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26.chapter026

    某大楼施工现场,十束森气喘吁吁的将手推车里的建筑渣滓倒在指定的坑里,顿时飞起一片扬尘,没防备的他深吸了一口灰,顿时咳嗽连连,被呛得差点把肺都给咳出去。

    好在路过的工友及时把水递给他,他一口气灌了大半瓶才活了下来。

    “谢了啊!”随意挥了挥手,十束森正想继续工作,工友却一把搭上了他的肩膀。

    和十束森差不多造型的邋遢中年,凑到他耳边八卦的打趣,“喂,十束,你居然交女朋友了,可以啊!”

    十束森一脑子黑线,瞄了一眼工地外面,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他,“说什么梦话呢?都说和我没关系了!”

    “你还否认?人一大早就跟着你过来,一直在外面等你,我可是过来人,那女孩眼里那种深情我可是不会看错的!”

    十束森嘴角抽搐,一个光棍十几年的人充什么恋爱高手,还深情的目光……那明明就是监视他的目光!

    可惜这位工友完全没有感受到十束森森森的嫌弃,压低声音笑得一脸猥琐,“喂,你真的可以诶,高中生诶,怎么把到的啊?看起来不是镇上中学的制服啊,叫你女朋友介绍她的朋友给我认识啊!”

    他的话一落,不知道从哪里又冒出几个人,也同副流氓嘴脸,拉着他让他帮忙。

    “滚滚滚!”忍无可忍的十束森一把推开周围的单身狗们,在一众八卦的眼神中径直走到少女面前,非常不耐烦的问,“喂,这位大小姐,你到底想干嘛?”

    松饼发出酥脆的“咔擦”声,玲子抬起眼皮扫了他一眼,“看不出来吗?怕你逃跑,所以我在监视你啊!”

    艹,要不要这么直白!

    “你还真是有够烦的!”十束森握紧拳头,一脸愤懑,“我都说了我不会逃了!”

    “你说我就信?”玲子斜视他一眼,“你觉得你在我这里有任何信誉可言吗?”

    十束森一愣,是啊,对一个陌生的,还一看就不靠谱的男人,任谁都不能相信的吧!不对!

    “所以,我不是把多多良抵押给你了吗?!”

    “啪”的一声,玲子将手中的可乐重重的放在台阶上,冷眼看他,“所以,哪个靠谱的人会把自己儿子抵押出去啊?那是你亲儿子吗?”

    咔嗒。

    身体僵掉的声音。

    “嗯~”看到他瞬间难看的表情,玲子了然道,“之前我就有所猜测,果然多多良不是你亲儿子啊。所以你凭什么拿别人的儿子做抵押呢?”

    还抵押,多多良又不是什么货物!

    “那又怎么样?!”粗糙的大手逐渐紧握,十束森身体颤了颤,随即猛然抬头瞪向一脸惊讶的玲子,激动的大吼,“不是亲生的怎么样?没有血缘关系又怎么样?不管怎样多多良都是我最重要的宝贝!”

    “……”

    唇角缓缓勾起了弧度,玲子戏谑道,“‘最重要的宝贝’啊……如果多多良听到你这么说,一定会很高兴吧!”

    十束森一愣,随即脸上爆红,一张青紫的脸上衬着红,强硬的威胁道,“你,不准对多多良说这些!”

    闻言,玲子手腕微动,太刀朝他的方向竖了竖,眯眼问道,“这是拜托别人的语气吗?”

    “!!”糟了,一时激动,忘记眼前的可不是普通少女了!不过他现在可是已经知道她拿他没办法了,于是胆大包天的某金毛得意的扬起下巴,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张口就怼,“那又怎么样,有本事你打我呀!”

    对此,玲子只能用“关爱智障”的眼神,并按照他的要求,一拳揍到他腹上,十束森高大的身体登时蜷缩成了虾米状,捂着小腹差点把酸水吐出来。

    “活着不好吗?非要找死?”玲子叹了口气,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带着多多良活下来的,“带你走的方法很简单,只要弄死你就行了,看在多多良的面上,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时间到,你必须跟我走,如果到时候你不配合的话,我就打到你跟我走。”

    她今天又抽空问了悟关于时限的问题,地狱那边自然希望越快越好,但是因为这个世界时间流速比现世要慢很多的原因,因此只是一个月的话倒也不影响什么……看在他不是坏人,多多良又那么可爱的份上(其实是因为要带走十束森对多多良感到愧疚)。

    缓过气的十束森对上气场全开的玲子,看着眼前少女完全一副终极*oss的反派模样,高大的男人怂回了巨型金毛。

    被他的表情逗乐,玲子也不再为难他,“这一个月我会暂时住在你家看着你,你最好别考验我对你的信任和耐心。”

    十束森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他真是吃饱了撑的,才会挑事,这下好了,感觉这最后的一个月肯定不好过。

    玲子直接忽略他难看的表情,开口问道,“待会儿你要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继续打工啊。”十束森想都没想的回答,然而话刚落,“咕咕咕~”悠扬的响声便从他的肚子里传出。

    “呵……”

    一声轻笑让巨型金毛顿时炸毛,刚刚才褪去的红云再次在脸上燃烧,让本来就长得凶恶的男人看起来更加狰狞。没钱买饭两顿没吃让肚子响成这样有碍视听,真是抱歉啊!!

    玲子看着眼前不敢呛声只满脸都写着“我正在心里吐槽”的大型金毛,无语的摇了摇头,将手边特意多买的那袋松饼扔到他怀里。

    她是跟着他出门的,自然知道他今天一直没有吃过东西,据她观察,绝对是因为没钱。想起昨晚在诊所,最后付钱时多多良掏出的一大把钱,玲子脸上的表情柔软了许多。

    他说多多良是他的宝贝,她相信。即使自己饿肚子也不委屈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她也相信他是个好人。再加上他并没有逃避或是死缠烂打耍无赖,而且,在她看来,亡魂流落小世界这件事原本就是地狱那边管理不善的问题,因此,她愿意在她能够控制的范围内给他机会。

    “不用感谢,我买多了不想浪费而已。”不等他反应,玲子说完便手握太刀转身离开。

    她走的太过潇洒,仿佛刚刚说要一直跟着他监视他的人不是她似的。

    十束森一脸茫然的看了看手里散发着诱人香味的松饼,又看向她逐渐远去的背影,忍不住低喃,“哪有这样犯规的……”这让他怎么讨厌的起来?

    “喂,十束,快点回来开工!”

    “来了!”

    身后传来工友的大喊,十束森回过头应了一声,看着杂乱的施工现场,又整个人都颓然了起来,只有一个月了,他到底该怎么办才好?这几个月他稍微努力了一把,周围的赌场就已经盯上他了,如果再去的话,他怕像以前一样,有命挣没命花,而新开的那一个又……等等!新开的那一个!

    十束森盯着地面,手逐渐握紧,眼里的犹豫和担忧逐渐化为坚定。

    另一边,和十束森分开的玲子,则是离开镇目町,坐车前往熊本县。

    意料之中的,同样的位置,没有八原,没有熟悉的建筑物,没有熟悉的人,更没有她存在过的痕迹。

    面对这样陌生的家乡,要说没一点感触是不可能的。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玲子扯了扯嘴角,微凉的手心盖住发涩的双眼,狐之助明明有说过的,小世界和现实不一样,她找来这里干什么?又在期待什么呢?

    【怎么了,她是在难过吗?我……该怎么办才好?】

    正沉浸在些微悲伤中的玲子忽然感觉到太刀变得慌乱的灵力,努力平复心情,微红的眼眶低垂,疑惑的问,“怎么了?”

    某太刀一顿,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大概似乎竟然在担心对方,顿时整个刀都不好了,赶紧将灵力控制住,假装刚刚那个担忧情绪外泄的刀不是他。

    “……”虽然已经习惯这把刀时不时的抽风,玲子还是有些无奈,“算了!”又不是女孩子,成天翻脸跟翻书似的。

    太刀刚松了一口气,已经准备回去的玲子忽然反应过来,有些惊讶的将太刀拿到眼前,“嘿,刚刚你该不会是在担心我吧?”

    就像每次被她猜中(?)时的反应一样,手中的太刀瞬间爆出一股强大的灵力然后又马上归于平静,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

    心里的些微惆怅逐渐消弥,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开心。

    玲子微笑着伸出手指戳了戳刀柄,“我就当你默认了!”

    【!!!哪有这种自说自话的?!】

    “谢谢你。”

    她花了很多的时间才明白,难过的时候有人陪着有人为你担忧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轻柔温润的女声落到耳中,太刀心中的那一点气闷瞬间蒸发,最后归于平静。

    “我们回去吧。”

    【……嗯。】

    “回去我买条新毛巾再烧水给你擦擦吧,你不是挺喜欢的吗?”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