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4.chapter024

    玲子压根不知道外面因为狐之助为她提供的巨款已经变成了修罗场,她现在正在浴室里面对一把寒气逼人的太刀。

    玲子按了按发疼的额头,琥珀色的眸子威胁性的看向直立在角落方向半空中的太刀,压低声音道,“你过来!”

    太刀又往后挪了一咪咪。

    “……”额上的青筋不断的蹦跳,身下的廉价塑料椅子发出“咔嗤咔嗤”的声音,玲子因他的不配合,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垮着脸将多多良给她找的新毛巾扔进水盆里,“你到底想怎么样啊?都说了我又不是故意的,而且你也有错啊,要不是你乱发脾气我能失手把你捅错地吗?”

    不说还好,她一说,整间浴室温度陡降,水盆里的热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结冰。还好玲子要有准备,提前用灵力封住了整间屋子,后果就是里面的情况外面无法知晓,而外面父子俩说的话,她也不知道。

    而缩在角落的一期一振已经气炸了,整把刀都不好了,哆哆嗦嗦的,看起来跟抽风了似的,偏某伪少女真大婶还在火上浇油。

    “若真是遇到敌人,而又没有好下手的地方时,你戳哪里不是戳?又没有真碰到,你至于吗?”看了一眼已经变成冰坨坨的热水,玲子无语的用灵力化开,一边道,“再说了,我不是说了会帮你多擦两遍嘛!你到底过不过来?麻利点,别逼我放大招!多多良还要洗漱呢!”

    一期一振已经气疯了,木然的想:果然,这样的审神者还是首落了吧,退酱那里他一定会好好解释的,所以宰了吧宰了吧!

    弑主的想法一起,一期就要出鞘,然而刀柄与鞘刚隙了个缝,一股澎湃的灵力直接将他死死裹住。

    玲子不耐烦的走上前,一把抓住动弹不得的太刀,走回已经又变成热水的水盆前,拧起毛巾便覆了上去。

    玲子抿着唇,认认真真的将太刀的刀鞘、刀柄来回擦了好几遍,没有干毛巾又用自己的干净衣物仔细擦干。等做完这些,玲子已经浑身是汗了。

    “呼……比洗衣服还累。”玲子抹了一把汗,看着手里又疑似变成僵尸的太刀,小心翼翼的收回制住太刀的灵力,见他没有再反抗,以为他是满意了,嘴角也勾起了笑,指尖轻轻划过刀鞘,“所以嘛,你看,擦擦不就好了,男人怎么能那么小气?!”

    【……又被摸了……小气……又被摸了……小气……(无限循环)】

    太刀还是没反应,玲子也不纠结,将他放到一边准备洗澡。

    刚准备脱衣服,忽然想到什么,玲子“哗”的转身看向角落,正在偷偷摸摸拔刀的太刀瞬间僵住,“咔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玲子快步走过去将太刀捡起来,面沉如水,声音沉重,“我说……之前我换衣服的时候,你们不会都看见了吧?”

    哦豁……穿帮了。

    玲子明显感觉到太刀瞬间溢出的灵力极为混乱,而且一向只散发冷气的太刀竟然开始发烫……就像被扔进火炉里了似的。

    所以说,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

    然而几乎是眨眼间,太刀又变得安安静静,仿佛刚刚慌乱失措都是她的幻觉似的……真是很让人不爽啊。

    玲子嘴角抽搐,“流氓!”

    【……】

    “色狼!”

    【……】

    他堂堂粟田口一派的荣誉,竟然要被她这么责骂……明明是她擅自脱掉衣服,他已经及时闭上眼了!

    委屈,想拔刀……想哭。

    “……”

    不知为何,玲子觉得手里的太刀萎靡了起来,仿佛能想象的到一个青发青年红着脸委屈的模样,嘴角不由自主的勾起了淡淡的弧度。

    “好啦,我也不对,换衣服之前也没有好好确认。以前的事就算了,不过以后绝对不行,我也会好好注意的。”

    【嗯?】一期一振的视线微微上仰,那双带着笑的双眸灿若星辰,心中仿佛有颗小石子投入池塘般泛起了涟漪。

    “所以……现在就好好的遮住吧!”

    【干、干什么?!!呜……】

    刚才用来擦刀鞘的干净衣物将太刀裹得严严实实,淡淡的草木清香瞬间侵袭他没来得及封住的各个感官,某个太刀的神智直接飞出天外……那仿佛错觉一般的改观和感动直接喂了汪星人。

    二十分钟后,一身清爽的玲子,握着充满了草木清香的尸体太刀从浴室走了出来。

    正靠在小破窗旁喝啤酒的十束森立刻就伸腿准备把倒在一旁不知不觉睡着了的多多良叫醒。

    “别把他弄醒了,医生让他好好休息。”

    白皙的脚趾踏在破旧的地板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玲子走到多多良身边,小心翼翼的将他抱到铺好的被褥上。

    大概是之前受创,多多良的身体陷入了自我修复中,睡得非常沉,这般动静,只有小脑袋轻轻蹭了蹭她的手,嘴里呓语了一声,便翻了个身把身体蜷缩成一团呼呼睡去。

    少年唤着“爸爸”的呓语和他极为缺乏安全感的睡姿玲子有些怔愣,这可难办了,虽然喜欢多多良,但是要做的事还是得做啊。不由自主的对这个孩子感到愧疚,玲子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头,为他把被子掖好。

    一旁的十束森也复杂的看着少女,所以,为什么对多多良这么好?那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像一个花季少女反而像一个疼爱孩子的……

    “母亲。”

    “嗯?”玲子回头,看到他傻啦吧唧的模样,抽了抽嘴角,“我可没你这么老的儿子。”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呸呸,他这大嘴巴!

    “都说让你小点声!再大声就自己出去住!”玲子眯着眼压低声音威吓道。

    十束森瞪着眼,却被她眼里的冷光摄到,下意识的张口,却什么都不敢说,哼了一声,将头撇到一旁狠狠灌了一口啤酒。他是疯了才会觉得这妞温柔,明明就是个母老虎。

    等等!不对!这是他家!他家!怎么又被她威胁了?!

    “干嘛?有什么不满吗?”玲子扫了他一眼,过去捞走他手里刚开的啤酒就往下灌,一大口下去,简直沁人心脾。

    “呼哇……好爽!”低叹了一句,玲子在窗口的另一边坐下,拿出ai与悟先生联系。

    十束森简直目瞪口呆,这哪里来的这么随便又蛮横的女、少女!下意识的就想开口怼两句,却忽然扫到她随身带着的太刀,又止住了话,他一个大男人,大人有大量,才不跟一个小女孩计较!

    混蛋!这女的是哪门子的小女孩!!

    不得不说,某人在无意之中真相了。

    可是他能怎么办?被武力和财力直接碾压,就只能选择原谅她咯!

    不甘不愿的又开了一瓶啤酒,十束森憋着气看着窗外发呆……明天,要换哪一家赌场呢?周围的赌场都被他扫了个遍,新的又去不了。等等,他大概、好像把钱都给小混蛋了!

    十束森蓦然想起这事,慌张的摸遍身上的兜,结果只掏出两枚100的硬币。

    脸色青紫青紫的,调色盘的颜色更加丰富。

    十束森无语凝噎,艹,他是蠢货吗?连买饭的钱都没了,还去个屁的赌场!

    视线扫过多多良安然的睡颜,十束森沉默了片刻,最终在心底叹了口气,算了,明天还是去打工吧!啊……变成大富翁什么的,果然做梦比较快吧!

    一旁的玲子完全没注意到某人心里的大起大落,已经快速的和悟联系上了,并将十束森的情况说了一遍。

    【状态异常是因为不是灵魂状态,抱歉没有提前为您解释(因为没想到您第一次任务便遇到这种特殊情况)。】

    【要想捕获这种状态的亡魂,需要将其恢复成灵魂状态。】

    【通行的办法是让目标自愿离体,如遇上不配合的,ai上设置了一种强制抓捕功能,只要对方处于无意识状态就可强制将灵魂抽离*,进而抓捕。一般来说,打晕对方就行(根据实际情况,直接干掉也可,目标死亡后,灵魂会自然离开身体)】

    喂喂,她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

    【另外,无论哪一种情况,强制抽离灵魂,对方会马上死掉哦,因此您行任务时请注意一下周围环境,最好是以不让别人怀疑的方式进行(ps:如果被警察蜀黍当成杀人凶手抓住而把事情闹大了的话,我们也很难处理,这一点请务必注意)。】

    “……”

    玲子扶额,“自愿离体”?在有了新生命之后有几个人会同意?圣母吗?这个任务说到底,其实是让她去杀人吧!简直no *可说,她就说哪有那么好的事,原来在这里等着呢!

    握着一直不停发出抓捕提示音的ai,感受到来自老实人·悟的深深恶意的玲子看向十束森,眼神森冷。

    只要干掉之后,在警察发现之前直接跑路就行了吧!之后的事,她才懒得管呢!反正“很难处理”又不是“不能处理”。

    十束森神经再怎么大条也没法忽视她那可怕的如尖刀一般的眼神,“哗”的转过头,一副害怕被侵犯的怂货样子,紧张的问,“盯着我干嘛?”

    “……没事!”玲子气闷,没好气的说。

    算了,杀了这个蠢货的话,自己大概也会变蠢的吧,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十束森松了口气,但是随即发现自己居然又怂了,事不过三,终于忍不住想要扳回一城。

    “喂,刚刚我就想说了,你让我别吵,你倒是把你的手机声音关掉啊!从在外面开始就一直在叫,什么乱七八糟的,很吵啊!”

    握着ai的手一松,ai“啪”的一声砸到十束森身边。

    与此同时,ai的屏幕亮起,十束森下意识的低头,正对上上面自动显示的新信息。

    【还有一件特别重要的事,夏目大人,这款ai是根据亡魂的特质制作的,所以虽然普通人看不到也听不到相关信息,但是亡魂是可以的,请熟悉功能后及时关闭提示系统,千万别被对方发现了哦!祝您早日抓住亡魂平安完成任务,小生谨代表地狱向您致以诚挚的谢意。】

    屋内的氛围瞬间凝结成冰,半响,玲子听到对方低哑的声音。

    “所以,其实你是地狱派来抓我的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