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30.chapter030

    你已身处异世界, 需两天后才能回到现实  但是当跟着它们来到位于整个本丸后方她今天没有发现过的隐蔽院子时, 她还是下意识的绷紧了神经, 警惕的注意着周围。

    一到院子, 老虎们更加着急, 快速的往前跑, 时不时的转头看她有没有跟上, 喉咙里“嗷呜嗷呜”的声音似在催促她快一点跟上。

    老虎们径直奔入二楼一个房间,黑暗中,唯有玲子手中的油灯发着微光, 她顿了顿, 有些犹豫,然而很快房间里面突然传出小老虎凄厉到可以说是惨叫的声音,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的玲子再顾不得什么,紧皱着眉头冲了进去。

    油灯破开屋内的黑暗,玲子一进去就愣住了,没有想象中的危险,她的视线落在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瘦弱身影上,五只小猫围在他身边不停的叫着, 旁边的木制地板上还放着今天被它们拖走的粥碗, 里面的粥没见少, 显然是没动过。

    “嗷呜……”“嗷呜……”

    小老虎声嘶力竭的呼喊着, 但是趴在地上的主人却纹丝不动, 无助的眼泪从一个个圆圆的眼眶里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看起来可怜极了。

    玲子赶紧走过去将地上的人搂起来。看背影就觉得地上的人年龄不大, 轻飘飘的,隔着衣服更是感受到手中咯人的一把骨头,若不是还有温度,不知道的还以为手底下是一具尸体呢!

    玲子眉头皱得更紧了,小心的将人翻过来,昏黄的灯光下,少年青白的脸色暴露在空气中,消瘦病气的脸颊盖住了漂亮眉眼的风华,白色的发看起来干枯没有光泽,就像垂暮的老者一般。

    玲子摸了摸他的额头,没发烧,又仔细检查了他身上,确认没伤口,最后看到同样瘦骨嶙峋的小老虎,以及小老虎们饿着肚子拖回来的粥碗,玲子猜测这少年应该也是饿昏过去的。

    只是厨房里明明还有吃食,不知道怎么会饿到这种地步。

    少年太瘦了,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的样子,玲子想,她十岁的时候在干什么呢?

    父母双亡,辗转在亲戚间。尽管如此,温饱并不成问题。

    将人扶起来,玲子端起粥碗靠近少年的唇瓣。幸运的是,少年似乎稍微有点意识,闻到粥的味道,下意识的就开了口,也能自己吞咽,好歹让玲子松了口气。

    期间,几只小老虎围着两人,还吧嗒吧嗒掉着泪,却不再出声,安静的看着玲子喂它们的主人喝粥。

    玲子喂了一小碗,就停了下来,不知道他多久没吃东西,怕喂多了更伤胃。

    此时的玲子并不清楚,少年也好,小老虎也好,其实都不存在她担心的问题,只有在灵力耗尽的情况下,付丧神们才必须通过吃东西来恢复体力,而根本上的还是需要灵力。

    小老虎们可不知道她的用心,见她不喂主人了,急得跑过来用头抵她,还有两只用小短腿把另外的粥碗推向她。

    玲子叹了口气,摸了摸它们的头,“不行,他现在不能在吃了。”

    小老虎们有听没有懂,依然倔强的顶着粥碗想让她继续喂。

    正在玲子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它们的时候,怀里的少年呻、吟了一声,玲子低头看去,就见少年像羽毛一样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随即睁开了眼,只是此时他眼窝深陷,颧骨过于明显,看起来更是让人心疼。

    “醒了?”玲子眼底闪过惊喜。

    少年眼神空洞,听到轻柔的女声有些不确定的呢喃,“主上?”

    主上?

    也就是说,这个少年的确就是本丸的付丧神,拥有五只小老虎的她记得资料上有写……

    “你是五虎退?”

    少年却并没有回答,在听到她的问话后浑身都颤抖了起来,然后用力推开了她,玲子一时不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年“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少年像是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痛,趴在地上喃喃道,“不对,主上已经走了……她不要我们了。”

    干涸的眼眶泛出泪来,苍白的脸上写满了痛不欲生的悲伤。

    玲子揉着撞到地面的手肘脸色不善的盯着少年,看看这生无可恋的样子!她算是知道了,少年弄成这副模样,多半是自己作的!

    本来以为狐之助所描绘的真的是一幅美好的蓝图,结果她面对的却是一大堆问题,再来一个明显心理有问题的付丧神,顿时玲子就想把骗了她的狐之助抓回来狠狠揍一顿。

    至于地狱那位高冷的辅佐官大人,虽然话没多说,但至少没骗她,在这一点上,她无从怪起。

    旁边五只小老虎见主人醒来,便立刻放弃了粥碗凑上去不停的“嗷呜”,或许是听到熟悉的声音,刚刚还一脸生无可恋的少年慢慢恢复了些生气,眼底也逐渐有了焦距。

    少年勉强转头去看它们,却只能再一次道歉,“小虎,对不起……”

    说完,脑袋就垂了下去,小老虎们一愣,随即再次爆发出凄惨的叫声,活像少年已经不治身亡了。

    玲子瞬间被魔音灌脑,整个脑袋都大了,连忙稍微拔高声音叫停,“不许再叫了!”

    五只小老虎顿时颤抖了一下,眼看着少女把主人拦腰抱起就往外走,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

    五虎退这次昏迷其实并没有多久,柔软香糯的瘦弱粥进入胃部后,温热的暖流从胃部蔓延至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都暖了起来。

    迷糊间,柔和却坚韧的灵力逐渐将他包裹住,已濒临油尽灯枯的身体仿佛枯木逢春,又似在母亲的怀中,渐渐的舒展开来。

    再次转醒的时候,清悦的女声和小老虎们“嗷呜”叫的声音同时传进他耳中。

    “嘿,都说锅里还有了,而且你们给他他现在也吃不下!”

    “嗷呜嗷呜……”

    “撒娇也不行,赶快吃掉,看起来这么可爱怎么一点不听话?”

    “嗷……呜……”

    “你们再不听话,我就把你们通通都宰了吃掉!”

    “不要……”

    “不要也得要!嗯?”玲子正义正言辞的教训不听话吃饭的小老虎们,听到声音顺口就回了一句,回了之后才发现不对,转头看去,就见少年已经挣扎着从她铺好的床榻上坐了起来此时正一脸惊慌的看着她。

    “你醒了?好些了吗?”

    房间外面夜沉如墨,少女坐在门口,手里抱着一个不听话正在挣扎的小老虎,侧头看他的时候,因为背光的原因,半张脸被阴影笼罩,再加上脸上的笑容清浅,落到视线还有些迷糊的五虎退眼中,就是少女挟持着他的小老虎一脸邪笑的看着他,而小老虎在她手中一边挣扎一边害怕的哀叫。

    玲子手里的小老虎表示它只是想下去奔到主人怀里而已,其他小伙伴都跑过去了,就剩自己了!

    五虎退慌张之下,也没注意到小老虎的情绪,手撑在地板上想要起身却因为浑身无力无法动弹,只能焦急的像个护食的小兽一样勉力冲她低吼,“你别伤害小虎!”

    玲子怔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他把她的玩笑话当真了,眉头一挑,没有马上解释,反而把手里的小老虎塞进了自己怀里抱住,略带讽刺的说,“你都任它们饿死了,还管它们的死活?反正都要死,被我吃掉,至少还有点用处……”

    “不!不准你!不准你伤害它们!”沙哑的声音带着惊慌和怒气,他的脸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因为别的原因泛起了红晕,比起刚刚死气沉沉的样子精神多了。

    围在他身边的四只小老虎被他突然的愤怒吓了一跳,迷茫的在他们之间来回瞅,有些不解主人为什么对这个漂亮的小姐姐这么凶,小姐姐是个好人,它们偷她的食物她也没生气,还救了主人,还给它们吃肉肉。

    玲子起身,抱着小老虎在床榻前站定,明明什么都没做,但强大的气势却瞬间笼罩住了虚弱的少年,直把他看得额上冒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才居高临下的说,“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伤害它们的不就是你吗?”

    五虎退愣住,有些呆呆傻傻的低头,四只小老虎见主人看自己,立刻乖巧的蹭蹭和“嗷呜”,只不过一只只瘦骨嶙峋的模样为萌值打了很多折扣。

    什么时候……他的小虎们变成了这个模样?

    本就是心底善良,内心柔软的孩子,五虎退眼眶里泛起了泪光,满眼都是愧疚。

    玲子眼底闪过一丝怜爱,好不容易才忍住把无助少年搂进怀里的冲动,蹲下身用特别欠揍的语气说,“哦,对了,你家小老虎偷了我的晚餐,还咬伤了我,你得赔偿。在此之前,这只小老虎就抵押给我了,你什么时候把债抵了我就什么时候把小老虎还给你,你要是不想替它们还债继续装尸体也可以,到时候你的老虎就都归我了……”玲子拖长声音,把懵得厉害的小老虎放到嘴边特意朝他龇了龇牙,“至于是清蒸还是红烧,就只能随便我了。”

    五虎退用挂着泪珠的大眼愤怒的瞪她。

    而感觉到似乎在说自己的小老虎疑惑的转头看向一脸笑靥的玲子,哎呀,大人的世界好复杂,不懂,然后凑过去吧唧一声亲在了玲子脸上。

    玲子一愣,随即抱住小老虎也吧唧一口亲了回去,然后得意的看向五虎退。

    只见那苍白的脸越来越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可怜的孩子气得双眼一闭,彻底晕了过去。

    “喂!!!”

    “现金,银、行、卡……”

    “食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