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6.chapter016

    “砰砰砰”

    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伴随着玲子清悦的声音,“小退,一天一夜了,你还要把自己关多久?”

    五虎退浑身一僵,缩在角落无助的落泪。

    屋外,玲子半响没听到回应,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想,你该知道她临走之前为你们做的那些准备,一定是希望你们能够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依然好好生活。逝者已逝,珍惜现在和未来才是对澄野前辈最好的报答。”

    厨房里的地窖隔间里,除了占了两间房的各种新鲜食材和日用品外,还有澄野按照79位付丧神的兴趣爱好留下的礼物。

    那些东西,都是澄野在病入膏肓前认认真真准备的,每一件礼物都倾注了她对付丧神们的喜爱和祝福,却不知道该怎么交给他们,因此才用灵力封住,并写下那张纸条留给继任者。

    只是澄野万万没想到,五虎退会发现她特意夹在文案里留给继任者的“遗书”,还不慎留在了厨房角落……从而被玲子捡到产生怀疑。

    屋内,五虎退干涸的眼眶再次涌出水花。她说的话,他当然懂,正是因为懂他的主上有多么好,他才会那样舍不得。

    “呜呜……我不听……不听……”

    沙哑的泣音像木匠锯木发出的声音,带着无助与悲伤。

    玲子琥珀色的眸子黯淡了一些,垂目看着脚边一群眼巴巴的望着房门的小老虎,无奈叹气,“好吧,饭……你还是多少吃点,小老虎们很担心你。”

    说完,玲子弯下腰,将不想走的小老虎们挨个提到怀里,小老虎一个个焉搭搭的,好不可怜。

    玲子刚要转身,却敏锐的听到踉踉跄跄的脚步声,顿时一喜。果然,下一刻,房间的门被“哗”的打开,五虎退红着眼一把拽住了她的衣摆,希冀的问,“大人,我有听狐之助提到过,您、您是来自地狱是吗?”

    对上他眼中的期待,玲子脸上的笑容僵住,眼中的欣喜快速褪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回答,“是,我本是地狱的亡者。”

    五虎退眼中顿时绽放出了光彩,急切的问,“那您可以帮我找找主上吗?我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想我们,既然亡者也可以成为审神者,那么她是不是能回……”

    “她不会回来了。”玲子打断了他的追问,再次打碎了他的美梦。

    五虎退脸色刷白,仍然紧追着问,“为什么?您都可以……”

    玲子张口,涌到喉咙口的残忍在看到他充满希冀的双眼时,极力压抑了下来,她将头撇到另外一边,低声道,“据我所知,她的灵魂在去世没多久之后已经转世了。”

    “我不信!她那么放不下本丸,怎么可能就这么去转世?!”

    伴随着五虎退崩溃的大吼,玲子则被他推得踉跄差点摔倒,甚至挤到了怀里的小老虎,玲子脸上的表情彻底垮了下来,“她放没放下你心里没数吗?”

    五虎退愣住,是啊,她把所有的后事都安排好了,在她离开后他们需要的日常用度,她的日志上说了时之政府在她离职后会为他们重新选择一位强大的审神者继任。

    她相信他们会过得很好,所以走的时候尽管不舍,却完全放心,没有留恋。

    “我不信……我不信……”五虎退捂着眼又开始落泪。

    “随便你信不信!”

    看到他这种逃避现实不肯出来的样子,玲子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气得她说完转身就走,那干脆的背影,让五虎退心神俱裂。

    她也要走了吗?她也不要他了吗?不要……不要……不要丢下他……不要再让他一个人面对无尽的黑暗……不要……

    汹涌的泪不停的溢出,厚重的水雾将他的视线完全模糊,五虎退脚步一软,狼狈的跌倒在地,最后认命的垂下头,双手环抱着膝盖,无声的哭泣。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可是心里还是好痛……

    忽的,温热的掌心扶住了他的手臂,五虎退一惊,抬头的瞬间被拥入了温暖的怀抱中。

    已经非常熟悉的,清新的草木香涌进鼻腔,五虎退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抬手环住了她的腰。

    “我、我以为您已经走了……”

    玲子抬手轻揉他的脑袋,“啊,我去把小老虎放回去。”

    “呜……我以为您生气了……”

    玲子手中的力道加重,直接把五虎退漂亮的白发揉成了鸡窝,“啊,是挺生气的。”几次三番被他那么怼,那么不珍惜自己,简直气死她了。

    “呜呜……我以为您不要我了……”五虎退收紧了手臂,湿热的泪珠浸透了玲子的衣服。

    “怎么会呢?”闻言,玲子叹了口气,握着他的双肩拉开两人的距离,修长的手指轻轻拭去他眼角的晶莹,“别哭了,明明一直都是你不要我,我还没哭呢!”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对……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对不起,大人。”五虎退不停的道歉,自责与愧疚像洪水一样将他淹没。

    “傻瓜……”玲子直视他琥珀色眸子,认真道,“你并没有伤害到我,想念一个人也不是错,你唯一做错的,是折腾自己,这样的你一定不是那位大人希望看到的。”

    “还有,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我绝对不会随意丢下你的,我保证。”

    “……呜哇……对不起……对不起……主上……大人……呜哇……”

    一直以来,所有独自承担的担忧害怕与思念在瞬间爆发出来,五虎退伸出双手,紧紧搂住玲子的脖子,趴在她肩上嚎啕大哭。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玲子一下又一下的拍着他的后背安抚,心头一直压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好一会儿,五虎退的哭声才渐渐停了下来,从玲子怀里退开,红肿的眼看着玲子肩头浸湿了大片的布料,白嫩的脸微微发红。

    玲子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噗嗤”笑出声来,见他低着头似在不好意思,玲子伸手去拉他,“走吧!”

    五虎退却躲开她的手,往后退了两步,紧紧的看着她。

    「主上,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疼爱照顾陪伴,我会把那些美好的回忆好好收藏的,从今开始,我会像您希望的那样,和眼前这位大人开始新的生活。」

    在玲子惊讶的眼神中,五虎退双膝跪地,恭敬的叩首,“夏目大人,吾名五虎退,是献给兼信公的礼物。没有杀过老虎,只是一把短刀,若不嫌弃,今后,五虎退愿成为大人手中的一把利刃,守护大人,为大人斩尽一切阻碍。”

    “小退?”

    玲子还没反应过来,一股陌生的力量忽然快速涌进她的身体里,她瞪大了眼,茫然的感受了一下,这力量宛如山间的清泉,让人心旷神怡。甚至,还有种甜甜的味道。

    这是……五虎退的力量?

    这股力量很快就化为了她自己的灵力,然后像昙花一样,以她为中心,瞬间绽开。

    长久以来枯竭的身体被力量填满,久违的充实感让五虎退舒服得呻、吟出来。瘦弱的身体在一瞬间变得结实强壮,甚至连身高都拔高了不少,温暖的金色光芒中,少年的五官也稍微长开了些,比以前更加的秀丽,清俊。

    玲子惊讶的看着大不一样的五虎退……难道这就是狐之助说的契约?

    金光中五虎退睁开眼,看着玲子有些呆愣的表情,嘴角慢慢勾起浅浅的笑容,伸出手指向庭院的方向。

    “大人,您看!”

    玲子疑惑的回头,随即惊讶的瞪大了眼。

    ——入目不再是荒芜,贫瘠的土地、枯萎的草木、干涸的池塘、残破的围墙已然不见。

    绿草如茵,零星的花朵点缀其间,池塘里蓄满了清澈见底的水,碧绿的荷叶随波荡漾,仿佛还有蛙鸣传来。然而最美丽的,还是池塘边那颗巨大的樱花树,斑驳交错的枝桠上,粉白色的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打苞绽放,一簇簇紧紧的挤在枝头,团成一个个甜美的花球。

    风一吹,粉白色的花雨漫天飞舞,美丽的像是仙境。

    “原来……狐之助没说谎,真的很美丽啊……”

    微凉的手指轻轻勾住她温暖柔软的手指,然后被紧紧握住。

    不知何时,挣破乌云束缚的太阳探出了头,金色的碎光洒落在本丸的每一处,也洒落在廊檐下手牵手并肩而立的一大一小身上,看起来……是那么美好。

    拐角,沐浴在阳光中的两把太刀偷偷收回刀柄。

    「呵,真是有意思的姬君。」

    「小退……之前让小退那么难过,我不会承认的,狐之助……哼!」

    时之政府办公室。

    “阿~啾!”

    忽然感觉背后一寒的狐之助打了个喷嚏,怎么突然觉得有人在念他?

    毛爪爪挠了挠下巴,视线忽然扫到桌上的粉色纸盒,香甜的味道从纸盒里溢出,诱人食指大动。

    这是昨天走之前,夏目大人塞给他的。他搞砸了一切,但是她不仅没有怪他(错觉),还送他樱花糕,这让本来就很愧疚的他更是觉得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夏目大人和五虎退殿谈的怎么样怎么样了……嗯,一定没问题的!他相信夏目大人!看过那么多审神者后,他是真心觉得夏目大人是最适合这个本丸的,希望五虎退殿也好,其他付丧神也好,都好好珍惜如此强大又温柔的夏目大人吧!

    不过……提到付丧神……他好像有什么事忘记向夏目大人解释了……是什么呢?

    “嘛,算了!还是吃糕点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