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19.chapter019

    多多良在今天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虽然不是幸运s,但是至少也有幸运a吧。

    当然,认识他的人都不觉得就是了。

    他三岁的时候被亲生母亲抛弃,然后被十束森那样半分不靠谱的男人收养什么的……酗酒,嗜赌,不靠谱到连老婆都跑了的男人。

    每个认识十束父子的人,一看到骨瘦如柴的多多良都会明里暗里的叹气——“啊,有那样的养父,还不如当孤儿呢!”

    然而多多良却不这么认为,即使十束森再怎么不靠谱,可是依然将毫无血缘关系的他养到这么大,他有吃有喝有穿还有住长得这么好(?)……你看,没个幸运a怎么可能。

    不过今天他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先是上学走神不慎被老师发现罚站了一上午,下午下课准备去新基地玩,结果一去才发现因为大楼拆迁所以基地被毁的一干二净,常去的超市里的打折商品也没抢到,甚至连过期便当都没有了。

    这也就算了,回家的路上他难得的换了一条路,结果正好遇到被打手追得鸡飞狗跳的养父,他刚准备打个招呼,就见对方那调色盘的脸变得狰狞,跟见了鬼似的,冲过来把他按在怀里拔腿就跑……他第一次知道养父还有田径的天赋,跑的跟博尔特似的。

    期间他没有抬过头,他确认那些打手即使看到他也该认不出自己,因此,他才敢对养父说自己回去。只是倒霉的时候喝水都塞牙缝,他怎么也想不到,怀里的破风衣会露出破绽。若是被这群人发现,那后果……

    难怪早上的星座节目说这个月水瓶座运势不好,单日出门容易遇到事故,甚至会有生命危险……现在可不就应验了。

    多多良在心底叹了一声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小脑袋瓜不停的运转,在后面的男人耐心用光前转回去。

    然后他还没站稳,手中的风衣就被一只大手粗鲁的抢走了,多多良眼睛微眯,但没有作声。

    “大哥,这好像是十束森的风衣!”小啰啰a激动的说,然后便转过身恶狠狠的看向多多良,“小鬼,这哪里来的?”

    面上作出害怕的表情,多多良指着自己过来的方向结结巴巴的说,“大、大叔,这是我在那边的垃圾桶捡的。”

    “那家伙居然又从那边跑了!嘿,属兔子的吗?大哥,我们快追吧!”小啰啰随手将破风衣扔在地上就准备去那边抓人。

    “等等!”为首的男人叫住小弟,上下打量了一番多多良,瘦巴巴的,衣服也是洗得泛白,还有各种补过的痕迹,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这个区是整个镇目町的贫民区,遇到一两个这样的孩子其实是很正常的。

    然而谁都没料到,男人竟然突然闪电般的出手将多多良抓到了手中,“捡的?真当我傻?刚刚十束森抱着跑的就是你吧,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大叔你说的人,我只是想出来翻点东西,这衣服就是刚刚在那边捡的!”多多良心里一突,但是当然不会承认,可怜巴巴的看着男人,一副可怜又无害的样子。

    男子沉默了片刻,像是相信了他的话,松开了多多良的衣襟。

    多多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粗糙的大手却猛然掐住他纤细的脖子,再次将他提了起来。

    瞬间窒、息的感觉让多多良痛苦的瞪大了双眼,琥珀色的眸子逐渐充血,双手下意识的抠脖子上的手。

    本就是残忍组织的一员,面对如此弱小的孩子,男人没有一点怜悯之心,紧掐着多多良的脖子,沉声问,“十束森到底在哪里?”

    多多良本就纤弱,被他这么一掐哪里还有余力回答,痛苦的泪珠沿着眼角不停滑落。男子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快把人弄死了,啧了一声,像扔垃圾一样把多多良扔到地上。

    其他小啰啰也反应了过来,知道被眼前的小男孩耍了,一个个气得要死,很快围了上去,之前说话的那个小啰啰踩到多多良胸口上,微微一用力,威吓道,“不想死就快说!”

    “咳咳咳咳!我、不知道……”呼吸不畅多多良剧烈的咳嗽,像把内脏都要咳出来似的。

    闻言,男子随即便粗暴的踹了多多良一脚,恶狠狠的逼问,“小鬼,别装傻!快点说十束森在哪里,不然弄死你!”

    “不……知……道……”

    体弱的少年连声音都带着痛楚,意识也不甚清晰,但是却依然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能告诉对方十束森所在的位置……尽管,其实他也不清楚他现在到底在哪儿。

    随着他的否认,密密麻麻的拳脚落下。

    多多良浑身剧痛,感觉被拆了要重组一样,他费力的将刚刚小啰啰随意丢掉的风衣团在身下,视线却越来越模糊……风衣还没有带回去,这可怎么办呢?要是自己死掉了,那个只会赌钱的男人会不会哭啊?

    身上不停有拳脚落下,耳边那些人的逼问模模糊糊的越来越远,正在迷糊间,“砰”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道清亮的女声让他混沌的脑袋骤然清醒。

    “喂,几个大男人对着一个小孩子做什么呢?!!

    ……

    十分钟前。

    也就是发个神的时间,玲子眼前的风景就全变了。

    脏乱的小巷替换了整洁的庭院,如墨黑夜替换了风和日丽的白昼。

    玲子面上还保持着因为亲眼看到刀子成精而震惊的表情,忽然一转换,又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背包里,她一落地晋江ai就开始滴滴作响,这说明目标亡魂就在附近。

    可是玲子此时才没心思在任务上,满脑子都是突然化为人形的刀子精。

    到底怎么回事?

    她怎么都找不到的付丧神,难道一直就在她眼皮子底下?那些房间里的刀……都能变成人?等等,这么说……

    玲子“哗”的低头,看向手里紧握的太刀。

    将太刀拿到眼前仔细打量,可是左看右看……明明就是一把普通的……不对,是华丽的太刀哇!

    “你也能变成人吗?”玲子不确定的开口。

    太刀没有反应。

    玲子皱着眉,小心翼翼的将刀出鞘,森冷的寒气立马就充斥在四周,可是不管玲子怎么看,都只是一把光华毕露的绝世好太刀。

    “一期一振君?”玲子轻唤道。

    太刀依然毫无动静。

    “幻觉?假象?”玲子眉头皱得死紧,而背包里的动静已经越来越小了,玲子不得不暂时将刀子精的事放到一旁,把晋江ai拿出来。

    全屏手机上,一个红点正在往某个方向移动,看起来距离并不算太远。

    玲子看了眼ai,又看了眼手中的太刀,决定还是先干正事。

    这时,玲子才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着实不太好,小巷中到处都是乱扔的垃圾,连空气都不太新鲜,一股腐烂的味道始终萦绕着。

    玲子皱了皱眉,日本街道一向干净整洁,即使乡下都不会有这么乱糟糟的街道。

    而且再看周围,都是比较旧的建筑,连巷子的墙都破败不已,到处是洞,以及乱七八糟的涂鸦。

    不是说是和她们的世界差不多的地方吗?明明差好多!玲子深觉又被那只狡猾的小狐狸骗了。

    遥远的时之政府,正在吃从玲子那里带回的樱花糕的狐之助一个喷嚏过去,将口中的樱花糕炸了出来,顿时被旁边的同事一阵嫌弃。

    这边,玲子拿着ai,找准方向,便跑了起来。

    黑暗中,肉眼只看得到白色的残影,玲子以一种绝对比世界冠军还快的速度快速向红点移动。

    跑起来的时候玲子自己也有点诧异,她明显感觉自己的力量又增加了,而且比契约五虎退以后获得的力量要大很多。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月华般的青年,又想到捂着脸不敢看她的五虎退,玲子抿着唇想,等她回去一定要好好弄清楚。

    穿梭在纵横交错的脏乱小巷中,忽然,前方传来了喧哗的声音,等她靠近了才听清楚是骂人的话。

    刚来这里什么都还不清楚,玲子并不想管闲事,脚下的步伐不停,就要从旁边的小路离开。

    “小兔崽子,再不说信不信我打死你!”

    一声怒骂,让玲子忍不住回头,而正是这一眼,让她立时停下了脚步。

    几个魁梧男子围在角落,亏得玲子夜视能力好,透过这几人魁梧身体的缝隙看清地上的人影。

    她本以为是小混混之间斗殴找事,可地上那小小的缩成一团的分明就是个小孩子。星光之下,栗色的碎发遮住了大半个脸,半阖着的眼看似平淡无波,了无生气,在玲子看来,却有着无与伦比的光华。

    玲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心口忽然就像被针刺了似的泛着疼,心底有个声音不断的催促着她,让她阻止这些人伤害那个孩子。

    于是在其中一个小啰啰怒骂着又要去踹孩子时,她调转身形,飞快的挡在了孩子身前,一脚踹在对方伸出的腿上。

    怒骂的声音戛然而止,骨头折断的声音和男人惨叫着摔在地上的声音在空荡的小巷里尤其清脆。

    玲子微眯着眼看着几个男人,语气十分不善,“喂,一群大男人对着一个小孩子做什么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