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8.chapter018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空。

    镇目町还未开发过的j区老街小巷,像一条条看不清深浅的暗河,蜿蜒在厚重的黑暗中,仿佛随时都可能窜出什么奇异的东西出来,颇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忽的,匆忙的脚步声划破宁静,微弱的星光下,一道高大的身影猛然出现在脏乱的小巷尽头。

    大概是跑的太厉害,纷繁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气声交织着回荡在小巷里,慌乱逃窜的人不停的往后面查看。

    途径小巷唯一的路灯时,来人的模样清晰的暴露在昏黄朦胧的灯光中。

    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一头乱糟糟的半长金发,五官较为粗犷,此时,脸上如调色盘一样青一块紫一块,左耳上方戴着银色的耳圈,身上穿着发黑的白衬衣和破洞牛仔裤,运动鞋,以及同样破破烂烂的深色风衣……一副邋遢至极的乞丐模样。

    而这“乞丐”胸前紧抱着一团鼓鼓囊囊的东西,被风衣挡着,看不清是什么。

    忽然,那一团动了动,一只小手握住风衣的边缘轻轻一拉,探出一个栗色的小脑袋出来。

    “爸爸,你停下休息一会儿吧!”

    小孩子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出来,正在逃命的男人身体一顿,停下脚步四周张望了一下,确定那些人暂时没追到这儿来这才小心的躲到前方的垃圾桶后,把小孩放了下来。

    “呼呼……累死我了!卧槽,今天到底走了什么霉运?!”

    满头大汗的高大男人盯着来时的方向粗鲁的擦了一把汗,忿忿的低咒。

    这个男人名叫十束森,36岁,贫民区里的一个普通男人,没有正当营生,靠着赌博和兼职放养着一个十二岁的儿子十束多多良……此时,正带着儿子被赌场的人围追堵截中。

    说起来也是倒霉,他今天兼职一结束,便去了隔壁区刚开没多久的赌场,就赢了两把,也没多少钱,甚至他都没出千,去洗手间的功夫就被赌场的人按住了,说是要带他去见什么人,他一看不对,当然就想逃跑。被赌场的人捉住一阵狠揍,他拼了老命才逃出来。本以为已经甩掉了尾巴,结果在家附近刚好与追过来的打手们撞个正着,更倒霉的是还碰到了他那好久不见的儿子。

    他没办法,只得抱着儿子像被猫捉的老鼠一样四处逃窜,也不知道这群人怎么回事,一副不抓到他就不罢休的样子,死命的追,还好他熟悉这一片,各个小巷窜来窜去才没有被逮住。

    现在一放松下来,十束森就觉得浑身都疼,麻个鸡,那些打手下手也太黑了,感觉肋骨都断了,岂可修!

    十束多多良乖巧的站在父亲身边,他肤色白皙,和五官略微粗犷的父亲不同,长得很是清秀可爱,特别是那双笑眼,弯弯的像月牙。而且,和邋遢的某人不同,他身上穿着的小黄鸡t恤也好,棕色的棉麻裤和白色运动鞋也好,虽然洗得泛白,但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

    只是,说是十二岁,可是他身材矮小,身体也很瘦弱,干巴巴的,脸上也没几两肉,看起来就和不到十岁的小孩差不多。

    粗糙的小手拉了拉父亲的风衣,等十束森低下头,瘦巴巴的小孩笑眯眯的说,“爸爸,看来这次你赢的很多啊!”一般输了或者小赢那些人是不会管他的。

    “赢个屁!”十束森怒骂了一句,看到在这种情况下也带着笑的儿子,“哗”的蹲下身,有些无语的瞪着他扯了扯嘴角,却扯住了嘴角的伤口,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见状,多多良伸手摸了摸他肿得跟猪头似的脸,笑着道,“爸爸,等休息好了你先走吧,我待会儿自己绕回去。”

    十束森想了想,他受了伤,带着孩子确实不好跑,万一被抓到,这臭小子不就成了累赘,反正对方找的是自己,多多良这臭小子还算机灵刚刚又没有露脸,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事。

    不过十束森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但是一抬头就看到儿子脸上那泰山崩于前也不变的笑容,瞬间什么担心害怕都不由自主的消失了。

    但是,十束森却忽然注意到另外一件事——几天不见,多多良看起来又瘦弱了些,月光下,他的脸白的跟鬼似的。

    粗糙的指头戳了戳多多良消瘦的脸颊,十束森低骂道,“你这死孩子,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我上次不是给你钱了吗……等等,你是不是又去买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这小混蛋败家子!”

    他完全不明白,这孩子是怎么长的,一是面瘫,挂笑的那种,开心的时候不开心的时候,无聊的时候有趣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都笑着,有时候笑得他心都发颤,二就是三分钟热度的爱好。

    从小到大,从运动到艺术,多多良什么都爱好了个遍,就是没个坚持的,每次给他钱让他吃饭,他就偷摸……哦,不对,是光明正大的去买他那段时间的爱好品,导致每次搬家的时候都是一大堆东西……累得自己腰酸背痛!

    十束森的指尖带着粗粗的硬茧,戳在多多良脸上微微刺痛,但是多多良却一点也不在意,眯着眼乖巧的歪头承认,“我喜欢嘛……”

    “饿着肚子谈什么喜欢?再说,我那么辛苦赚钱可不是……”想到什么,十束森反应过来,及时止住了话头,反手拍到多多良脑袋上,讽刺的说,“我看你就是个少爷命!只不过却被我这样的捡到了,真是对不起哦!”

    多多良头微垂,依然笑得人畜无害。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十束森嘟囔道,一边张望四周,一边在裤兜里掏啊掏,最终拿出一大把皱皱巴巴的纸钞塞到他手里,皱眉嘱咐道,“你自己小心点,如果我没回来,你就去外面躲一躲,不准不吃饭就去买你那些小玩意,不听话我会揍你知道吗?!”

    最后一句恶狠狠的还带着威胁,再加上一个猪头脸,着实有种让人瘆得慌的感觉。然而多多良却完全没感觉,小时候不是没被打过,但是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父亲都那么说可是再也没有揍过他。

    巷口接二连三的脚步声跑过,多多良笑着伸手推他,“知道啦,你快走吧!别被人打死了!”

    “小混蛋,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吗?!”十束森恶狠狠的揉了一把他的头,又看了眼他身上单薄的t恤,快速的脱下身上的风衣扔到他头上,“拿回去给我洗了,别弄掉了啊!我就这一件外套!”

    混合着烟草味、灰尘味、血腥味还有馊味的风衣将多多良的视线完全挡住,他只感觉自己的头又被按了一下,然后身前的人快速奔跑刮起的风便带起了遮住他半张侧脸的风衣。

    “嘿,一群傻x,来追我呀!”

    巷子口传来十束森故意喊出的脏话。

    风衣下的眸子里些微的情绪明明灭灭,弯弯的笑眼也拉成了一条直线……清冷、淡漠。

    多多良伸手拉了拉风衣,将自己团团裹住缩在垃圾桶背后,黑夜和深色的风衣是最好的掩护,很快,他听到一群急切的脚步声追着最开始的脚步声而去。

    等到所有声音都消失了,他才慢慢的裹着风衣站了起来。

    天上的乌云不知何时被吹散,露出了皎洁的月盘和璀璨的繁星,月色洒落在阴冷的小巷里,拉长了他小小的身影。

    将过大的风衣拿在手上,多多良伸手隔着衣服摸了摸被他贴身放好的钱,脸上又扬起了惯有的微笑,转身往小公寓的方向走。

    然而刚转过拐角,多多良便狠狠的撞到了一堵肉墙,太过瘦小的身子直接被反作用力撞得在地上滚了一圈。

    然而撞人的魁梧男子却只是扫了他一眼,略带焦躁和恼怒的对旁边的人抱怨,“可恶,那个十束森是属猴子的吗?跑的那么快!”

    旁边的几个小啰啰也满头大汗还在喘气,其中一个闻言也是一阵气闷,“就是,这绕来绕去的,头都给我绕晕了,麻痹,等抓到看我不弄死他!”

    “啪”一开始说话的男人一巴掌扇了过去,“脑子里有屎啊!老大让我们抓活的!还指着对方赚钱呢!”

    “是是是!大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再找哇!交不了差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听到对话的多多良心里一突,强作镇定的捡起掉在地上的风衣,默默的避开他们往前走,擦身而过的瞬间,多多良轻轻松了口气。

    然而猛地,后颈的衣领被一双大手拎住,随即他整个人就被提到了半空中,被称为“大哥”的魁梧男子凶狠的像狼一样的审视表情在月光下暴露无疑。

    “小鬼,有看到过一个受伤的男人吗?”

    多多良白嫩的小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颤抖着说,“没,没有。”

    对于自己小儿止哭的外貌,男人也是深有体会的,看手里弱的像个鹌鹑的小男孩抖得都要打摆子了,嫌弃的撇了撇嘴,手一松,直接让多多良做了自由落体运动。

    多多良摔了一个闷墩,屁股生疼,撑地的时候还按到地上的玻璃渣,顿时便见了血,疼的他眉头狠狠一蹙,闷哼了两声。

    但是他并不敢耽搁,飞快的爬起来,抱起掉落在地的风衣转身就要跑,将一个害怕的小孩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然而——

    “站住!”

    多多良身子一僵。

    “你怀里的衣服看起来很眼熟啊,小鬼。”

    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在召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