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93章:火机打的这么熟练?

    苏小绵这一次差一点噎死!

    脸被憋得通红,喉咙也喘不上气来,嘴里还塞满了食物。

    简直就是要了自己的小命了,这一顿饭吃的,真是可以用死里逃生来形容。

    墨非城邪笑一笑,幽幽的端起桌子上的牛奶一饮而尽,然后挎着轻快的步伐走出了餐厅。

    苏小绵勉强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幸!灾!乐!祸!”

    嘴角忍不住上勾,眉眼也眯成了一道月牙。墨非城心里实在是高兴,看着苏小绵这幅笨样子,心中是说不上来的欢喜。

    苏小绵挣扎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灌了下去,总算是捡回来一条小命。

    坐在餐桌上,摇头叹息,嘴里低声的叨咕起来,“不是都已经走了吗?怎么还会回来喝牛奶?故意的吧?”

    苏小绵再也无心吃了,万一这个墨非城再来一个回马枪,下次自己铁定死在这餐桌上。

    “苏小绵,如果你想要同我纠缠那五百万的债务,我友情提醒一下,我还有十分钟时间!”墨非城走到餐厅来,端起了一杯水,瞥了一眼苏小绵。

    哎呦,这个墨非城怎么走路没有声音?!是要吓死人吗?

    突然想起来墨非城对自己的说的话,苏小绵不敢耽搁,立马冲进了客厅。

    气鼓鼓的看着墨非城,“五百万……”

    墨非城放下手里的茶杯,优雅的抬手瞥了一眼腕表,邪魅的眸光洒在苏小绵的身上,“你已经没有时间了,肉偿时间到!”

    苏小绵一口气没上来,差一点没噎死,“不是还有十分钟吗?”

    “我反悔了!”墨非城淡然的眸光冷冷的望着苏小绵,似乎连自己突然反悔都是理所当然的。

    苏小绵小脸因激动而变的通红,不由自主的嘟起嘴巴,半晌之后才气鼓鼓的说:“我拒绝……肉偿!”

    墨非城嗤笑一声,淡淡的启唇,“你有拒绝的权利吗?”

    “我,我……”关键时刻自己的舌头就好像打了结一般,自己平时也伶牙俐齿的,怎么一见到墨非城就不行了?

    不等苏小绵说话,墨非城转身便向楼上走去,“在我到达房间之前到达房间,否则,利息一百万!”

    “你……”苏小绵差点没被噎死,正欲发作,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立即

    转而为笑。

    愉悦的快步走到墨非城面前,偏头望了一眼墨非城,嘴角得意的上勾。

    然后快步冲进了主卧里!

    又回到了这熟悉又陌生的房间里,屋子里的陈设没有变过。

    苏小绵却产生了一种亲切的感觉,苏小绵不得不承认,对于墨非城的房间,自己从内心深处是渴望的。

    不容苏小绵感慨,墨非城便走了进来。

    苏小绵回头,嘴角勾了勾,一双清眸中尽是得意,“好了,我们现在有大把的时间说一下这个五百万的事情了!”

    墨非城眉头一皱,眉眼之间浮上一层邪魅,一步步紧逼苏小绵,“要交上今天的利息!”

    “我……我来了月……月事!”苏小绵逞强的望着墨非城说,大眼睛一眨一眨,眨的墨非城心里痒痒的。

    “说谎话不打草稿吗?”墨非城一把将苏小绵的下巴握在手里,眸光直射苏小绵的双眸,好似将要苏小绵的双眸看穿。

    “真,真的!不信你看!”苏小绵赶紧口不择言的解释。

    墨非城眉眼一挑,说:“我看?我当然要看了!”

    哎呦,自己脑子真是秀逗了!

    苏小绵羞怯的垂下眼帘,简直就是羞死人了。

    突然墨非城无意间的碰触了一下,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将苏小绵的下巴放下来,紧张的问道:“果真?”

    苏小绵点了点头,“千真万确!”

    墨非城眸光一沉,转过身去。

    明明记得上次来月事的时候,距离现在还不足一个月。难不成原因还在于自己上次偷偷的给她添加的那副草药上?

    可是,那草药对人体的损害微乎其微的,怎么到了苏小绵这里,药效却如此的厉害?

    “对不起!”

    苏小绵低声嘤咛了一句。

    墨非城心尖一颤,这个笨蛋,却还在给自己道歉。

    转身过去,墨非城破天荒的对苏小绵漏出了一个真诚的微笑。

    苏小绵被墨非城这个魔鬼之笑搞蒙了,一双眸子中蒙上了恍惚的迷离。

    墨非城立马转身过去,自己为什么莫名的会对苏小绵笑?简直不可思议!

    苏小绵半天才愣过神来,眸光来回的闪烁。墨非城是在对着笑吗?

    他竟然对自己笑了!

    苏小绵的激动马上就要从心中溢出来了!

    苏小绵的心里盛开了一片花海,随风摇曳,花香四溢。

    墨非城走到窗边,靠在窗边,拿出了一支香烟放在唇边,打火机好几次都没有打着。

    苏小绵赶紧快步走上去,从墨非城的手里接过火机,熟悉的打着火,笨拙的放在墨非城唇边。

    墨非城并没有去迎上火,而且狐疑的望着苏小绵,“火机打的这么熟练?”

    苏小绵慌乱的低头,说:“之前在乡下,经常要用火机生火的!”

    乡下?

    原来这些年,苏小绵躲到了乡下,怪不得自己怎么都寻不到她。

    “啊——”

    苏小绵叫了一声,手里的火机砸在墨非城笔直的西裤上,随后掉在地上。

    苏小绵赶紧弯下腰去捡火机,却看到了墨非城原本无暇的西裤上,被融了一点,神情立马紧张起来,嘴里拼命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墨非城心尖猛地一痛,付下身子将半蹲的苏小绵搀扶起来。

    墨非城双手紧紧的握着苏小绵的瘦弱的臂膀,眸光闪烁,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心尖一颤,心跳乱了起来。

    慌乱的低下头,不去看墨非城的眸光。

    墨非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收了自己的眸光,一把将苏小绵放下,将脸朝向了窗外,说:“你上次问道我的初恋……”

    苏小绵指尖微微一颤,连忙说:“我……不……”

    墨非城清眸扫了一下苏小绵,眉眼之间有一丝苏小绵看不透的复杂,转瞬间就将眸光撒向了窗外。

    苏小绵立马闭上了嘴巴,呆呆的望着墨非城完美的侧脸。

    窗外的夜灯温柔的打在墨非城俊美的轮廓上,微微泛出了淡淡的光芒。墨非城冷冷的眸子中,浮现出了一种叫做孤独的东西。

    苏小绵的心猛地疼了一下,是心疼的疼!

    这个外边坚强冷酷的男人,内心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许久之后,墨非城才淡淡的启唇,“我没有初恋,甚至,我没有童年,因为我的记忆是从十五岁开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