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2.chapter022

    “好痛!”十束森捂着起了个大包的脑袋,愤怒的瞪向笑出声的多多良,多多良赶紧捂着嘴,只是肩膀抽搐的样子不知多可爱。

    多搞笑啊,两个人一前一后说的话简直一模一样,可是他不靠谱的老爸却被最开始说这话的人揍了,哎呀,笑得肚子上的伤又痛了!哈哈哈~

    “笑屁啊!我哪里说错吗?!”十束森愤愤不平,想要怼回去,转头对上横眉冷对的玲子,心里下意识的发怵,梗了一下,只能退而求其次假装厉害对着自家儿子大声道,“就算不是人贩子,我们家那么小哪有地方给她睡啊?臭小子你怎么想的啊?!”

    “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嘛……”

    “啥?!你以为?”十束森眉头挑的老高,“那是我家,我爱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不对,即使我不回去,你也不该随便带人回去!!总之……”

    多多良脸上的笑容渐渐垮了下来,刚刚还稍微有点水色的脸颊又变得苍白,长长的睫毛轻颤,望着他轻唤,“爸爸……”

    十束森微愣,抬眼对上多多良那双弥漫着水汽还带着恳求的琥珀色眸子,拒绝的话直接堵在了喉咙。

    “我……”感觉有什么不受控制的话要从嘴里说出来了,十束森赶紧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

    多多良见他没上当,微不可察的撇了撇嘴。

    十束森却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顿时就来气了,嘿呀,好气啊!每次都这样!想任性的时候就用那种眼神看他,每次他都被忽悠过去,跟中邪了似的,不,他不会向这个小混蛋屈服的!

    玲子见父子俩僵在那里,想说她可以重新去找个酒店,反正她已经知道目标是谁了,一时半会儿也不着急,刚要开口,却见多多良琥珀色的眸子忽然开始掉泪,顿时惊讶的愣在了原地……有、有那么严重吗?

    只听多多良哽咽的说,“可是姐姐救了我,连医药费都是姐姐垫付的,可是我却没有什么可以报答姐姐的,好难过……”

    十束森简直惊呆了,他见过多多良各种笑脸,却从来没见他哭过,可想而知这威力有多巨大,顿时就手足无措起来,“不是,你、你哭什么啊?啊啊啊啊,烦死了,一晚是吧?行了行了,随便你了!!”

    趁着十束森头疼捂脸的时候,多多良侧头偷偷对玲子眨了眨眼,精明的月牙眼哪里有半分难过的样子。

    玲子嘴角抽搐,这孩子和单纯的五虎退果然不一样,不过……也蛮可爱的。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玲子看着蹲在地上也是庞然大物的十束森……怎么会有这么蠢的男人?

    而完全不知道自己变成“蠢男人”的十束森却已经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放下手就看到又变成笑脸的儿子,顿时气得都快冒烟了,猛的掐住多多良的腋下,将他抱了起来,一张嘴就是一阵斥骂,“好哇,你又耍诈!!你这个小骗子!!”

    被举高高的多多良也不害怕,“嘿嘿”冲他笑,“因为爸爸有地方去嘛!”

    “所以说,你根本就是打算赶我走就是了吧?!哼!”十束森冷哼,将他抱进怀里,伸手使劲捏了捏他消瘦的脸颊,“我才是你爸呢!小混蛋!”

    在旁边插不上话的玲子:……

    将自家儿子的头发揉成鸟窝,十束森这才转头看向罪魁祸首,认真打量了玲子一番,见她外表看起来也就是个普通的高中少女,完全忽略掉之前被她散发的气势吓到的事情,有些不耐烦的说,“走吧……这年头,学生不好好读书,尽学人离家出走!我跟你说,我是看在这臭小子的面子上才同意的,明天一早赶紧离开我家!”

    玲子无语的抽了抽嘴角,离家出走的学生什么的,真是有够会脑补的!这么能,怎么不去当编剧啊!

    多多良挣扎着从十束森怀里下来,哒哒跑到玲子身前,笑眯眯的牵住她的手,“姐姐,我们走吧!”

    看着眼前笑得像天使的少年,玲子一顿,嘴角微扬,回握住他纤细的手,“嗯,走吧。”

    多多良开心的笑了,牵着玲子的手朝着公寓的方向走,一边回头冲后面呆立的十束森挥手,“那我们就先回家了哦!拜拜!”

    “拜……你个头啊!过河拆桥的小混蛋,真是气死我了!”等被扔在两人身后的十束森回过神,一大一小已经走出去老远了,顿时气得像要喷发的火山一样,暴躁的将半长的金发也揉成鸟窝,狠狠的跺了两脚,快步追了上去。

    几分钟后,公寓里。

    一进房间,玲子才知道之前多多良说的即使是小偷也不会光顾他们家的意思。

    二十来坪的小房间,除了一间浴室外,连厨房都没有,客厅角落里放着折叠好的被褥,显然是晚上打地铺用的。而除了一台旧得像上个世纪的黑白电视机,和几个破旧的柜子外,屋里再没有其他多余的电器,也真是简单的可以。

    “所以说爸爸你为什么要跟着回来?”多多良歪着脑袋疑惑的问跟进来的十束森,“这么晚了再不去找住的地方你就要露宿街头了!”

    (ノ=Д=)ノ┻━┻

    这tm绝逼不是亲生儿子!!

    “我回来换件衣服不行吗?!”十束森气呼呼的瞪眼,活像一只炸了的河豚。

    “噗~”这次笑出声的是玲子,这男人简直太逗了,连小孩子都能吃干抹净,白长那么大个子了……嘛,这么说也不对。

    “笑屁啊!”十束森气鼓鼓的走到角落的衣柜前随手拿了一件衣服就走进浴室,“啪”的一声将门重重关上宣泄出他的怒气。

    多多良像个小大人般无奈的叹气,不好意思的对玲子说,“不好意思,玲子姐姐,我家爸爸让你看笑话了。”

    “嘛……这倒没有,只是觉得……有些意外而已。”没想到这个目标人物,会连孩子都有了,而且感情还这么好。

    多多良笑了笑,拉着她到一旁的垫子上坐下,“玲子姐姐,我家有点小,今晚委屈你了。”

    “怎……”

    话还没说完,刚换好衣服从浴室里走出来的十束森立刻炸了毛,不满的瞪着一大一小,“嘿,我们家怎么就委屈她了?要是嫌弃就走哇,自己去找地方住!我还懒得出去呢!”

    “爸爸!”多多良终于拔高了声音,一脸不赞同的看着他。

    “啧!”十束森不满的撇嘴,结果拉扯到嘴角的伤口,顿时又是一阵龇牙咧嘴,扔下两人,噔噔跑到洗手间对着镜子抹药。

    见父亲总算消停了,多多良又开始道歉,“对不起啊,玲子姐姐,我爸爸性格不好,但是他绝对不是坏人。”

    玲子笑道,“我知道,所以看在你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了。”

    多多良怔愣了一瞬,又灿烂的笑了起来,“玲子姐姐真的好温柔啊!对了,我给你倒水!”

    说完,不等她阻止就起身跑到另外一边放着水壶的角落捣腾,玲子看着他纤弱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侧头看向浴室的方向。这次十束森没有关门,玲子通过半身镜的镜面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外貌。

    她一直疑惑狐之助说的当她看到目标人物就可以立马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是怎么回事,而当她看到十束森之后,她立刻明白了狐之助那话的意思。

    昏黄的灯光下,镜子里十束森青紫的伤痕下不难看出原本粗犷沧桑的一张脸,然而,玲子透过那层表象,却能看到另一张极为清秀年轻的男子的脸。

    因为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逝不一样,所以她无法判断是这个人附到了“十束森”的身上捡了他的孩子养,还是成为“十束森”之后组织家庭有了多多良。

    虽然他和多多良吵吵闹闹的,而且脾气看起来也很糟糕,但至少她没有在多多良眼里看到厌恶和抵抗,甚至她能看出,多多良是很喜欢这个不怎么靠谱的父亲的。如果她把他带走的话,多多良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该怎么生活?可是任务又必须要做……还有好多问题,看来得和悟先生联系一下了。奇怪,一想到刚开始就要和悟先生联系,心里怎么有种“输了”的感觉?

    “喂!喂!”

    不耐烦的喊声响起,拉回玲子的思绪,抬头对上十束森此时略显深邃的眼。

    “发什么呆?你,出来一下。”

    说完,十束森就往外走,边走边点烟,看到多多良微笑着挡在门口,郁闷的按了他的头一下,“至于吗?我和她说两句话就走,不赶人。”

    他一向说话算话,闻言,多多良咧开了白牙站到一旁,却在看向玲子时偷偷眨了眨眼,玲子愣了一瞬,随即反应过来,他是想让她对他受伤的事保密。于是也朝他眨了眨眼,算是应承。

    等她走出来,十束森将铁门关上,随意的倚靠在门上。嘴角的廉价香烟明明灭灭,缭绕的烟雾中,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双眼锐利的射向眼前嘴角带笑的少女。

    “你到底是谁?接近多多良有什么企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