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0.chapter020

    还立在原地的几个男人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谁都没看清,接近两米的小伙伴是怎么被踹飞出去的,只傻乎乎的瞪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靓丽少女。

    少女五官清秀,身材高挑,背着一个双肩包,右手拿着一把长刀,只是随意的站姿,裙摆随风摆动,一身气势却像暴风雨一样铺天盖天的席卷开来,让他们喘不过气。

    “你们还愣着干嘛?!上啊!”

    ——直到回神的老大破口大喊,众啰啰才反应过来,然后便下意识的抡起拳头冲向玲子。

    “啧!”玲子一个下腰闪过迎面而来的拳头,控制住力道反手一拳揍到小啰啰的胃部,对方倒飞几步砸在后面的人身上,两人瞬间一起倒在地上哀嚎。

    哎呀,力道还是大了些!

    她能说最开始把那个高个子踹飞出去只是失误吗?她明明只是想把对方逼开的,哪知道对方直接画了个抛物线砸了出去……那力道她自己都害怕,于是不得不在接下来控制。

    适应性训练什么的,有眼前几位皮厚的大哥当陪练是再好不过的。

    左勾拳左勾拳上勾拳下勾拳,横踢竖劈前回踢后旋踢,一通控制力道的组合招式下来,最后一个小啰啰重重的砸进地里荡起一片灰尘……要知道,几十年和妖怪打交道,她的格斗技能综合各家所长,可是max满级。

    玲子抬头看向眼底闪烁着惧意的打手老大,豪迈的将太刀扛在肩上,露齿一笑,“哟,大哥,该你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从未听说这一带有少女这样的人物。

    “说什么废话!当然是……”玲子眼一眯,抄起未出鞘的太刀就向对方劈了过去,“路人!”

    男人慌张的后退了几步,身上忽然冒出一股青色的光,仿佛整个人都覆上了一层保护壳。

    收势不及,太刀“哐当”一声砸在男人手臂上,玲子瞬间退后几步,紧张的看向太刀,当然,太刀的刀鞘一点事都没有。反观对方,被太刀砸中的地方那层青色的壳像被重力击打过的玻璃似的,瞬间层层碎裂,男人惊恐的捂着整个都麻了的手臂瞪着玲子。

    “咦?难道这就是超能力?”玲子兴趣盎然,嘴角勾了起来,再次朝对方冲了过去,“也就是说,即使不那么控制力道也行吧!”

    男人被玲子压着打,发现少女的力量明显比刚刚大了许多,每一次格挡,身上的那层壳就会碎掉一些,他引以为傲的超能力在对方轻松的攻击中没有丝毫用处,于是不得不采用另外一种方式——威吓。

    “咳咳,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可是赤王的氏族,敢得罪我们,赤之一族不会放过你的!”

    闻言,玲子退后几步收回了攻击,沉下脸打量对方。男人以为她开始顾忌,得意的说,“哼,敢管赤王的事,真是活腻歪了!”

    玲子忍无可忍的翻白眼,“得了吧,什么脏的臭的都往已逝之人身上泼,有你这样的族人,赤王的棺材板怕要按不住了!趁我心情好,赶紧滚蛋!”

    “你!”被她毫不留情的揭穿讽刺,男人愤怒,可是打不过又能怎么办?

    一旁好不容易爬起来的小啰啰们低着声音道,“老大,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先回去从长计议!”

    男人脸色难看,青色的超能力再次出现,“从长计议个屁!看我今天不抓到这个小妞!以为拿把破太刀就超神了吗?”

    “破太刀?”玲子嘴角垮了下来,纤细的手指覆上刀鞘,眼睛一眯,压低声音道,“看来你是真的不想活了!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这把破太刀的厉害……”

    “哗”的一声,众小啰啰惊恐的退后了一步,强作镇定的打手老大脸色铁青,腿微不可察的颤抖着,眼睛瞪得老大,仿佛下一秒刀光剑影就会出现……然而,并没有。

    因为玲子并没有将太刀出鞘……哦,不对,应该是无法让太刀出鞘。

    第一次她以为是姿势的问题,第二次、第三次,她换了姿势又加重了力道,刀还是拔不出来,她终于确认,这把太刀是真的很不待见自己。

    然而扔出去的话怎么能收回……装出的逼怎么也要圆回来!

    在众打手疑惑的眼光中,玲子将手从刀柄上收回,冷哼一声,“哼,解决你们这种杂碎果然还是不需要用到这把刀,我的拳头就足够了!”

    玲子握紧拳头作出一副马上就要冲上去揍人的架势,几个小啰啰虎躯一颤,赶紧架住嘴巴还在不依不饶实际双腿发软的老大夺路而逃。

    等他们完全消失在黑夜中,玲子才松了口气,看向手里化为僵尸刀的太刀,不满道,“你什么意思?”

    太刀仍然没有任何回应,然而越发冷的刀鞘却暴露了某太刀内心的愤怒。

    「破太刀……无法原谅」

    还没和太刀开通心灵感应这一技能的玲子自然不能听见对方的话,皱着眉头,一身低气压用特别痛心的语气对着太刀说,“可恶,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您怕是不要脑子吧!愤怒.jpg

    太刀还是没反应,但是玲子再次试的时候,太刀却轻易的出了鞘,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泛着冷冽的光,仿佛刚刚怎么都抽不出是错觉,但是这却让本来还有所怀疑的玲子更加确认这把太刀真的也是一个刀子精、付丧神,一个大概不承认她的付丧神。

    有一个不愿承认(之前)自己的五虎退在前,再多一个她也不会嫌弃(?)。话说……玲子握了握拳头,虽然她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增强了,但是却也没想到自己那么厉害,一挑五!忽然觉得自己很棒……

    身后微弱的呻、吟声响起,玲子才想起自己把那个孩子忽视了,连忙回头查看。

    “少年,你没事吧?”入手又是一把骨头,让玲子一愣,这年头怎么回事,怎么哪里的小孩都是这种一副受尽折磨苦难还营养不良的模样?

    多多良好不容易清醒了,就因身上的伤而痛得低吟,满含担忧的温柔女声像是温暖的温泉水,淌进身体里,洗涤了他的痛楚。

    视线模模糊糊,人影也是模模糊糊,他只看到一个柔和的轮廓,然后便是对方温暖的怀抱,以及与空气中的腐臭味完全不一样的草木清香。

    这样的温柔,仿佛只有更小的时候被养母拥在怀里时感受过,就连这头栗色的长发都这么的相似……

    “妈……妈……”

    多多良低低轻唤的声音进入耳中的霎那间,一道小小的童音与之重叠,让玲子仿佛心口中了一箭。

    “不对……抱歉,谢谢您。”很快,视线变得清晰,多多良也看清了她的模样,立时反应了过来,想要起身却一动就痛得全身发软,又摔回她的怀里。

    玲子回神,怀里的少年看上去和之前的五虎退差不多大,再加上被刚刚几个男人揍得到处是伤,万分惹人怜爱。

    包里晋江ai的提示音已经越来越小渐渐化为无,算了,总会遇到的,她叹了口气,认命的将多多良拦腰抱了起来,手中的重量轻飘飘的就像前几天她刚遇到的五虎退一样……也就比羽毛重一点了。

    感觉到多多良身体瑟缩了一下,玲子以为他是害怕,柔声安抚道,“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现在带你去看医生,需要我帮你联系家人吗?”

    或许是感觉到她的善意,怀中的少年逐渐放软了身体,却摇了摇头,哑着声音道,“我没事,不用去医院,我没钱,家里没人。”

    玲子不知道他说的家里没人到底是指家人不在家还是没有家人,沉默了片刻,将他搂了搂,淡定的说,“必须去医院,小孩子只需要好好听大人的安排就行了。”

    ——直接霸道的决定了接下来的医院之行。

    不过当玲子怎么找也找不到一家医院有些焦急时,怀里的小孩还是给他指了一个诊所的位置。

    诊所的医生显然是认识这孩子的,玲子这才从他口中得知了孩子的名字,十束多多良。

    玲子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美丽而温柔的名字。

    “小姐,真是谢谢你了,待会儿我会送他回家的。多多良,快谢谢姐姐。”中年医生非常客气的向玲子道谢,一旁,已经处理好伤,能够自己站立的多多良也乖巧的道谢,“谢谢您。”

    “不客气,既然您认识他的家人,那我就先走了。”玲子对医生摆了摆手,看向因为额头磕破导致整个头部都快被包成木乃伊的多多良,蹲下身捏了捏他异常白皙的脸颊,笑着道,“好好照顾自己哦,多多良君。”

    记忆中,好像没有谁这样亲密的碰触自己,多多良有些呆愣,回神时,她却已经走到了门口。多多良张口,却不知道叫住对方能说什么,话到嘴边便停了下来,眼底的明亮黯淡了一些。

    “哦,对了。”

    走到门口的玲子忽然想起今晚还没有落脚的地,又转了回来,问医生,“大叔,我刚来这里不太清楚,这附近有酒店吗?”

    医生刚要开口,多多良却跑过来拉住了她的手。玲子疑惑的低头,对上他漂亮的仿佛闪烁着星辰的琥珀色大眼。

    多多良满脸期待的说,“姐姐,要找地方住的话去我家吧,我家里就我一个人,让我招待您吧!”

    “……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