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94章:记住,永远只有我拒绝别人!

    苏小绵眸光一缩,心里爬上了密密麻麻的心疼。

    鼻子发酸,心里也难受的要命。

    这个外人的面前强大无比的墨非城,究竟都经历了什么?

    墨非城弯腰捡起地上的火机,点燃了唇边的香烟。

    点点的烟火,也漆黑的夜里闪烁,闪烁。

    “我不知道十五岁之前发生的一切,因为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闪耀的烟火微微的打在墨非城的脸庞上,那种的一种孤寂的光芒。

    苏小绵垂眉,一双清眸中渐渐模糊。

    “我的童年是在福利院度过的,我在福利院永远都是最瘦小的那个……”

    “我看现在的你挺能吃的嘛!”墨非城突然扭头,讥诮的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的耳后刹那间的飘上一抹绯红,墨非城竟然在这样严肃的时刻,还能想到自己的糗事。

    “最起码,你还有童年!”墨非城苦笑一声,眸光又一次转向了远方。

    远方闪烁的霓虹灯,将墨非城的眸子照亮。

    “记忆中,童年的我是有家的,可是不知为何后来便出现在了福利院中!”

    “那为什么,你后来要去到了乡下?”墨非城突然特别想知道苏小绵这五年中发生了什么。

    苏小绵咬唇,眸光闪烁,“因为五年前……”

    “叮铃铃!”

    墨非城的手机大作,墨非城不耐烦的走到桌子前拿过手机,本不想接的。

    但是司南打过来的,如若不是有特别紧急的情况,司南是不会这个时候打过来的。

    墨非城接通了电话,神色越来越阴沉,最后低吼了一声,“我立马赶过去!”

    愤怒的挂掉电话,墨非城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下一刻就是狂风暴雨。

    “出……”了什么事了?

    后半句还未说出来,墨非城已经甩门而去。

    苏小绵的心颤动一下,听着墨非城的脚步越来越远,最后消失。

    探出身子,看到墨非城驱车离去,急速的消失在夜幕中。

    许是公司出了紧急情况吧!

    自己就在卧室里等着墨非城,只是苏小绵不知道,这一等就是一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苏小绵眼皮开始打架。

    终于支撑不住,沉沉的睡去。

    “苏小姐,该吃早餐了!”佣人在门口唤着。

    苏小绵一下子惊醒,抬头来回寻着墨非城。

    可是房间里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墨非城的影子。

    苏小绵心里飘过一阵失落,许是墨非城太忙了,眼底的失落马上就要溢出来了。

    “知道了,就下去了!”苏小绵应了一声,赶紧起身。

    起身收拾完毕,苏小绵刚走到楼下,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墨非城的。

    心中一阵欣喜,眸子中也是藏不住的雀跃。

    可是,接下来的话,瞬间将苏小绵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文朵,上次我让你在苏小绵参汤里添加的草药,你确定没有搞错?”墨非城冷冰冰的声音灌入苏小绵的耳廓。

    苏小绵脸上的欣喜,瞬间僵住了。

    “就是那个避孕的草药吗?”文朵细声问。

    “嗯!”墨非城的声音。

    “没有搞错,怎么了?”文朵询问道。

    “那种草药的药效很持久吗?”墨非城故意的压低嗓门,但是苏小绵还是清晰的听到了。

    “应该不会的,不过也是根据个人的体质的!怎么了?”文朵关切的问道。

    “没什么!”墨非城没有再说下去。

    苏小绵的心好似一下子跌落到了悬崖谷底,呼吸都是痛的。

    苏小绵的眸子中被绝望和痛心覆盖,昨夜的推心置腹,全部化为尖锐的利剑插进了苏小绵的身体。

    “苏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吃饭了!”

    佣人喊了一句。

    苏小绵这才晃过神来,说:“就来了!”

    来到餐厅,墨非城竟然没有在。

    苏小绵的心难受的要命,细细的坐在餐桌前,看着面前精美的早餐却没有一丝的胃口。

    怪不得自己的月事连续两个月都会提前来,原来是墨非城生怕自己怀了他的孩子,所以给自己下了药。

    心底冷笑一声,其实墨非城这样做,自己可以理解。

    毕竟,自己不可能和墨非城有小孩子,再说了,自己还有小洛。

    想到这里,苏小绵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端起了面前的牛奶一饮而尽。

    起身背起包离开了别墅,出门正好碰到了墨非城开车走出了车库。

    车窗缓缓落下,墨非城抬眸望着苏小绵,“上车,我顺路载你去公司!”

    虽然苏小绵已经说服了自己,墨非城这样做是最恰当的选择。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便没好气的说:“您是高高在上墨总,我一个小艺人怎么敢劳驾您!我是不会做狗皮膏药,粘着您的!”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墨非城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心头泛起了微微的怒意。

    苏小绵这是在拒绝自己吗?

    只有自己拒绝她的权利,她怎么敢拒绝自己?

    墨非城心中气不过,眉眼之间尽是怒火。

    冷眸望着远去的苏小绵,嘴角微微抽动,狠狠的踩下油门,加速向不远处的苏小绵冲去。

    苏小绵听到由远及近的汽车马达声,忍不住回头。

    却看到了发疯一般的车子,正飞速的向自己奔过来。

    苏小绵看到了车里里边墨非城狮兽一般发红的双眸,正冷冷的瞪着自己。

    苏小绵的瞳孔瞬间扩张,眼睁睁的看着车子向自己飞奔而来,双腿僵住忘记了闪躲。

    “吱——”

    尖锐的刹车声响破云霄。

    苏小绵的脸被吓的惨白没有一丝的血色,身体也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清眸不可思议的望着车里坐着的墨非城,整个人都处于吓傻的恍惚状态。

    墨非城眉眼之间尽是冰冻三尺的阴寒,冷峻的面庞此时更是似寒冬腊月的冰雪。

    墨非城狠狠的推开车门,走到苏小绵身边,狠狠的提着苏小绵,然后将苏小绵连扯带拉的丢进了车子里。

    苏小绵这才缓过神来,眸子渐渐的被水雾朦胧。

    墨非城将车子开的飞快,几次差一点撞到了行人。

    苏小绵在车子里,被甩的头晕脑胀,差点吐到了车子上。

    车子停在了公司门口,墨非城冷冷的说:“下车!”

    苏小绵这才反应过来,逃离一般就要下车,手刚刚将车门打开,墨非城冰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记住,永远只有我拒绝别人!”

    苏小绵的心一颤,身体也僵了一下。

    抬头看了一下墨非城,不想却透过车玻璃看到了一个自己特别不想看到了面孔,蓝茵茵。

    如果让蓝茵茵看到自己从墨非城的车上下来,一定会认为公司这次撤资的事情是自己刻意报复,那以后自己在公司还要怎么待下去。

    苏小绵赶紧俯下身子躲在车座后边,低声对墨非城说:“我现在还不想去公司,你随便带我兜兜风吧!”
Back to Top