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5.chapter025

    又是新的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而一晚上没睡着顶着两只熊猫眼又不敢逃跑的某人心里阴云密布正刮着十号风球。

    好·多多良·学生背着书包,一步一挪的往屋外走,一边偷看两个默不作声的人。

    在他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吗?看两人的表情感觉自己仿佛错过了整个世界?啊,好想知道,好想留下来。

    圆圆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多多良开始思索用什么借口。

    仿佛接受到他的“不良”意图,十束森因为一夜没合眼而变得更加细小的眼瞪过来,“多多良,你再不去学校就迟到了!我花了那么多钱可不是让你浪费的!”

    “偶尔翘课也是情趣嘛!”多多良咧着唇,妄想像往常一样忽悠过去,但是,心里有事的十束森自然不会顺着他,沉着声音严肃道,“情趣个屁,多多良,老实去上课!”

    多多良一愣,显然没想到他今天竟然这么正经,心里更加疑惑,难道他这不靠谱的老爸真的对玲子姐姐一见钟情嫌弃他碍事想要避着他追求?

    当然啦,如果能有好结果他是很开心啦,但是怎么想玲子姐姐都很吃亏啊……美女与禽、野兽什么的,即使是他爸爸他也没法帮他说话。

    说到底,多多良现在还是一个刚上国中的孩子,即使再怎么早熟,有些想法还是不由自主的表露在了脸上,玲子一看就知道他想歪了,脸上的严肃也有些憋不住,“多多良,这家伙说的没错,小孩子就是要去学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

    ——所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两人已经亲密得连称呼都换了敬语也不说了吗?

    “好的,玲子姐姐。”虽然内心的八卦之心波涛汹涌,但多多良面上却微笑着乖巧应承,特别爽快的就往外走。

    十束森刚要松口气,准备他一走就和少女谈判,然而走到门口的多多良忽然转过身一本正经的补充道,“玲子姐姐,我爸爸虽然长得凶恶,又没钱,没有正当工作,还爱赌钱,但是真的不是坏人哦!请千万手下留情,留他一口气!”

    说完,恭谨的向玲子鞠了一躬,趁着十束森还没反应过来,把门关上撒腿就跑。

    半响,十束森才反应过来,瞬间脸涨得通红,梗着脖子大吼:“卧槽,小混蛋,你有本事就别回来!”

    然而回应他的当然不是早已逃之夭夭的多多良,而是轻笑出声的玲子。

    她一笑,十束森心里便是一抖,抬头看了她一眼便立刻垂下了头……一个魁梧大汉像个犯了错的金毛似的,老实巴交的跪坐在她对面。

    修长的手指划过又开始装尸体的太刀,玲子率先打破了平静,低垂着眼淡漠的问,“想了一晚上,想好怎么和多多良告别了吗?”

    “我……”十束森一愣,抬眼看她,却对上她意味不明的视线,登时一慌,逃避似的低下头,不敢看她。

    昨晚他发现那奇怪手机上的信息后难得脑子灵光了一把,猜出了她的真实身份,而她也很爽快的就承认了。

    他不是没想逃的,可是当她的视线转向多多良,他就放弃了——即使他直觉她不会对多多良怎么样,他还是不敢赌。

    她也没硬动手的意思,只说让他想想怎么和多多良告别便躺下睡了。

    她倒是睡好了,可怜他一晚上没睡,光想对策了,偏偏脑袋都要抠烂了也没想出来。

    说实话,这一天他曾经有想到过的,可是那已经是刚成为十束森时的事了,却没有想到,在七年后,在他已经快要忘记自己的来历和身份时,会突然出现一个人宣告他偷偷搭上的生命之旅就要到达终点……突然的让他措手不及。

    是的,他不是十束森,不是那个嗜赌如命,气走妻子,还差点把养子饿死在破公寓的市井无赖。在成为十束森之前,他叫佐藤健,是从小生活在大阪的一家上市电器公司社长的小儿子。

    他很小的时候地中海贫血症的症状便出现了,好在家里有钱,一直用钱吊着命,再加上父母兄长疼爱,即使一天学校都没去过,即使没有朋友,他也在家人的爱与鼓励中努力的活着,可是他还是没能熬过病痛的折磨,在十八岁生日前一次严重的发作后,他选择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地狱并没有想象的可怕,他很平静的接受了因为他不负责任的放弃生命而得到的惩罚。然而惩罚还没开始,地狱一场动乱,他和一群亡魂被挤下断桥,再醒来便已经成了因欠赌债而被讨债的人活生生打死的十束森了。

    死而复生带给他的不仅有重新为人的喜悦,在莫名其妙的有了十束森的记忆后,还有能把他压垮的生活重担和责任。

    这个世界没有疼爱他的佐藤一家,有的只是一个等待不负责任的父亲归家的瘦骨嶙峋的小可怜。

    刚开始的时候,他很怕被人发现他不是十束森,身上还带着伤便急切的带着多多良搬离了原来的住所,那一次,差点把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第二次生命也折腾没了,还是才四岁的多多良从他包里拿了钱找了医生来救了他一命。

    从那以后,他就把多多良当成了自己的责任,不过,那时候他总觉得下一秒就会有人来带他走,所以不敢放太多感情,所以就学着原来的十束森那样恶狠狠的对待多多良……当然,也就是嘴上骂骂,动手什么的他实在是做不来。天知道那些污言秽语是怎么自动从他这个乖宝宝嘴里冒出去的,反正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困难的是之后的谋生,从小因为生病而与世隔绝的他什么都不会做,再加上十束森本身也没什么文化,于是只能去做一些体力活,从早干到晚拿一点点钱不说,因为性格单纯还吃了很多亏,而即使这样也只能让他和多多良的温饱不成问题。

    直到多多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导致严重的胃病住院,他为了弄到钱,只能选择捡起十束森原本的技能到赌场去弄钱。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十束森的赌技加上他异于常人的记忆力和计算能力,在赌场里简直像开了外挂似的如鱼得水。

    没什么社会经验的他当时只顾着赚钱给多多良治病,不知道世界有多黑暗,经历过一系列惨痛的教训,才能留着半条命攒够了医药费。

    之后几年的时间,足够将一张白纸染黑,他终于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混成了市井里随处可见的老油条,嘴上口花花,心底深谙曾经那些完全不懂的规则。

    平时打打工挣点生活费,偶尔去趟赌场改善一下生活,不算富裕但是一大一小的生活还算能过的去……还能偶尔让多多良开发一下新爱好。

    说实话,以十束森的身份活的这七年,有健康的身体,有相依为命的家人,尽管物质贫乏,但是已经让他没有遗憾了。本来他就一直在为离开的那一天做准备,他并不贪恋,只是,现在还不行,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玲子也不催他,一下又一下的摸着太刀,最后被实在无法忍受的太刀用灵力刺了一下才抿着唇收回作怪的手指。

    刚好,一直沉默的男人终于有了动作。

    双手抵在额上,端正跪坐的十束森伏下了腰身和头颅,恭敬的请求,“大人,请您再稍微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安排好多、犬子。”

    玲子顿了顿,其实如果他像昨天一样态度蛮横,或是干脆逃跑或耍无赖,她还可以强硬的对待,但是被他行着这么大礼诚恳的拜托,她其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话说……这个男人实际上是多重人格吗?现在和昨天那个毛燥的中年人完全不一样。不过……

    玲子唇角微抿,慵懒的靠在墙上,板着声音道,“我为什么要同意这样的请求?”

    伏着身的十束森一僵,是啊,她为什么要同意他的请求?她的武力那么高的话,直接把他带走不就行了……所以既然她没有直接带走他,那就是说……

    思维好像从来没有这么清明过,十束森猛然将头抬起,青紫的脸上稍微带起了得意的笑意,“其实你现在也没法马上把我带走吧?”

    玲子脸上的表情瞬间凝住,常年打雁却被雁啄了眼大概就是她此时的真实写照了吧。

    “果然是这样啊!该不会是小说里常写的那种,要本人心甘情愿的同意才行吧……难道真被我说中了?”

    被猜中一部分事实的玲子无言以对。

    她的沉默让十束森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表情一变,又变成昨天那个浮夸的中年人,将一头金发揉成鸟窝,一边嘀咕着往外走,“害我担惊受怕了一个晚上,真是的!”

    玲子眯着眼看着他的背影,手慢慢覆上一边的太刀,果然这么讨厌的男人还是直接干掉抓回去最好了。

    “大人。”

    已经走到门口的男人忽然停下脚步喊道。

    “干嘛?”正在考虑是用拳头还是用太刀揍人的玲子没好气的说。

    “只要一个月,我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一定跟你走。”

    玲子一愣,抬头看向他,却只看到他明明巍峨却悲壮的背影,看不清他低垂的脑袋下是怎样的表情。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把我儿子抵押给你。”

    “我绝对不会逃走的,请放心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