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天刑纪

第八百八十章 九剑星君

    感谢:胖河马、天朝撸管少女、砸锅卖铁人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那四道淡淡的人影,无声无息掠过湖面,直接越过树梢,各自散开,竟摆出一个阵势,恰好将林间的村落给围在当中。Δ』看Δ书』Δ阁Ww W. КanShUge.La四人不作迟疑,同时掐动法诀并双手挥动。一间间屋舍内,飘出淡淡的人影,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懵懂茫然,或惊愕挣扎,足有近百之数,却无一能够抵抗,相继聚到树梢之上的半空之中。而各自尚在惶惶无错之际,四道诡异的火光突如其来,霎时哭号尖叫声响起一片,凄厉悲惨状触目惊心。而不过瞬间,火光与人影消失。而半空中却多了团团莹白的光芒,随即从中分开,缓缓飞向那尚在施法的四道人影,似乎遭到了吞噬,最终无影无踪……

    虽然天上无月,黑暗笼罩,而修仙者的眼里,没有昼夜之分。

    归元、阿年与无咎躲在断崖上,居高临下,透过夜色,那湖边村落的情景尽收眼底。

    “那……那是魂魄之体……”

    “近百男女老幼,尽被摄取魂魄,又遭炼化吞噬,惨绝人寰啊……”

    “哎呦,纵火了……”

    “焚尸灭迹,真是毒辣……”

    正如归元与阿年所说,尚在梦乡中酣睡的近百村民,不仅被杀个干净,还被抽魂炼魄。而惨况就发生在短短的片刻之内,令人始料不及,也难以置信。而劫难刚刚过罢,林间又冒起火光。浅而易见,那四个黑色的人影在焚尸灭迹。

    而两人正在惊叹不已,又闭上嘴巴而瞪大双眼。

    不消片刻,数十间房舍,与房内的尸骸,已被焚烧殆尽,炽烈的火焰并未点燃树木,而是在法力的驱使下渐渐消灭。而浓烟与血腥的臭味尚在风中飘荡,那四道黑色的人影再次掠过湖面,或是要离去,却恰好奔着这边飞来。

    “归兄,逃……逃命要紧……”

    “哎呀,闭嘴……”

    阿年吓得要逃,却被归元一把抓住,随其“扑通”趴下身子,又听传音道:“或许绕道而过,见不到你我呢……”

    归元的想法,也不是没有道理,那四人应该是来自地下,如今离去,应该原路返回,只要老老实实躲着不动,或许便能有惊无险躲过一劫。而他尚未来得及侥幸,阿年昂着脑袋,身子颤抖,绝望道:“没……没有绕道……”

    那四道黑色的人影,不仅没有原路返回,反而倏然高飞,显然要横越山崖而去。

    不过,光秃秃的山崖,无遮无拦,纵有禁制笼罩,而禁制与禁制内的三人过于醒目。只要不是瞎子,绝不会熟视无睹。

    果不其然,四人收住去势,低头俯瞰,似乎很是意外。随即各自散开,与之前毁灭村落的阵势毫无二致。

    归元抬头一瞥,暗暗叫苦,再不敢侥幸,翻身跳起来叫道:“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看见啊……”为表诚意,他急忙撤去禁制,连连摆手又道:“我三人在此歇宿而已,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若是惊扰诸位前辈,这便告辞……”

    阿年也忙爬起来,附和道:“告辞、告辞……”

    “呵呵!”

    “呵呵……”

    随着一声冷笑响起,接着又是几声冷笑,同样的阴森可怖,同样的令人毛骨悚然。

    或许在强敌的面前,归元的辩解,以及他撤去禁制的举动,并非求饶,亦非示好,而是求死。

    笑声犹在黑暗中回响,四道人影再次缓缓逼近,阴寒的杀机,瞬间笼罩了整个山崖。

    相隔如此之近,一道道黑影也露出了真容,乃是三位中年汉子与一位老者,皆身着玄色长袍,周身寒气环绕,且随风微微晃动,俨然便是鬼魅夜行而只待索魂夺命。

    “前辈,误会啊……”

    “归兄,这几位前辈便是妇孺老幼都不肯放过,又岂肯饶了你我……”

    归元还在苦苦求饶,期待着能够逃脱此劫。

    而阿年在绝望之后,渐渐的忘却了恐惧,干脆站直了身子,只等着死亡的降临。与其看来,那四位地仙高人,灭杀人仙与筑基的小辈,与捏死一只蝼蚁也没两样。既然难逃一死,又何必徒劳挣扎求饶呢,倒不如多想想,过往的岁月,曾经的美好与快乐,也算此生没有白来。

    “呵呵!”

    此前发出笑声的老者,又是呵呵冷笑,他站在十余丈外,森然道:“尔等并非凡俗,死不了!”

    “啊……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归元大为意外,顿作惊喜,拱手致谢。

    却见老者带着戏虐的口吻,继续又说:“呵呵,道谢免了,尔等不死,也活不了……”

    归元错愕道:“前辈,所言何意?”

    老者不作理会,两眼闪烁着杀机。

    “哼!”

    恰于此时,远处传来一声冷哼,继而沙哑、而又威严的话语声响起:“不死不活,行尸走肉而已……”

    天呐,要变成行尸走肉?而已是在劫难逃,怎会又来一人呢?

    归元与阿年,又是恐惧又是绝望。

    而突如其来的话语声,也惊动了四位黑衣人。

    老者猛然扭头看去。

    只见数里之外的湖面上,有人踏空而起,竟是位年纪半百的清瘦老者,须发灰白,相貌寻常,而周身上下,却散发出地仙才有的威势。尤其他冷冷的话语声中,更是透着莫测的杀气。

    黑衣老者的脸色微变,扬声叱问:“来者何人?”

    那位诡异的老者,依旧是高高站在湖面上,抬手拈着长须,正气凛然道:“我乃九剑星君,专杀游魂野鬼!”

    “九剑星君……你知道本人的来历?”

    黑衣老者颇为诧异,不由得看向三位同伴。而三位同伴面面相觑,也是狐疑不已。

    “哼,几只流亡在外的野鬼罢了,五命的修为,也敢冒充修仙高人在此滥杀无辜。既然遇到本使,还不速速认罪伏法!”

    自称九剑星君的老者,似乎无所不知。他不仅道出四位黑衣人的来历,还识破了各自的修为,显得更加的高深莫测,不过他显然是来者不善。

    黑衣老者的脸色又是一阵急剧变化,突然闪身而去。三位同伴紧随其后,冲到湖面之上,不过转瞬之间,摆出围困的阵势。浅而易见,他要依仗人多势众,与那个神秘的九剑星君,来一个正面的较量。

    归元与阿年本以为必死无疑,谁料意外脱险,兄弟俩恍如错觉,犹自愣在山崖之上而怔怔观望。

    那位老者,姑且称之为“星君”,好像在等着对手的到来,兀自傲然当空而不躲不避。

    “哼,不管你是谁,你既然知晓本人的来历,今日休想活着离开此地!”

    黑衣老者见强敌受困,顿时凶相毕露,旋即双手一合,掌心多出一道若有若无的剑气。他的三位同伴也是剑气在手,有恃无恐道——

    “地仙而已,也敢猖狂……”

    “却不知你孤身一人,又能否杀了四只游魂野鬼……”

    “呵呵,不必啰嗦,且将他抽魂炼魄,远胜上百凡俗……”

    四位黑衣人虽被识破来历,却要联手对付地仙修为的“星君”。其凶残强悍,可见一斑。而尚未发动攻势,场中异变突起。

    只见那个被困在当间的老者,突然身形晃动,竟从一人,变成四人,且一模一样。原本双方众寡悬殊,眨眼间势均力敌……

    黑衣老者瞠目失声:“莫不是我鬼族的分神、分身之术……”

    正当错愕之际,一道人影迎面扑来。与之同时,另外三道一模一样的人影直奔三位同伴扑去。

    他急忙祭出手中的剑气,借机往后退去。

    谁料人影倏忽一闪,使得攻势落空。而闪念之间,人影再次出现,却已到了身前的三丈之外,顺势抬手一指而低声叱呵:“夺——”

    黑衣老者正要躲避,只觉得身形僵硬,修为禁锢,竟挣扎不得。与之刹那,一道紫色的剑光呼啸而下。

    “砰——”

    炸响声中,血肉横飞。

    黑衣老者显然死了,直直往下坠去,却不想又是几道色彩各异的剑光呼啸而下,还有似曾耳熟的传音在幽幽响起——

    “桑元,你只剩下了四条命,有本事啊,再逃一个……”

    “啊……你是……”

    果不其然,四分五裂的尸骸中飞出一道淡淡的身影,或魂影,正是黑衣老者本人,他也从那飞剑以及话语声中,识破了对手的身份,怎奈一道又一道剑光接踵而至,根本不容他再次逃脱。惊骇之际,刚要喊出那个令他痛恨至今的仇家的名字,漫天的彩虹带着狂怒的杀机轰然而至。无边无际的黑暗随之轰然降临,而那片片绚丽的剑光星虹,竟如梦之旖旎,久久不息……

    黑衣老者死了,再没有上回的幸运。他逃逸的分神,也被绞杀殆尽,魂飞魄散,就此消亡于天地之间。

    而便在他陨落之际,他的三位同伴大惊失色,不敢应战,转身逃向远方。而那一模一样的巡城使,却凭空失去身影,紧接着某人伸手接过三块木符,随后猛追过去,嘶哑的吼声响彻四方——

    “恶鬼休走,九剑星君来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