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33.chapter033

    你已身处异世界, 需两天后才能回到现实  玲子嘴角扬着笑,准备起身去铺床, 然而刚起身, 她便注意到自己因为洗漱微润的衣服,想了想, 玲子打开屋内的衣柜, 看到有干净的单衣,便利落的撩起衣服准备换下。

    纤细的腰身暴露在空气中, 随即是玲珑有致的上半身, 白皙无暇的肌肤笼罩着一层朦胧的柔光, 分外妖娆,也分外诱人。

    正在此时,原本温暖的房间突然温度陡降,刀架旁的刀“啪嗒”一声砸到了地上。

    “嗯?”

    正准备褪去裙子的动作一顿, 玲子疑惑的转头, 看到地上掉落的太刀,眉头一挑。

    哎呀,这刀好眼熟啊,不是那把被她嫌弃……咳, 不对,是被那锋利的刀刃闪了眼的太刀嘛!

    怎么会在这屋里?

    “阿啾!”

    还来不及细想,寒气袭人, 玲子打了个喷嚏, 立时紧张的转头看向五虎退的方向, 见他只是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松了口气赶紧将单衣套上,然后匆匆走到刀架旁,将掉在地上的太刀拾起来。

    “五虎退什么时候拿过来的?”玲子呢喃了一声,也没放在心上,将太刀小心翼翼的放到刀架上屋里本身的刀旁,便继续去铺床了。

    微润的栗色长发披肩,明显不太合身的白色单衣只是松松垮垮的穿着,微微一动便露出修长的双腿,一举一动有着说不出的妩媚。

    刀架上的某把刀微不可察的颤动着,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

    “嘶,怎么突然这么冷?昼夜温差也太大了吧!看来明天真的得去一趟万屋了。”玲子有些苦恼的说着,并未注意到刀架那边的动静,用过长的衣摆把自己裹好,吹熄油灯,快速的躺进柔软的被褥里。

    黑暗中,万籁俱静,所有纷扰渐消,香甜的美梦降临,唯余两道清浅平缓的呼吸在房中。

    忽的,刀架上那把红金相间的太刀又开始微微的颤动起来,刀柄慢慢的隙开,森冷的杀气刚溢出一丝,却立刻被另外一道气息强制压住,无声的收了回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床榻上的玲子猛然睁开了眼,第一个反应便是护住一旁的五虎退,但是当她警惕的看向刀架的方向,却并没有发现有哪里不对。

    “奇怪……错觉吗?”

    玲子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起身将被褥和五虎退的被褥并在一起,放在枕下的木棍也拿在手中握好,才又回到被窝,本以为会睡不着,哪知道鼻尖嗅到从五虎退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奶香味,竟然慢慢的再次陷入了香甜的梦乡中。

    ……

    五虎退觉得很累,身体就像被一座大山压着似的让他喘不过气,眼前一片黑暗,无论他怎么呼喊都没有回应。

    就在他慌乱不已的时候,眼前突然亮了起来,熟悉的风景出现在眼前——庭院中,粉色的樱花漫天飞舞,一个个小伙伴打打闹闹的跑来跑去,开心的笑声像银铃一般好听,一期哥和另外几位殿下坐在廊檐下微笑的看着他们。

    和以往一样的美好让他泪流满面。

    对了,应该还有,还有那个最重要的人……她在哪里?

    “退,怎么不去和大家一起玩?”

    正在他着急寻找的时候,温婉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他心底一松,回头一看,正是一脸微笑的少女。

    “主上!”

    他脸上绽开了笑,立刻跑了过去,刚想像以往一样抱着对方撒娇,眼前的人忽然就变了一个样,栗色长发,稍显锐利的五官,穿着水手服,手里抱着他的小老虎,微笑着看着他。

    他立时愣在原地,刚想质问对方他的主上去了哪儿,浓郁的草木清香从她身上溢出,将他团团包裹,身上原本的重压瞬间就不见了,甚至有一股暖流从心底蔓延至四肢百骸,让他舒服的不由自主的便眯起了眼,但是随即就被耳边突然凶恶的一句“我要吃掉你的小老虎”还有小老虎的“嗷呜”声给吓醒了。

    “嗷呜?”

    他猛一睁开眼,在他胸口上趴着的小老虎就立刻亲昵的凑上来舔他,五虎退对上小老虎圆溜溜的大眼,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

    还好,都是梦。

    然而他打起精神抱着坐起来才发现,金色的阳光穿透纸门将整个房间都晒得暖暖的——一看就知道时候不早了。

    五虎退顿时慌张起来,他没有早起做事,那个女人该又挑刺了!

    不对,他昨晚是怎么回房的?

    完全想不起来,五虎退甩甩脑袋,飞快的穿好外套就往外走。一出门,就看到抱着小老虎往这边走的少女。

    玲子一见他便微笑着调侃,“小少爷,终于醒了……”见他又羞红了脸,玲子便催促道,“赶紧洗漱吃饭,吃完了和我去趟万屋。”

    五虎退一愣,脑海里闪过和温柔的少女逛街的场景,埋头低声道,“我不去。”

    玲子看着他骤然落寞的表情,顿了顿,随即开口,“不行。”

    在他抬头望过来时,玲子淡然的又补充了一句,“你得去帮我提东西,不然,我就……”

    “我知道了……”这次,不待她说完,五虎退便应了下来,埋着头从她身边快速走了过去。

    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消失在拐角,玲子无奈的撇唇。

    “不是属老虎的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尽管百般不愿,五虎退还是跟着玲子出发了,万屋人多,玲子怕挤着小老虎们,就没让它们跟,只有那只受伤的小老虎耍赖撒娇不肯从玲子怀里下来,再考虑到总要有个压制五虎退的存在,于是这只就被玲子抱着一起去了,五虎退难得的没有反对,乖乖的跟在她身旁,只是一直沉默。

    途经本丸前面的田地时,满目的萧条让五虎退眼底越发的落寞,和兄弟们做内番的光景似乎还在昨天……倒是玲子,只觉得原本死气沉沉的田地好像些微有了些生气,甚至连杂草丛生的小路似乎都平整了一些。

    错觉么?

    不知不觉便出了本丸,一出本丸,玲子面上就忽然凭空出现了神纸遮住面容,倒是不影响视物,她有见过妖怪戴过,没想到是这样的感觉,还好奇的摸了摸,一副稀罕模样。

    五虎退偷偷瞄她,看到总是恶狠狠凶他的少女像小孩子一样动作,他自己没发觉,原本心底的忧伤难过,在那一瞬间淡了许多。

    两人一路无话,沿着本丸前的小路径直前行,很快就看到了三三两两的人影从各条小路上出现,玲子好奇的打量,和她同样戴着神纸的想必就是审神者,有大有小有男有女,而每一位审神者身边都或多或少跟着人,英俊的青年,可爱的少年,她甚至还看到了五虎退。

    “诶,那个孩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啊!”

    玲子惊叹了一声,好奇的看了看人家的,又侧头看她家的。

    都是五虎退,当然一模一样了!

    五虎退心中腹诽,被她看的不自在,故意板着脸,不搭理她。

    被他鼓起的腮帮子逗笑,玲子正努力按耐着伸手捏一把的冲动,却忽然感受到一股锐利的视线,瞬间警惕的转头看去。

    不远处,一位穿着黑色纹付羽织袴的男审神者正驻足望着她们的方向。

    对方个子不高,一看就很昂贵的袴却更显他的瘦弱单薄,看起来总觉得有点说不出的怪,而那穿透神纸的阴毒眼神像蛇一样攀着她,在她看过去后,那人脸微侧,视线似乎又落到了她身旁的五虎退身上。

    他的身旁跟着一个高大的水蓝色碎发青年,一脸冷漠,金色的眸子空茫,仿佛什么都看不进眼里似的,然而当那个审神者看向她身旁的五虎退时,青年却下意识的侧身挡住了那人的视线。

    玲子正觉得奇怪,衣摆突然被扯了一下,她低头一看,原来在她走神的时候,五虎退也已经挡在了她面前,她一低头,刚好看到五虎退收回厌恶的表情,不由问道,“怎么,认识的人?”

    “那就是个大坏蛋!别理他,我们快走!”五虎退毫不犹豫的说,却不愿解释,抓住她的手便急急的往前走。

    玲子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那个审神者推了高大的青年一下,看架势似在责骂,心中更加疑惑,但是显然面前的五虎退更加让她关心。

    手腕被他握住的地方温暖极了,再看着他拉着她的手一往无前的背影,玲子忍不住微笑起来,刚好被转头看情况的五虎退撞个正着,看到她柔和至极的笑容,怔了一瞬,随即恼羞的收紧了手,结结巴巴的道,“你、你笑什么?!”

    玲子笑而不语,视线移到他拉着她的手上,五虎退顺着她的视线下移,瞬时觉得手心一烫,像被火燎了似的,迅速缩了回去。

    “你怎么这么可爱!”

    玲子见他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实在没忍住,笑出声来,五虎退更是脸红得快冒烟,气恼的丢下她握着拳头大步向前,活像一头横冲直撞的小牛犊。

    “诶,等等我,别跑那么快啊!”

    “……哼。”

    好气哦,不理你!

    他的心矛盾不已……他心里明明只有主上一人,他依赖的、尊敬的、仰慕的主上。可是为什么,当她被人误会时,他那么着急的想为她解释?为什么,看到她皱眉会那么紧张?为什么,一想到她讨厌自己,心底就那么难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