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7.chapter017

    “衣服……”

    “现金,银、行、卡……”

    “食物……”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嘟着唇站在一旁看着玲子打包行李——不是他不想帮忙,是她不许。

    在玲子再一次转身欲拿东西的时候,一只白嫩的小手抓住了她的裙摆。

    “嗯?”玲子一回头,就对上五虎退眼眶中闪烁的泪花,顿时无奈。

    “好了,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摸了摸他的头,玲子尽量安抚着没有安全感的小少年。

    五虎退瘪着嘴,委屈巴巴的看她,怀里的小老虎也随主人摆出同样的表情,“大将……大人,真的不可以带五虎退一起去吗?”

    嘿呀,竟然用美正太计,玲子又使劲揉了揉小脑袋,绝不上当,“我只是先去那边看看情况,很快就回来了,你和小老虎们的身体还没好,乖乖在家待着看家。”

    “……”五虎退纤长的睫毛像蝴蝶一样扇呀扇,心中无奈。契约以后他的身体就没问题了,而且明明还比以前更强壮了!连小老虎们都比以前圆了一大圈,整天活蹦乱跳的,但是大人她不知怎的,仍然觉得他们瘦得不行,死活不同意他跟着去。

    虽然有点郁闷,但是心里更多的却是开心。因为,这说明大将……大人是真的很喜欢他。嘿呀,不让他称呼“大将”可真是有点别扭,可是谁叫大人不喜欢呢!

    发现以往百試百通的小可怜模样对少女一点用都没有,圆溜溜的金眸转了转,五虎退作出沮丧的样子慢吞吞的收回手。

    果然,玲子一见他这难过的样子就心疼,软下声音道,“要是无聊了就把院子什么的收拾一下,算了,这个还是等我回来我来弄吧,或者去万屋逛逛也不错……哦,对了!”一提起万屋,玲子从柜子里翻出沉甸甸的小布袋塞一把到五虎退手里,嘱咐道,“钱拿好,你想买什么买什么,不必为我省钱,用完了我会找狐之助要的。”

    这壕气满满的宠溺,让原本有着小心思的五虎退实在忍不住,又啪嗒啪嗒的落起泪。

    “怎么又哭了……”玲子无奈,蹲下身为他擦泪,“乖……我真的很快就回来。”时间比例一比三十的说,也就是她在小世界待1个月,这边也就一天,快的话,说不定一天都要不了就回来了呢……应该吧。

    “可是……”

    五虎退的视线扫过刀架上的太刀,嘴角微勾,应了下来,“嗯,大人,我一定会乖乖的!”

    见他应下,玲子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把装满行李的双肩包背到背上,准备出发。

    时空通道就在院子里,这是之前玲子问起五虎退才知道的,就在上次她放晾竿晒被子的位置……她之前竟然一点没发现,只觉得那里比较平坦,光线足。

    五虎退心里心虚又愧疚,用力的回握住她的手,温暖的感觉让他一点也不想放手,但心里还是盘算着怎么开口才能让她把……一期哥带上。

    “诶?!”眼看她就要走了,他正着急以为没机会说出来,五虎退一抬头便看到她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木棍,顿时一喜,忍不住拉了拉她的手,“大人,您拿着这个是……防身?”

    “对啊。”玲子点头,握着手中这根很是结实的棍子,不清楚那边什么情况,还是要稍微做点准备的。

    “所以大人就该带着我啊……”五虎退故意撇着嘴道。

    玲子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你怎么说,都不行。”

    “可是,大人这么走,我也不放心啊,既然这样……”正中下怀,表面上却委屈巴巴的五虎退眼睛睁大,仿佛忽然想起什么,松开玲子的手,啪嗒啪嗒跑到刀架旁,拿起没放在刀架上的那把太刀。

    红色与金色交织的刀鞘在阳光下越显华丽,五虎退捧着太刀走到玲子面前,“大人,那棍子你就别带了,带着我哥哥……的刀吧!”

    “诶?”玲子皱着眉,“这不太好吧。”

    人都不在,她擅自用他人的爱刀,是非常不礼貌的,万一路上出点什么事弄丢了损伤了或是怎样就更没法交代了。

    “没有什么不好的!您又不愿意带着我,我的短刀您也没法用,所以还是用哥哥这把吧,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五虎退如是说道,轻轻捏了捏手中有些躁动的太刀。

    如果太刀此时能说话,五虎退知道一定能听到属于他哥哥的训斥,不过,谁让一期哥不想在玲子面前恢复人形呢,他才听不懂他的反抗。

    玲子沉默了片刻,看着他坚持的眼神,只好接过,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这把太刀在她的手中颤动了一下。

    “好吧……”玲子青葱般的指尖轻轻细细的抚过华丽的刀鞘,看得五虎退眯起了眼,眼底透出一抹笑意。

    温热的掌心握住刀鞘,刀锋出鞘,如镜面般的刀刃依然散发着森森寒气,玲子一顿,轻声呢喃,“怎么比上次还冷了……”

    五虎退低头偷笑。

    “不过……”玲子让刀回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五虎退,“能换一把吗?这把刀大概不太适合我,刀架上那把我看就很合适……”

    “啊?”五虎退直接愣住,然后……然后屋内的温度瞬间降了十来度,玲子忽然觉得自己的手像被冰针扎了一下似的,下意识的一松,手中的太刀便开始做自由落体运动。

    还好五虎退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接住。

    “奇怪?刚刚有什么刺了我一下……”玲子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又仔细看了看五虎退手中的太刀,“是我的错觉吗?”

    “哈哈,肯定是大人您的错觉,那什么,刀架上的刀是另外一位殿下的,未经过他的允许……我哥哥……的刀很好,又漂亮,又好用,您用着就知道他的好了!”从未撒过谎的五虎退只觉得脸发烧,乱七八糟的推销完便低下头,重重的捏了捏手中更加躁动的太刀。

    之前他就发现大人不知道这些刀剑就是付丧神本体这件事,因为私心,他刻意对大人隐瞒了,那天之后他倒是想说,但是被一期哥阻止了。

    他有偷偷猜想,一方面多半是一期哥受了他之前的影响,才不承认大人,这让他无比的愧疚又自责,二来,大约是那天……大人将一期哥从头到尾摸了一遍,一期哥肯定是害羞了。

    不管怎么说,事情都是因他而起,因此,他才没有执意要跟着走,而是想让大人把一期哥带去,希望两人在相处的过程中,哥哥能明白大人的好,亲口告诉大人,或者让大人自己发现哥哥的事。

    不过,完全没想到大人竟然不喜欢哥哥呢!想笑……而且,刚刚他还听到后面传来刀架移动的轻微响声,想必……三日月殿也快笑死了吧!

    嗯,三日月殿一向温和慈祥,一定不会怪他把这个加深感情的机会给哥哥的!大不了……大人离开期间,他天天给三日月殿做保养。

    回过神,五虎退将太刀交给玲子,郑重的说,“我哥哥……的刀一定会好好保护大人的,我相信。”

    「对不起对不起,三日月殿。」

    「拜托拜托,一期尼,替我好好保护大人。」

    五虎退在心底说道。

    闻言,原本还想反抗一下的躁动太刀忽的安分了下来,任那双如玉的手在呆愣过后郑重的接过。

    “好吧……”玲子嘴角微扬起。

    这次,不再耽搁,两人走到传送阵的位置,五虎退根据ai上的代码熟练的操纵,很快,一道金色的光圈亮起,将玲子圈在其中。

    隔着光幕,玲子看着五虎退嘱咐道,“我不在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小老虎们,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我会尽快回来,最晚不超过一周,不要担心。”

    “大人,您也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等您回来。”五虎退弯起了眉眼,脸上的笑容大大的,就像风雨后的晴日,无比明媚灿烂。

    是那么的可爱。

    玲子微微一怔,随即咧开唇,露出洁白的贝齿,“知道啦……?!!”

    告别的话戛然而止,一把很是眼熟、甚至她刚刚还想要拿走的太刀忽的从五虎退身后的房间里疾飞出来伫立在他身后半空中。

    玲子琥珀色的眼瞪圆,震惊的看着那把太刀忽然绽放出月华般的光辉,白光中,一道飘逸的身影骤然拉长,金色的流苏在阳光下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辉,伴随着一道慵懒温和的男音,一只如玉般的手搭在了五虎退肩上,如月色般撩人的美丽双瞳望着玲子,微笑道,“嘛、老夫会好好照顾退酱的,一路走好,早去早回……姬君。”

    怔愣中,玲子只觉得一股熟悉的柔和的力量忽然从心底蔓延至全身,震惊的视线从一脸微笑的俊美青年脸上移到捂着脸不敢看她的五虎退身上。

    在完全消失前,玲子终于从震惊中回神,喃喃道,“小退,刀子……成精了????”

    闻言,五虎退差点将头埋进土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