄野大人已死这件事了,一直以来的等待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而已。

    澄野大人一共在本丸任职了十年,作为本丸的第一把短刀,他一直很受宠,即使连初始刀加州殿都比不上,经常都是他作为近侍陪在大人身边,所以当三年前,澄野大人的身体出现问题,他是第一个发觉的。

    因为她本来就比较粗心,所以即使平地摔的频率变高,他们也没有注意,直到他发现她似乎偶尔会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怕其他人担心,大人让他别告诉其他付丧神,而自己则尽快回到现世看医生。

    那一次,大人差不多一个月才从现世回来,然后告诉他她确实是生病了,不过已经被医生治好了。

    他放了心,他万万没想到从不说谎话的大人对他撒了谎。他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她平时并没有表现出一点生病的症状,只是慢慢的,她不再和他们一起用饭了,以现世家中有事为由,回家的次数变得越来越多,待在本丸的时间越来越短,到最后一年,她几乎一周才回来一次,每次来匆匆将事情安排好就离开。

    因为没想过她会撒谎,所以大家都为没办法帮她分担现世的事务而愧疚自责,却都没发现她生病了,很严重的病。

    直到她永远离开本丸的那一天,那晚,他的小老虎像是感觉到什么了似的,偷偷跑了出去,他出门寻找的时候,刚好看到她趁着夜色正欲离开。

    他发现了不对,跑过去追问,最终被她用灵力打昏。不过,大概因为她当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力道并不大,所以他很快就恢复了意识……模模糊糊间,他感觉到她温热的手一遍又一遍的摸着他的头,他听到她哭着说对不起,她生病了,马上就要死了,所以没办法再留下了。

    他想醒来,但是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等再醒来,她已经离开了。

    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是回家了,因为太匆忙所以才没能打招呼,他也希望是这样,可是第二天他的希望就打破了,狐之助过来告诉他们,澄野大人辞去了审神者的工作,时之政府会尽快找新的审神者接手本丸。

    大家都很震惊,不明白昨天还对他们微笑的女孩为什么会突然离去,追问狐之助,狐之助也只是说是澄野大人的私人原因。

    他有许多次想开口对大家说那晚他听到的事,可是看着他的兄弟们依然怀抱信心,觉得她只是被事情耽搁了,迟早会回来,他就不敢说,不敢说她马上就会死或者可能已经死了这件事。

    后来,狐之助说会接手本丸的新审神者一直没来,而主上也没有再回来,伙伴们、各位殿下在等待中因为灵力用尽而无法保持人形,逐渐陷入了沉睡。

    不知不觉就只剩下了他和他的小老虎,他知道,是澄野大人临走之前,将仅剩的灵力都灌输给他了,所以他才能坚持到最后。

    可是一个人,没有了希望,还怎么能坚持下来呢?所以他不停的欺骗自己,那天晚上听到的都是梦,主上只是因为现世的事无法再兼顾本丸,等她处理完,一定会回来的……

    可是,他编织的谎言,就像泡沫一样,“啪”的一声,被她狠狠的戳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