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3.chapter023

    昏黄的灯光下,男人浑身的气息与刚刚那个浮躁的社会中年人完全不一样,仿若一只隐藏在密林深处瞄准猎物的豹子,偷偷的伸出了獠牙和利爪。

    玲子漂亮的双目微微张大,眼底闪过一抹惊讶,她倒是没想到,她竟然看走了眼。

    原以为是只脱了缰的二哈,却没想到其实是一只善于伪装的狡猾野兽。

    嘴角的弧度稍微扩大了一些,玲子往后退了一步,随性的倚在身后的墙壁上,握着太刀的手与另一只交叉环在胸前,笑着反问,“我又不是人贩子,对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企图?”

    十束森目光灼灼,丝毫不退让,“也就是说,你的目标果然是我?”

    “嘛,这么说也没错。”玲子干脆的承认了,眼底带着戏谑的光,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有意思了。那么,知道她的企图,他又会怎么做呢?

    十束森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干脆就承认了,含在嘴里的话卡在喉咙不上不下差点憋死,眉头一竖,压低声音道,“你是赌场的人?到底想让我做什么?你们这一招对我不管用!不管要我干什么我都不会同意的!”

    十束森故意摆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想要用身高和气势威吓住眼前的少女。

    如果玲子真的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少女,恐怕此时得吓坏了吧……只可惜,她不是。

    因此,伪少女真大婶的玲子慢慢的迈动步伐,走到他身前紧盯着他的眼戏谑的说,“这一招?哪一招?美人计?除了够高,你是长得帅?还是巨有钱巨有势?还这一招对你不管用,你怎么不去当编剧啊……大叔?”

    草!又是大叔!

    “嘿呀,给我气的!”十束森瞬间脸就又黑了几分,青紫的脸也看起来更加狰狞,恼怒之下,这个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的男人长腿一迈,魁梧的身躯像巍峨的大山一样狠狠的向玲子压过去。

    凹凸不平的旧瓷砖贴在后背,冰凉的感觉逐渐蔓延,却因为从眼前的男人身上传来的热气而不会冷,玲子长长的睫毛轻颤,任男人用强壮的臂膀将她困在墙边。

    只见男人恶狠狠的瞪着她,用邪恶满满的语气说,“真惹毛了我,信不信我强x你?!”

    话说得又狠又糙,玲子从他那肿成小缝造型的眼睛里,看到的却只有清明。

    她又看错了,以为是只野兽,结果是只披着豹子皮的傻狍子。

    你这么二你儿子知道吗?

    “怕是在那之前你会先失去某个功能哦……”玲子忍不住咧开了嘴角,十束森被她灿烂的笑容惊得一愣,下意识的就想往后退,好容易用仅剩的自控力压制住,下一刻,他就感觉到小腹被一个硬物抵着,低下头一看,一把一看就很贵重的太刀正霍霍向……

    十束森脸都白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挪动想要躲开,然而太刀瞬间蔓延的冷气让他脚步一滑,而玲子同时手也被这股寒气冻到,不由自主的下垂,然后……

    当不可描述的部位被刀柄顶着,十束森只觉得刚刚还只是有点冷的冷气忽然变成了一股如冰锥一样的西伯利亚寒风哗哗的从下、身往身体里灌,瞬间冻得他全身僵硬,只能就着这个姿势对上怀里这个企图对他下毒手的少女……会死的,马上就会被割jj打死的。

    “等、等……”无论如何都想自救一下,然而十束森刚开了个口,身后的铁门传来响动,一颗毛茸茸的脑袋钻了出来。

    多多良看到两人这种“壁咚”的造型也是一愣,随即担忧的目光直射男人,“爸爸,玲子姐姐可是很厉害的,你可以追求她,但是要是对玲子姐姐乱来的话是会被打死的你知道吗?”

    之前虽然他迷迷糊糊的,但是还是知道那些身强力壮还带超能力的打手都是被她武力直接碾压的。

    刚刚他不放心其实一直在门背后偷听,不过模模糊糊的刚好只听到后面他爸那狠话,那个笨蛋是有多想不开才会打玲子姐姐的主意,作为儿子,他还是得提醒一下,免得稍不注意,他一眨眼就失去唯一的亲人或者……多一个太监爸爸。

    说完,多多良站出来歉意的向玲子鞠躬道歉,“对不起姐姐,如果他给您造成麻烦了的话,请千万不要客气,只要给他留口气就行了。”

    已经冻的话都说不出来的男人:“……”我tm能换个儿子吗?反正这只也只是捡的!

    玲子微微侧头,空闲的手朝他摆了摆,脸上的笑容僵硬,“多多良,放心放心,你爸爸和我只是随便交流交流,很快就好,晚上冷,你先进去吧!”

    多多良对上她的笑脸,微微怔愣,随即也笑开,乖巧道,“那我再去烧点热水,等下姐姐就可以用热水洗漱了!”

    铁门再次合上,玲子赶紧哆哆嗦嗦的收回也差不多冻僵了的拿刀的手,镇定的用灵力将太刀的冷气隔绝,顺手给眼前都快结冰碴子的男人一点温暖。

    恢复温度的男人一能活动立刻跳开几丈远,不敢置信的瞪她,战战兢兢的说,“你这小妞怎么这么狠,拿刀威胁就算了,居然还想冻掉它……”

    虽然很多年没真刀真木仓的使用过,但是至少五指姑娘很喜欢啊!

    还有啊,既然让他重活一世,为什么老天就不能也让他有个什么自保的超能力啊!小说果然都是骗人的岂可修!

    “……要是我说我是无辜的你信吗?”玲子眨巴了下眼,将手里灵力覆盖下还在不停涌动寒气的太刀轻轻握了握,她就是拿他威胁一下十束森……后面的不是意外吗?她又不是故意的,大不了待会儿她用水帮他多洗两遍。

    想弑主的某太刀浑身颤抖:弟弟们,你们的哥哥脏掉了,已经脏掉了……

    回应玲子的是太刀和十束森无言的控诉。

    玲子看了看眼前的巨型金毛,又看了眼手里的刀子精,在心底叹了口气,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男性怎么都那么难搞,麻烦死了!

    “啧,刚刚真不是故意的,作为补偿,今晚你也别出去了,就在屋里挤一下吧!”玲子看着他可怜巴巴的样子,眯着眼将手中的太刀晃了晃,“不过先说好,如果你敢乱来的话,我就直接宰了你!”

    说完,玲子敲门让多多良开门,徒留一脸懵逼的十束森如被寒风侵袭的枯木,震惊过后,猛然喊道,“草,这是我家!为什么我得听你安排?!”

    带着水汽的毛茸茸小脑袋再次从里间探出来,眨巴着眼睛问,“爸爸,你到底进不进来?”

    “……”巍峨的大山迅速烧成欲喷发的火山,多多良见状,吐了下舌,赶紧缩了回去。

    十束森冷哼了一声,一边嘟囔一边跟着进屋,“胳膊肘往外拐的臭小子,出去住不用花钱的啊!”

    他进屋的时候,玲子已经进浴室洗漱了,多多良也在乖巧的铺床。十束森扫了一眼传出哗啦啦的水声的浴室,视线扫了一圈,落到了柜子上的双肩包上,却没见到那把太刀,忍不住瞪了浴室一眼。

    有病,洗澡都要把刀带着,武士吗?!

    怎么想都觉得少女的身份有可疑,十束森的目光又落在了那个双肩包上,然而他的手刚覆在背包上,裤脚就被人拉住了。

    “爸爸,你要干什么?”

    他一低头便对上多多良“你已经堕落成这样了吗”的复杂眼神,顿时心头一哽。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想……”十束森暴躁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偏多多良无辜的小眼神太有杀伤力,只能尴尬的瞎说,“想给她放一边去!”

    多多良怀疑的盯着他。

    “可恶!”不看就不看,有什么大不了,他这到底是为了谁啊?!

    十束森气得不行,抄起包包就往角落随手一扔,哪知包包并没有扣好,里面的东西哗啦啦倒了一地!

    “爸爸!”多多良的笑眼眯成了一条直线。

    “我不是故意的!”十束森一脸尴尬,这次真不是!立时就怂了的男人手忙脚乱的冲过去想要收拾,刚拿起背包,本来就挂在“悬崖”边上的一踏纸便掉了出来。

    “卧、卧槽!!!!”

    崭新的方形纸上的福泽谕吉简直要闪亮十束森这个长期处于赤贫状态的超级穷鬼的铝合金小眼,他哆嗦着将背包打开,只见背包最下面满当当的一层福泽谕吉,一错眼,他还看到掉在地上的两张银、行黑卡。

    就连一旁过来帮忙的多多良都有些呆愣。

    十束森像个没上油的机器人似的,僵硬的转动脖子看向多多良,“多多良,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千金大小姐啊(狐之助邪魅一笑)?”

    多多良一愣,随即笑着摊手,然后便快速的抢过包包,将掉落在地上的东西收拾回去,特别是掉出来的钱和□□——生怕某人脑子抽风想要据为己有。

    十束森像被雷劈醒了似的,他就说哪里不对,就像之前少女说的那样,他长得又不帅,没钱又没势,她能图他什么啊,所以果然还是……

    “多多良,她很喜欢你吧?”

    多多良动作一顿,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呢,但是我很喜欢玲子姐姐。”

    十束森的表情变得深沉,一把握住多多良的双肩,仿佛交托什么重任一般语重心长的说,“多多良,咱们家的幸福生活就靠你了?!”

    “……哎~”白嫩的小手覆上他的额头,多多良拧紧了眉头,担忧道,“终于被打傻了吗?”

    “……臭小子!你才傻了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