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综]今天玲子不打怪

35.chapter035

    订阅未满80%, 你已身处异世界,需两天后才能回到现实

    五虎退抱着小老虎坐在廊檐下,看着她走来走去,忙得脚不沾地, 恍惚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如果,如果没有主上的话,他一定会喜欢,其他兄弟也一定会喜欢她吧。

    主上, 你在哪里?是真的不要我们了吗?

    想到这里, 低落的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走到屋内刀架旁,摸着太刀红色与金色交织的华丽刀鞘, 呢喃道, “一期哥,我到底该怎么办?”

    原本只是他的自言自语,然而下一刻, 熟悉的力量波动从手中的太刀传来……那种温暖的,可靠的,强大的力量。

    根本没想过会收到回应的五虎退惊讶的瞪大了眼,看着在他手中忽然颤动起来的太刀慢慢的漂浮到半空中。

    “一、一期哥?!”五虎退惊喜的低呼出声。

    太刀轻轻碰触了一下五虎退的头部, 仿佛有一只手温柔的抚过,五虎退顿时双眼一红, “一, 一期哥, 我好想你……”

    太刀碰了碰他的头,又碰了碰他脖子上的绷带,指了指外面,整把刀爆发出一股摄人的杀气,五虎退茫然了一瞬,与生俱来的默契让他随即反应过来,立时抓住一期一振的刀鞘着急的不停的摇头,“一期哥,你别误会,不是大人伤的我!”

    将今天的万屋之行讲了一遍,五虎退感觉到房间越来越冷,瑟缩的说,“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大人救了我,我可能就被那个审神者掐死了……”

    “大人还为了我揍了那家伙一顿,虽然她总是拿小老虎威胁我,但是她其实很照顾我,所以,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了……”

    看到他苦恼又为难的样子,太刀顿了顿,又碰了碰他的脸颊,像是在安慰他。

    “小退,过来吃饭了!”

    清悦的女声在屋外响起,五虎退抹了把泪,看向太刀,“一期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太刀顿了顿,围着他饶了一圈便回到刀架旁立着不动了。

    五虎退一愣,上前试探着轻唤,“一期哥?”

    太刀动了动算是回应。

    五虎退立刻咧开嘴笑了。

    “小退,快点!”

    “来了!”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五虎退赶紧应了一声,小声对太刀说,“一期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不告诉大人,等下就过来陪你。”

    话落,过来找人的玲子也进入了房间,五虎退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抱着小老虎回头,却不知他那副“我有秘密就是不能告诉你”的表情在玲子看来特别明显。

    “嗯?”玲子走过来一看,立刻就发现刀架旁的那把太刀挪了个位,再看五虎退,双眼红彤彤的,一看就是哭过。

    “怎么又哭了?小哭包!”

    好不容易在五虎退心里刷高了的好感度,因为她的调笑又降低了一个档次,五虎退瞪着眼,“我才不是小哭包!”

    “好好好!”见他炸毛,玲子不再逗他,将视线落在刀架旁的太刀上,好奇的问,“对了,这把刀有名字吗?主人是谁啊?”

    “啊?名、名字???……!!!!”桥豆麻袋!!五虎退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把他哥拿在手中,从头摸到尾,反应过来后,红着脸大叫,“你,你在干什么?!”

    玲子正在欣赏这把华丽的刀,被他的大叫吓了一跳,瘪了瘪嘴,“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别、别碰我哥哥……”五虎退一把抢过太刀,小心的护进怀里,太刀在他怀里抖了一下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脱口而出说了什么,顿时白着一张脸看玲子。

    “好好好,你哥哥的刀我不碰,看你这宝贝劲……啧,赶紧去厨房吃饭啊!”

    说完玲子就先去厨房了,五虎退听她脚步消失,哭丧着脸看向手里生无可恋的太刀,“刚刚对不起啊,一期哥……”还好大人没发现。

    太刀一动不动疑似刀心受到了伤害。

    凉风袭过,空气中似有低哑的笑声一晃而过。

    ……

    翌日。

    两人正在吃早饭,屋外忽然传来软唧唧的喊声。

    “夏目大人,您在吗?”

    正闷声吃饭的五虎退一听这声音,手中的筷子一顿,紧张的抬起头,小脸刷白,“是狐之助?!!怎么办?一定是那个人去告状了!”

    “明明是他先欺负你的,他好意思吗?”玲子根本没把他的担忧放在心上,淡定的给五虎退夹了一筷子菜,毫不在意的端着碗继续吃。

    “夏目大人,我带人过来了……”软唧唧的声音再接再厉的呼喊着,听在五虎退耳中却像是催命符一样,以为狐之助真的带人来抓他们了,想了想仿佛下定了决心,板着脸严肃的对玲子说,“你记住,等下就说是我动的手!”

    说完就扔下筷子往外走,玲子无奈,一把抓住他,“你别自乱阵脚,不一定就是这事。”

    看他的样子是没办法好好吃饭了,玲子将筷子放下,牵着他的手和他一起往外走,慢条斯理的说,“即使真的是那事也不用担心,我不会让它伤害你的。”

    那个狡猾的小狐狸,她还没找他算账了,他如果敢来寻事,看她不揍死他,卖萌都没有用!

    五虎退侧头看她,忽然觉得,被明媚的阳光笼罩着的她看起来是那么的可靠,他握紧了这双略微粗糙却温暖的手,刚刚的害怕在一瞬间统统都蒸发不见了。

    狐之助在看到玲子的一瞬间,下意识的便心虚的往后退,可当看到被她亲密牵着的五虎退时便停下了脚步。

    狐狸嘴咧了咧,他就说嘛,这位大人一定可以和付丧神们友好相处的,不过……怎么还没签订契约?其他的付丧神似乎也还没醒。

    玲子扫了狐之助一眼,视线落到了狐之助身后,一头浅棕色碎发的青年身上。

    青年看起来儒雅清秀,见她看过来便有礼的微微鞠了一躬,“您好,夏目大人,我是地狱的派遣职工,悟。”

    玲子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她在地狱时见到过的,在辅佐官鬼灯大人身边站着的那个下属。不知道是对方温和有礼的态度,还是因为有着和自己相同的发色,玲子觉得对方很亲切,态度当然也相应的好了些,浅浅的勾了勾唇角,“你好,悟先生。”

    打完招呼,玲子便又用冰冷的目光看向狐之助,“你不是说要一个星期后才过来吗?”

    狐之助见她面色不善,知道她还在生气,谄媚的眯眼卖萌,“这不是听到您有麻烦所以立马就赶过来了吗?刚好在路上遇到地狱的工作人员,所以就一起来了嘛。”

    当听到狐之助说有麻烦,五虎退立马就猜到肯定那个审神者去告状了,心底再次慌乱,刚想开口,就被玲子捏了捏手。

    五虎退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她,就见她面无表情的对狐之助说,“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什么麻烦?”

    狐之助一愣,狐疑的看她,心里猜想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但是从她面无表情的脸上又实在看不出什么。

    狐之助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是这样的,昨天有个本丸的审神者向时之政府举报,说您当街行凶,还有虐待五虎退殿下的倾向。啊哈哈,想也不可能……嘛!”狐之助无意中看到五虎退脖子上的绷带,哽了一下,结巴着将话说完。

    在场的人自然也看到他尴尬的小眼神,那可真是容易引人往坏处想的眼神,五虎退顿时就炸了。

    “才不是!”

    玲子没拦住,五虎退已经冲到了前面,大声吼道,“是那个人先出口不逊还对我动手的!我脖子上的伤就是他弄的,所以大人才……我才揍他的!”

    “……”

    少年你这最后一句谎撒得没什么技术含量呢!

    偏偏他一点自觉也没有,慌乱的继续强调,“我说的是真的!”

    现场顿时陷入尴尬的静谧之中。

    玲子扶额,上前两步,干脆利落的伸手将五虎退的嘴捂住不许他说话,而她则居高临下的看着狐之助,“嗯,是我揍的没错,因为他欠揍,所以呢?时之政府是派你来抓我的吗?”

    谁都没想到她竟然毫无隐瞒,干脆的承认连解释都省了,瞬间两人一狐狸都愣住,仿佛空气都凝住了似的。

    五虎退首先回神在玲子怀中挣扎起来,却怎么都无法挣脱那牢牢的禁锢,正急得眼睛发红,忽然狐之助开口了。

    “大人您说笑了,我们怎么会抓您,还得感谢您因为这事儿让我们抓到一个罪大恶极之徒呢!”

    屋外,玲子半响没听到回应,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想,你该知道她临走之前为你们做的那些准备,一定是希望你们能够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依然好好生活。逝者已逝,珍惜现在和未来才是对澄野前辈最好的报答。”

    厨房里的地窖隔间里,除了占了两间房的各种新鲜食材和日用品外,还有澄野按照79位付丧神的兴趣爱好留下的礼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